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愛玲,這個名字你熟悉嗎?2003 年,一首〈對的人〉讓她的歌聲從此常駐在我們心中,在歌唱這條路上,戴愛玲並非一帆風順,但她說,只要一拿起麥克風,就有力量!一起來聽聽她的的音樂故事。(同場加映:女人的獨有率性,相信每種愛都值得喝采的五位女歌手

「愛要耐心等待,仔細尋找,感覺很重要。寧可空白了手,等候一次,真心的擁抱,我相信在這個世界上,一定會遇到對的人出現,在眼角。」

2003年,一支 MV 開始在電視上強力播送,高亢嗓音和好記的旋律抓住了所有人的耳朵。許多人都很好奇,她是誰?但在這支 MV 中,演唱者的畫面很少,幾次出現也都是遠鏡頭,甚至有人誤會這首歌是由 MV 女主角本多 RuRu 所演唱。這是戴愛玲當初和我們打招呼的方式,只聞其聲卻不見其人。

十五年磨練,從自閉到自信

「你好,我是公主!」戴愛玲看著我笑笑地說。一雙天生的原住民深邃大眼,眨巴眨巴地,時而害羞時而活潑,看著眼前的她,我對當初唱片公司的宣傳策略感到疑惑,究竟為什麼要把她「藏」起來,讓大家聽了她的歌卻不容易更進一步認識她,使得戴愛玲在剛出道時歌比人紅?(延伸閱讀:給你滿滿力量的 20 首女力歌單:擁抱真實的自己!

「以前的我很自閉,很沒自信,比較不敢表達自己的想法。我現在講自閉都沒有人信耶!」戴愛玲這麼說。出道15年,回想過去的自己,是個剛從屏東上來臺北的學生,很會唱歌,一拿起麥克風就台風穩健、氣勢十足。但當發片歌手可沒這麼容易,面對媒體,面對鏡頭,這些踏入演藝圈的必備技能,卻讓她吃足苦頭,只要攝影機在拍,她就冷汗直流。

戴愛玲在屏東生長,媽媽和外公管教非常嚴格,「我外公是勇士,也是很嚴格的人,屏東家裡都是我跟外公的獎狀,我的就是考試、演講比賽之類的,外公就是射箭比賽啊,或是榮譽之光。家裡都不用貼壁紙,貼獎狀就夠了。我總覺得我跟其他原住民很不一樣,他們都會去游泳、打獵,我都沒有,媽媽只會要求我考試要前三名。戴愛玲笑說,自己從小被保護得太好了。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的成長背景,養成了戴愛玲害羞的個性,外面世界的樣貌對她而言很模糊,來到臺北後面臨的便是一連串的衝擊和衝撞。我問她,當時的歌比人紅,是否曾使她挫折?戴愛玲卻說,那份挫折並不太大,她反倒在心裡有份坦然,覺得自己或許不適合當發片歌手,便專心轉往 Pub 駐唱,當時台灣景氣好,這一唱就是五年,不用面對鏡頭又能開心唱歌,她其實很快樂。

現在,戴愛玲在演藝圈走過15年歲月,對唱歌的熱愛和堅持沒有改變,但那份自閉在她身上已經遍尋不著,取而代之的是使她發光的自信。

踏上音樂路,舅舅是一輩子的貴人

從小在一個有點單純封閉的環境長大,個性也內向,我很好奇戴愛玲當初為何有勇氣到臺北發展,走上歌手這條路?

「我會踏上音樂之路,都是因為我舅舅。」戴愛玲口中的舅舅,其實年紀只比她大三歲,從小一起長大,感情好得不得了,而她歌唱的才華,就是舅舅發掘的。戴愛玲說,當時沒有人發現她很會唱歌,自己也覺得原住民會唱歌好像很理所當然,唯獨舅舅不這麼認為,慧眼看出她的天賦,也才能有今日的戴愛玲。

「我舅舅跟我說,我小時候都會偷偷躲在桌子底下唱歌。有一次家族聚會,我點了當時很紅的八點檔主題曲〈浴火鳳凰〉來唱,舅舅心想『怎麼那麼會唱!』。但他知道我很害羞,所以也不跟我說他心裡這樣想,就開始偷偷帶我到以前那種有外場的 KTV 去表演。他是舞蹈老師,所以他跳舞,我唱歌,如果他不在,我也不敢唱。」

