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夏日將近
無限靠近的吻
比吻更暖

[...]

我此時只想吻她
像從不怯懦的新手
初次吹奏我不懂的樂器
只想讓音樂發生
找誰來聽
誰來都行

——黃柏軒,〈讓音樂發生〉,《附近有人笑了》

// 以詩之名〉〉陌生人親一個!吻,世界上的絕美藝術

如果你在夢裡不小心睡著了
從另一個夢墜入更深的夢
像是自人間走入更遠的人間
時間的陰影連天使都覆蓋
雨下起了小刀
挾泥帶沙
侵蝕所有的歌與畫
我將為你清洗
所有的複雜
所有的複雜
以不流淚配方

——李雲顥,〈不流淚配方 給Joy〉,《河與童》

以詩之名〉〉寫給你的不流淚配方 

圖片來源:Sara Herr

醒著的時候我趴在床上
想像這是一座孤島
我正在學習統治我自己

——湖南蟲,〈孤島〉

// 我知道很偶爾,你會在這樣的早晨醒來感到孤單,換個想法,去感受這個鮮明一天的開始,去呼吸那獨處的每個安定時刻。我們總在學習如何統治自己,噓,閉上眼睛,用心去聽,靈魂的脈動。

以詩之名〉〉上一次好好和自己相處,是什麼時候 
 

[ 風流 ]

每輛公車
都覺得一整路的站牌
皆是為自己而等待

[ 痴情 ]

每塊站牌
都相信公車們
是為自己而來

[ 冤家 ]

車與車對撞時
都堅稱是對方
先煞到自己

——蔡仁偉,〈芭樂愛情劇〉

// 啊,原來早晨搭的那班公車、那紅綠燈、那匆忙落過的乘客,都是愛情的隱喻。每一天,我們都傻傻地上演著愛情的芭樂劇,不厭其煩的,一遍、又一遍,去愛。

以詩之名〉〉愛總是那樣傻氣可愛

圖片來源:imha

有時候記得有時候
有時候會記起我們原來自由
有時候像一個手足無措的荷包蛋忘了翻面
有時候記得跳舞卻忘了拯救地球
 
愛情的光芒如此耀眼幸而
我們還可以躲進彼此的陰影裡
有時候忘了帶傘
有時候把自己撐開卻沒在下雨

——鴻鴻,〈有時候〉

// 「記起我們原來自由」嘿,謝謝在下雨的日子裡,還能躲進你的陰影裡。

以詩之名〉〉愛過你就不怕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