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麼愛流浪、適合定下來嗎?」在他的求婚面前,你這麼問自己。結婚,並不是拋棄原來想要的生活,而是去走入下一個生命階段、去領略彼此的生命深度更多。不是拘束、而是讓心有個棲息的居所。(你會喜歡:

在我大學畢業到26歲期間,工作跟感情都處在一種漂浮不定的狀態,加上做的是劇場,本身就是一種朝生暮死的行業,可以在戲裡愛得這麼深,下了戲就像冷掉的湯,讓人對永恆的感情沒有任何可以信賴的依據,對於婚姻,更是奢望加恐慌。那時算命的說:「在28歲之前,妳談的戀愛都是誤會一場。」

後來,經歷了幾次未果的感情跟幾次根本不算是感情的誤會,我終於累了,離28歲還有一年,而我已經精疲力竭,幾乎想放棄人生的主導權。在一次嚴重的失戀後,我跟著朋友走進教會,我不知道那時我在找尋的是什麼,只覺得自己的內心有一種很深沉的失落,好像我想要的都不屬於我,屬於我的也不保證哪一天不會離開我。

在那個小小的禮拜堂,虔誠的大娘叔伯都在大聲地朗讀聖經,我只是低著頭,假裝自己也在那樣聖潔的氣氛裡,直到我聽見一首歌,讓我一顆漂泊無根的少女心終於感到安慰。很奇妙,那首不是詩歌,而是羅大佑先生的經典歌曲《戀曲1980》歌詞是這樣唱的:「曾經你對我說,你永遠愛著我,愛情這東西我明白,但永遠是什麼?」

當下的我聽見這首歌,竟大哭不已,這十數年來,我好像一直在戀愛狀態裡,但卻沒有一份感情讓我有過永恆的期待。就在那一天,我決定受洗,因為我發現在我心中真正期待的,不是愛情,而是永恆。

也是因為這個決定,讓我開始從新審視自己的戀愛關係,讓我對於以前很不屑的「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這件事,開始有了新的看法。「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因為二人勞碌同得美好的果效。」我開始在自己倒數的單身生涯中問自己,如果真的有一天有個男人要跟我一起攜手走入婚姻,那時的我,準備好了嗎?我已經具備有當一個好太太、好媽媽、好媳婦的心理素質與能力了嗎?我這麼愛流浪的個性,真的有辦法維持一段需要一生相守的感情了嗎?信仰這件事,在這裡起到一個關鍵的作用,那便是:因為決定受洗,便是決定要承受一個永恆的契約,而婚姻在人世間,也是一種永恆契約的象徵。有了第一次的經驗,我相信自己有能力承受第二個契約。(你會喜歡:

跟我先生認識,是與教會去做國際志工的場合中,飛機上他就坐在我旁邊,說我們是在兩萬公呎高空上認識的並不為過。他跟我職業相去甚遠,年紀比我輕,個子比我小,性格更是迥異。基本上就不是我會選擇的「戀愛」對象,我們交往的過程,也相當理性,在回國的兩個月中,我們常常見面,但是僅只於吃飯聊工作,談信仰,自剖家庭跟成長歷程,準時九點回家,只送到門口就說再見,沒有激情,相當理性,基本上不能歸為戀愛階段。

然後有一天,我們終於很認真地來討論,是否要交往這件事。我們拿出一本筆記本,問了彼此很多問題,比如:我們之間有什麼相同之處?有什麼相異之處?彼此的交友圈有哪些?如果我們交往會有什麼好處?又有什麼挑戰?就像是簽合約一樣,我們把這些問題都攤開來談之後,雙方也自我評估了一下。最後他伸出手來,問說:「所以你要跟我交往嗎?」我想了想,有點猶豫地伸出手,他問我:「還有什麼疑慮嗎?」我說:「你這麼矮,我怕以後走在路上,別人會對我投以異樣的眼光。」他說:「那是妳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關於身高這件事,我早就克服了。」我才自省,關於擇偶條件,到底什麼才是我的核心價值?

交往的兩個星期後,我們決定要結婚,那年我剛好二十八歲,雖然信仰有所改變,但也驗證了算命先生所言無誤。之後我們去上了教會的婚前輔導課程,去檢視我們對妻子丈夫的角色認知、對婚禮的想法、對性的態度、去看原生家庭對我們所帶來的影響。基本上我跟我先生都是戀愛戰績無數的人,用一般常理的角度看來,是不會去做這麼老土的事。但面對一個慎重地決定,我們都覺得應該用相對成熟的人格去承擔,越去想結婚所賦予人生的使命,越覺得這不是一件「只要是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事。「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兩個人,乃是一體的了。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開」。受洗也教我學會放下自我,去仰望神,在面對苦難時能看見背後所帶來的祝福,相信萬事萬物都有神奇妙的安排,雖然人世間依然波瀾不定,但已有永恆的平安在我心,我決定帶著這份平安上路。(延伸閱讀:

結婚的那年,我剛好三十,順利的避過風頭,把自己嫁掉。不同於有些人,結婚後覺得失去自由、或是兩家人的事情搞得疲憊不堪,我都覺得自己是個婚姻的受益者,讓我一直漂泊的身心都有了個穩定的居所。結婚後,本著我跟先生是在做志工時認識的這個緣由,我們繼續一起上教堂、做志工、招待朋友、旅行拍照、參與藝文活動。我先生的金融保險專業跟餐飲長才,剛好補足了藝文人士缺乏實際面的這一塊,讓我可以出門不用認路、餓了不用想要吃什麼、報稅不用擔心少一張、家裡總是打掃得很乾淨。雖然在很多事情上還是有爭執,但我覺得,以前戀愛我都只去想我「喜歡」什麼人,但神知我甚深,祂知道我「需要」什麼人。(推薦閱讀:

我有些在大陸的年輕同事,也面臨婚禮的考驗,社會風氣要她們有房才嫁,娘家看女婿總怕自己女兒委屈,要問工作問薪水,好像只要有車有房,就能永保安康。但是殊不知,越用物質金錢衡量的婚姻,就容易毀在物質金錢上,有錢才配有女人,那有了更多更多的錢,豈不該擁有更多更多的女人?

如果一直在找「更好」的,那永遠都會有「更好」的,卻沒有「最適合」的。

牧師曾在課上說過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每個人都會在結婚後,發現一個更適合自己的人。」聽起來很挑戰人性吧,並不是所有基督徒家庭就理所當然可以一夫一妻、一男一女、一生一世到老。我們一樣要接受試探,一樣有自己的脾氣,一樣會心猿意馬懷疑自己所託非人。但結婚裡的誓約,是說給上帝聽的,能不能做到婚姻裡的忠誠,是要跟上帝交帳,而不是對方。「最要緊的是彼此切實相愛,因為愛能遮掩許多的罪。」神創造萬物不同,就是要我們懂得互相包容互相尊重,祂都能包容一切,我們怎麼就容不下對方的一點不同?(推薦閱讀:

婚姻對我來說,不是一個戀愛的結果,而是一個讓自己發現生命深度與領受祝福的過程。就像合夥組公司一樣,找到一個理念相合且願意共同承擔的夥伴,時時調整腳步,時時檢討求進步,時時回饋,事事感恩,一起虛心但勇敢地,共創美好前程。「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

妳/你要考慮結婚了嗎?準備好要邁向人生下一個旅程了嗎?年齡、金錢、外表,都不是要不要邁向婚姻的關鍵問題,妳需要的,是一份相信自己可以擁有幸福的勇氣。


六月主題,婚不婚?Let's Marry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