之後,舅舅一直帶著戴愛玲參加各項表演、比賽,讓她有機會「見見世面」,也一面尋找伯樂。當時舅舅在國立藝術學院讀書,常常到 Pub 跳舞,因緣際會下結識了寫出〈對的人〉、〈千年之戀〉等經典名曲的音樂人 Keith Stuart,而他後來便成為了戴愛玲的第一位經紀人。

「以前我除了屏東以外,沒去過任何地方。我舅舅騙說要帶我去玩,搭飛機到臺北,讓我有機會在 Pub 唱歌給 Keith Stuart 聽,但我第一次搭飛機,有點暈機,在 Pub 吐了,沒唱到歌。我舅舅也沒死心,帶我去第二次,我唱了〈Walking by Myself〉、〈聽海〉兩首歌, Keith Stuart 說很少台灣人能把英語歌唱得那麼好,就把我簽下來了。

當年,戴愛玲才16歲,舅舅就開始帶著她勇闖臺北城,兩人離鄉背井,試著在一個充滿不確定的環境中走出一條路。這個故事看似熱血、奮不顧身,但追夢的背後,絕對少不了的便是「可能失敗」的壓力。這段日子裡,就算工作不順利到只能窩在家吃泡麵,面對屏東的家人,也只是報喜不報憂。(同場加映:長越大離家越遠,十首催淚的想家歌單

愛情來了,有何不可?

大約在發了第一張專輯後,有一次,戴愛玲在 Pub 唱歌,台下有個男生遞上一張紙條,想約她去吃巧克力火鍋。那是戴愛玲的第一次戀愛。從小被管得很嚴,遇上初戀後,她瞞著家人,像飛蛾撲火一樣陷入熱戀,直到舅舅發現戴愛玲常常沒在下班後準時回家。「我舅舅說,我們來臺北是來工作,是來賺錢,不是來談戀愛的!」戴愛玲聽不進舅舅的話,好不容易掙脫家裡的束縛,心裡充滿著有何不可的叛逆。

「有一次颱風天,我故意叛逆,晚上沒有回家。直到隔天中午,心想舅舅應該出門工作了,我才偷偷跑回家。我永遠忘不了那個畫面,我舅舅穿了一件紅色浴袍,拿了張椅子就坐在我房間,我心跳加速,放下包包靜靜坐在他旁邊。舅舅說,他壓力很大,明明只大我三歲,卻要對我負起責任,是他爭取把我帶來臺北唱歌的,萬一我出了什麼事,他要怎麼辦?說著說著,舅舅眼淚就掉下來。」

當時愛得火熱的戴愛玲,剛硬的一滴眼淚都沒有掉,一個二十幾歲的女生,談戀愛卻得瞞著家人,無法光明正大去愛,她心中滿是埋怨和不解。「當時比較不懂事,只覺得我從小到大都沒做過什麼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為什麼別人都可以談戀愛,我不行?」開著玩笑,擠眉弄眼地說出這段過去,我在戴愛玲眼神中卻看見對舅舅滿滿的感謝,這個如師亦如父的存在,是她生命中最緊密而堅強的依靠。

回憶起幾次戀愛經驗,她說以前的自己只要一談戀愛,就把愛情擺第一,很依賴對方。而現在懂得享受自己,愛自己,知道兩人世界裡也需要各自的空間,雖然很多時候,戀愛讓我們挫折和心碎,但卻是一定要去體驗的事,尤其是對於做藝術相關工作的人而言,愛情絕對是不可缺少的生命經驗。

「我小時候唱情歌,都只能想像親情去唱,談過戀愛以後,情感更細膩,唱歌不再只是追求飆高音、聲音清亮,更重要的是情感和口氣,也更重視歌詞能不能讓聽眾產生共鳴。」戴愛玲這幾年的轉變,從她的演出中的確可以窺見端倪。(推薦你看:「做音樂不要做漣漪,要做石頭」 一輩子的音樂人鍾成虎

「堅持下去,不然呢?」

我問戴愛玲,這一路一定走得辛苦,但最挫折的一段時光發生在什麼時候?

