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之所以是讓人歸零的城市,是因為在這裏所有我們學過的知識體系當將被顛覆,一個永遠沒有正確價值觀維度的城市,包容著各種可能。聽聽在紐約努力的時尚攝影師——申炫雅的發光故事。(推薦閱讀

時尚攝影師-申炫雅

「紐約讓我變年輕了。我在這裡從不感到無聊。」

 

 
「狂野葛麗絲」(Savage Grace)

在紐約當時尚攝影師

按快門的速度時而加快時而變慢。為了捕捉最精采的畫面,攝影師以驚人的集中力把視線固定在照相機鏡頭上,不斷移動著身體。模特兒隨著「咔嚓」聲擺出各種表情和姿勢,拍攝中間有節奏地穿插著攝影師和模特兒的對話。曼哈頓某棟摩天大樓的屋頂上,模特兒擺出驚險的姿勢,時尚攝影師申炫雅把這一切裝進自己鏡頭中。申炫雅主要在紐約和首爾活動,她的照片上過《哈潑時尚》和《NYLON》等時尚雜誌,還參與過 LG 等韓國大公司廣告拍攝。她原來是在韓國某家穩定的外商公司工作的普通上班族,某天她突然辭職,在三十多歲的時候第一次開始攝影。

Q:在拍攝現場都是和各個領域的工作人員一起工作。你們是怎樣配合的呢?

時尚攝影師通常和髮型師、化妝師還有造型師組成一個團隊工作。隨著經驗越來越多,人脈也越來越廣。但是,我在剛起步的時候因為沒什麼名氣,聘請模特兒、組成團隊都很困難,想找髮型設計師和造型師時只能通過經紀公司。現在大部分情況下都是熟人介紹,或者造型師和模特兒們直接寄履歷給我。

這份工作並不是自己一個人完成的,因此人際關係非常重要。不論是在韓國還是美國,在這一行口碑都很重要。從其他人那裡獲得「想和這個人一起工作」、「和這個人一起工作很有趣」的評價比什麼都重要。想要做到這一點,攝影師不僅要有實力,還需要有積極的性格。(推薦閱讀:

在拍攝現場,必須在工作人員的面前挑出好照片,這當然壓力很大,但也很有趣。因為我真的喜歡這份工作。我們的工作人員都是藝術界人士,所以大多性格強勢而敏感,有時候大家偏好的方向不同,私下也會展開看不見的心理戰。另外,經常會發生某些人按照自己的方式任意詮釋創意的狀況。這種時候主導現場氛圍、使拍攝順利進行也是攝影師的職責。

Q:拍攝海報時,妳有什麼自己的原則嗎?

海報就像短篇電影。即使已經確定了主題,當天拍攝的順序也可能會調換。這種情況下也必須隨時準備好。攝影師比較喜歡即興的東西、注重感覺,但是拍攝當天僅僅靠靈感就順利完成工作的可能性並不大。還需要運氣。即使今天沒有拍照的興致,也必須進行拍攝。所以,我都會提前到攝影棚,寫下空間給我的感覺,先想好要拍攝的項目。構思拍攝概念的時候,我也會從抽象畫或電影中尋找靈感。我會把它畫出來,製作分鏡。拍攝當天通常都會有準備好的腳本。

雖然拍不同用途的照片時稍有不同,但我認為最理想的還是在現場營造完美的狀況後再拍攝,因此我都努力儘量不使用修圖軟體。比如說,如果攝影棚裡有小小的廢紙片,我會立刻把它清除掉後再開始拍照。攝影師中也很多人是先拍完再用軟體把多餘的東西去掉。但是,我認為過於依賴電腦軟體並不能算是真正的攝影師。(同場加映:

 

 


「狂野葛麗絲」,以安迪.沃荷的繆斯女神、傳奇流行明星「葛麗絲.瓊斯的復活」為主題拍攝的作品。
《Dazed & Confused》2012 年9 月號

Q:對攝影師來說,紐約的魅力在哪裡?

從時尚的角度來看,紐約是所有資源的集中地。這裡完美具備時裝、髮型設計、化妝、模特兒和經紀公司等時尚發達的所有條件。如果說洛杉磯的優勢在健康和休閒領域的話,紐約的強勢則在於時尚領域。而且,紐約也充滿了能量和活力。(同場加映:

申炫雅喜歡紐約的另一個原因,就是紐約有很多適合和同事朋友共度閒暇時間的地方。紐約雀兒喜區二十三街九號的墨西哥酒吧「Txikito」是申炫雅紐約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她常在這裡和一起工作的造型師、髮型設計師邊喝雞尾酒邊聊工作和生活中的趣事。她對紐約的歡樂時光(Happy Hour,指飲食店為了招來顧客而減價供應飲料的時間)讚不絕口,她笑著告訴我,在「Txikito」的歡樂時光,瑪格麗特雞尾酒三杯只需十美元。

在攝影名校「布魯克攝影學院」度過的時間:

申炫雅在韓國時先在一間外國飯店工作了四年,後來跳槽到日商公司,在行銷組工作了四年。正當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她毫無預兆地辭了職,轉向了時尚攝影這個全新的領域。雖然她高中的時候希望成為時裝設計師,但年過三十後才開始學習美術,多少有些力不從心。於是,她決定用攝影替代設計。下定決心後,她立即收拾好行李,準備前往美國。她對攝影完全不了解,必須先去學校學習,於是她就去了布魯克攝影學院所在的洛杉磯聖塔芭芭拉。幾個月後,她按照計畫入學,從零開始學習攝影的基礎技巧。

 

 
「我心中的惡魔」,《CULTURE Magazine》2012 年4/5 月號

Q:能談談妳放棄外商公司高年薪選擇攝影的契機,以及後來留學的生活情況嗎?

