生活中時常會有令人不太愉快的事情發生,但要如何面對,是我們可以自己選擇的。有些時候,練習用多一點幽默去面對世界,會讓我們的生活更加愉快,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來看看哲學家怎麼談愛和幽默的關係。(延伸閱讀:【王迪詩專欄】千金也難換男人的幽默感

可以想像一段毫無幽默的婚姻嗎?我們不正是靠著詼諧的心境才能更坦然的面對生活瑣事?我們不正是通過幽默的影響才能跳脫無語問蒼天的處境?是否真有幽默無法化解的狀況?有些事情,特別是棘手的事,我們往往只能以開玩笑的口吻來談,唯有如此才能經受得起。若不是透過會心的一笑、淘氣調皮的微笑,或是縱聲大笑,我們要如何克服生活中種種的不快呢?

齊克果寫道:「我認為,結婚以後,一個男人沒有變成幽默大師的話,他必定是個可悲的丈夫,就同樣的意義而言,戀愛中人沒有變成詩人的話,他必定是個差勁的情人。」換言之,幽默為幸福婚姻所內含固有。因為,戀愛當下情欲所具備的「必要意義」,在婚姻中「以幽默的方式,成為生活中寧靜滿足、舒適愜意的詩意表達」。第一次接觸時的情欲追求,在幸福婚姻裡,蛻變成了幽默的美感可能性。

有什麼比兩人心有靈犀的默契更令人感到安心適意的呢?基本上,這不正是一種默許認可嗎?老實說,不就是因為對於共享幽默的人具備了最起碼的喜好與愛意,才能一起開懷大笑嗎?如果婚姻中的所有問題都能以幽默來化解,都能共同一笑置之,這不正是成功婚姻的理想模式嗎?(延伸閱讀:廣告的最高境界:一句話都不必說的幽默

尚・保羅(Jean Paul)把幽默理解為「永恆性的反面表達」,並將其與作為「永恆性的正面表達的崇高莊嚴」相對立。幽默的根源來自基督宗教中自我與世界的一分為二,以及苦於時空的有限性,即人類存在無可避免的基本形式。幽默作為此一情態的表達,作為克服它的美學可能性,取決於我們與世界的整體關係,「幽默作為崇高的反面,不會摧毀個體,而是透過與理念的對比摧毀了有限性。」

你是否能和伴侶一起透過與理念的對比而摧毀了有限性?或是,你至少能對這無關痛癢的幽默定義發出會心一笑?太好了,這樣你獲益匪淺。無法與他人一起開懷大笑是件可悲的事,這意味著兩人缺乏共同的世界觀與黏合劑。德國當代哲學家馬爾克瓦德(Odo Marquard)補充道:「幽默說穿了不過是一種不記前嫌的修好形式,一種能夠在現實生活中創造和平的形式。」

沒錯,正是幽默讓我們能夠心平氣和面對現實界中的紛紛擾擾。幽默不只能化解人與世界的衝突,也能協調人與人之間的不和。對方臉上所展現的微笑,永遠是個美好的禮物。(一起來看:微笑看世界,世界也會微笑對你

其實,幽默最簡單的形式不過就是愉快的心情,這可不是來自形上體驗或對某種理念的崇尚,純然只是一種生命智慧的作用。人稱笑臉哲學家的希臘哲人德謨克利特寫道:「有節制的享受和中庸的生活才能創造愉快的心情。」為了讓靈魂得到平衡,人們應該「多想想可能的狀況,滿足手中所擁有的,不該心繫或沉溺於會引發嫉妒和崇拜的事物」。這短短的一句話,不禁讓我們想到婚姻生活和出軌的機會,讓我們想到齊克果所說,在婚姻中培養出的「寧靜滿足、舒適愜意」,這一切都會因為出軌而孤注一擲。

德謨克利特進一步補充,我們得時時想到沉浮在苦海中人,並時時想到他們受難的原因,感同身受,這樣我們才能享受所擁有的一切,而不至於因為貪婪之心,掉入了悶悶不樂的心理狀態。過於羨慕他人所有或是過於崇拜眾人口中的美好事物,會被迫不斷去追求或做出後悔莫及的事。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我們該多想想比我們痛苦的人,想想造成他們今日處境的原因──出軌、被抓包還有離婚的後果等等,「這樣我們就會幸福的讚嘆,我們是過得如此之好,生活得如此之快樂。」

愉快的心情同時也是心滿意足的一種作用。當我們靠在沙發上休息,並能說聲:「不錯嘛!」這樣的人生時刻並不壞。此時,如果身邊有個人也適意的靠在沙發上,或許還依偎過來,牽起你的手,同樣認為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不管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的,這是多麼美妙的感受呢。遭到世界孤立的人,只能微笑幽默的重新征服世界。幽默是一種抗爭。微笑的人在爭取他的幸福。一笑泯恩愁,幽默的力量眾所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