「其實這兩年是我人生最低潮的時候,真的很憂鬱,一度還想去看醫生。」唱片公司裡很照顧她的總經理離職,讓戴愛玲挑戰在臺北國際會議中心開演唱會的夢想打住,上一張專輯距今已經兩年半,新專輯的收歌又一路不順遂。很多日子,她都閒在家裡沒有事做,這讓之前總是不斷有活動安排的戴愛玲很不習慣。

工作遇上瓶頸,家裡狀況也跟著來,外公罹患癌症,讓重視家人的戴愛玲將更多注意力拉回老家。原本已經存了一筆錢,準備在臺北買下第一間房子,卻在聽見外公說希望把老家重新整理而作罷。打消了買房子的念頭,她把錢拿回家幫忙蓋房子,而最近弟弟結婚,她的幫忙也沒少。

家人對戴愛玲而言,真的非常重要。在發行完第二張專輯後,休息了五年,原本打算就這樣在 Pub 駐唱下去的她,因為外婆的一番話,決定重新挑戰個人專輯:

「那年,我外婆得了急性肺炎,在臨終前,她握著我的手,用母語和我說話,她要我一定要繼續唱歌,鼓勵我說一定會有人願意幫我發片。」

身上披著家人和朋友的愛,在低潮的這兩年間,她雖然憂鬱,卻始終沒有放棄。只要一拿起麥克風,就有無限的力量,她說,這關度過了之後,她磨練出了鋼鐵人般的意志,只要撐下去就會有曙光。歌唱這條路已經走了15年,戴愛玲說:

「堅持下去,不然呢?」

許多時候,我們總會遇上某些人生關卡,當下都覺得自己過不去了,但事過境遷後,便會感念當時自己的堅持,因為就是那份堅持,讓我們變得更加堅強。重新站起來的戴愛玲,現在的目標就是要站上小巨蛋,唱歌給更多人聽,音樂這條路,她從來沒想過離開。(延伸推薦:順子:「我不是大明星,你們才是我的星星」

「唱歌,就像呼吸一樣自然」

我問戴愛玲,唱歌對她而言的意義是什麼。她說:「唱歌就像呼吸一樣自然。」她從來不把唱歌當成一份工作,但只要一唱起歌來,她就無法不認真。「我只要一拿起麥克風就很投入,連去 KTV 朋友都會笑說我幹嘛那麼認真,但我真的沒辦法亂唱歌。」

也許就是這份熱愛,讓她來到臺北後也格外珍惜每次機會。戴愛玲很真,很純粹,心裡想的就是能一輩子緊緊握住麥克風,因此,她一直提醒自己,不能因為來到都市就變了一個人。她說,她看過一些人因為來到臺北就變了,也許人都會變,但是如果那種改變不是好的、正面的,就是很可惜的事。

話說至此,我問,如果要用一句話形容自己,會是哪句話呢?「天真活潑又可愛」是她幾乎不假思索講出來的一句話,而我在她身上看見的是滿滿的正向能量,眼前的戴愛玲散發出一股很令人安心的氣息,雖是初次見面,卻能像朋友一樣聊得開懷大笑,沒有距離,只有真誠。我問她要不要來個鬼臉四連拍,她大笑說「可是我只會可愛耶!」。所以,在這裡送你們戴愛玲的「可愛四連拍」,我想把她的真和你們分享。

五首歌,帶給你滿分的勇氣

戴愛玲走過人生最低潮的時刻,已經擁有面對挫折的能量。最近,台灣意外事件頻傳,我請她和我們分享五首能鼓勵人心的歌,她選了自己新專輯中的〈我不離開〉、〈一無所懼〉,以及她之前的作品〈跳痛〉;還有張雨生的〈我的未來不是夢〉、家家演唱的五月天〈知足〉。(一起來看:願每個人平安!八仙粉塵爆炸意外:泳圈、推車都是救人希望

她想和我們說:

「遇到挫折時,不要害怕,只要平安、身體健康,深呼吸,沒有什麼事是過不去的。」

過去總是給人唱悲傷情歌的形象,戴愛玲在低潮重生過後,想要給我們的是更多正向力量。沒錯,人生實難,但別忘了不斷提醒自己,再怎麼難,都會過的,就像〈一無所懼〉唱出的歌詞一樣:「就算絕望/想把我嚼碎吞沒天空會借我雨後彩虹就算悲傷想把我毀滅捲走還是有活下去的理由」希望戴愛玲的故事,能帶給你一無所懼的力量。

文字/Rachel
攝影/Miko
採訪地點/湛盧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