在飯店工作的時候每天面對新鮮事物,很適合我的個性,也很有趣。後來一家日本公司開出更優渥的待遇,於是我跳了槽。雖然一切看起來很完美,但新工作的行政事務比重較大,需要處理很多文件,並不太適合我。我很想做些什麼有創意的事情,正好我一直對時尚領域很感興趣,所以就產生了不如改行去時尚界工作的想法。

可能聽上去有些荒唐,我選擇布魯克攝影學院,是因為我在搜尋美國攝影學校的時候,它是按照英文字母順序最先冒出來的學校,而且校園的照片非常美。當時我身邊的人都沒辦法為我提供攝影方面的建議,幸運的是我找到了一所好學校。從我入學的五年前開始,布魯克學院更改了入學條件,不需要作品集也可以入學。美國大部分的學校畢業都比入學更困難,布魯克也不例外,畢業的時候必須經過嚴格的作品集審查。

在那裡我完全地投入到攝影中。布魯克非常重視技術,嚴格訓練學生技術方面的能力。學習過程很有趣,同時也很辛苦。

我第一次在暗房裡裝膠捲時就很狼狽。本來五分鐘就可以完成的事情,過了三十分鐘還搞不定,獨自在暗房裡急得滿頭大汗。這種事情對我來說都成了家常便飯。有一次,在一個重要的作品發表會前夕,我本來以為拍得很好的照片膠捲裝反了,照片沖洗出來全是黑的,結果我一張照片都交不出來。那真是噩夢一場啊。

除了著名攝影師和大師之外,大部分時尚攝影師都需要自己帶照相機、燈光和道具,沒有好的體力是做不到的。申炫雅沒有助手,有時候一整天拍照下來,往往累得暈頭轉向。她豪爽地笑著說,攝影師這個職業看似光鮮亮麗,其實是「做苦力」。儘管如此,她依然對自己的工作充滿了熱情和自豪。她還認真地談到了成為攝影師所需要的態度。(推薦閱讀:


LG CYON 廣告「比基尼」。這張廣告照片以普吉島海灘為背景,表現模特兒傑西卡.戈麥斯細膩性感的魅力,給人強烈的印象。

Q:必須接受正規教育才能成為時尚攝影師嗎?

從結論上來說,我的答案為「不是」。我並不後悔我在布魯克度過的三年,但實際上攝影中最重要的東西是「概念和創意」。雖然在學校可以學到專家水準的技術和理論,但是很懂技術卻不會用的情況很常見。而且,只偏重技術要素的照片往往乏味又缺乏創意。為了打破這種困境,我也在不斷努力。要想拍出自己想要的照片,當然也必須很了解技術,這是能順利拍攝的前提條件。

在紐約,有很多人不是從攝影學校畢業,而是邊做攝影師的助手邊累積經驗。在拍攝現場親自學到的東西能完全成為自己的養分。我認為,在拍攝現場直接學習是最有效的。不過,成為著名攝影師的助手機率本來就不高。不僅要有實力,還需要有運氣。

掌握自己獨一無二的表現方法

Q:對於夢想在外國當時尚攝影師的人,妳有什麼建議嗎?

攝影師必須在拍攝現場主導眾多工作人員和整體氛圍。如果英文不夠好的話,攝影師本人會很辛苦。因為你隨時會遇到必須讓其他人充分理解自己的意思、協調其他人工作的狀況。溝通能力是必不可少的,你必須能把自己想要的東西簡潔、準確地傳達給模特兒。除了流暢的英文之外,關鍵在於你要充分傳達要點、掌控模特兒和拍攝節奏,同時引導模特兒擺出你想要的姿勢和表情。舉著照相機拍照拍久了,就能領悟作為攝影師獨一無二的表現方法。

 

 
「葛瑞菲絲」(Graphis)。《CULTURE Magazine》2011 年2/3 月號

對時尚攝影師來說,最需要的就是形成自己的風格。換句話說,就是打造能讓人一眼看出來這是誰主導的攝影世界。

史蒂文.梅塞(Steven Meisel)是我很喜歡的攝影師,他用照片表現創意的能力非常出色。如果讓我選令我尊敬的攝影師, 我會選歐文. 佩恩(Irving Penn)。他用男人的眼光把女人拍成了優雅而高級的結晶。另外,攝影師在表現自己風格的同時,突顯照片中的衣服也很重要。時尚攝影畢竟是因為時尚而存在的領域。

很多人容易忽視一點,作為時尚攝影師不僅要了解攝影,還需要掌握時尚、服裝、化妝、髮型方面的知識和資訊,必須有這方面的感覺和概念。在紐約工作的這段時間,我深切感受到這份工作的競爭有多激烈。但是我把它當成我的終生事業,所以我並沒有感到焦慮不安。我反而覺得終於開始做我想做的事情了,所以很開心。想到自己已經不年輕的時候,給自己刺激並加倍努力就行了。(延伸閱讀:

意志、熱情和健康是讓我持續做這份工作的力量。

 


男裝時尚海報「冬季物語」

對於「在稍晚的年紀才開始攝影,是否會有壓力」的問題,她回答:「快速成功並不重要。從整個人生的角度來看,早幾年還是晚幾年成功,並不是什麼大問題。」她每天入睡前都要看一部獨立電影,生活的每個瞬間都被對攝影的想法和熱情包圍。她每天扛著沉重的攝影裝備,輕鬆自如地穿梭在各個地方。

對於紐約,她這樣說道:「紐約是個讓我變年輕的城市。對我來說,它是第二重要的城市。而且,紐約還有讓我很幸福的『歡樂時光』。我在這裡從不感到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