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為你讀詩】我喜歡出發 喜歡離開

妳不要問我為什麼一直站在那裡
那是我多年的心願

在妳夜歸的路上

我是一動也不動

一盞照明用的

路燈

——落蒂,〈心願〉

以詩之名〉〉愛開在某個角落

於是我決定再也不想做一個等待被提領的人。該道謝的人道謝,該丟掉的人丟掉,該走的路走,該流的淚流,但是不想膽小。太聰明的人都膽小,幸好我好像還有點笨。

—— 王小苗 Miao Wang,〈今年我不寫卡片給你〉

// 以詩之名〉〉吃飯旅行走走停停,一個人的時候才屬於自己

圖片來源:Pandora Rz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餵馬,劈柴,周遊世界
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和每一個親人通信
告訴他們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
我將告訴每一個人

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為你祝福
願你有一個燦爛的前程
願你有情人終成眷屬
願你在塵世獲得幸福
我只願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 以詩之名〉〉從此刻起,做個幸福的人

偶爾我們也會流淚
為了別人的苦
偶爾我們連風都能看見
偶爾我們也會愛
就算愛己經遭到妨礙

我們想要的總是不夠
我們不要的卻又太多
我們不斷地推開錯誤的門
偶爾卻能意外地
通往正確

明知一切總是徒勞
我們日復一日
對著同一個方向傾訴
偶爾也有另一個聲音
回應了我們
即使是如此地微弱
即使只是偶爾

偶爾也有另一個聲音
偶爾也有另一個聲音

節錄至——隱匿,〈知音〉,《怎麼可能》

// 以詩之名〉〉寫一封信給過去曾經流淚,曾經受傷的自己

我已經來到這裡
園子裡無人穿越,似乎有雨
淋濕懸空的繩索。衣物
已經晾乾了收在簷下
此刻我是溫暖的,有那樣的餘地
去回想一種安寧而
模糊的花香,柔軟心意
遲疑的妳

我已經來到這裡

——林達陽,〈我已經來到這裡〉,《誤點的紙飛機》

// 你已經走了好久,一路上你感覺有點孤獨、可是路上風景其實都陪著你。終於你來到了這裡,回頭看看歲月裡的人們,你其實很感謝,生命中曾經有他們,所謂遺憾,大概就是想起記憶時也會甜甜的笑、感覺安穩。

以詩之名〉〉青春景物依舊

圖片來源:Gwen Bankole-Jo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