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我背對你撫摸末日早晨的潮水
夢禁不起時間洗刷
島嶼化為流沙
數億空洞頹圮的城
戍守邊鐘的士兵轉身向南
南方森林黑且密
槍枝僅能捕捉索居的動物心底
寂寞的閃光

終於你發現困我的繩
破裂而靜止不動
循線穿過霧穿過夢境與森林
仔細地倒立微小城堡裡駐留的沙漏
鼓起六月沈睡的熱帶季風
我敲敲胎動
欲求永恆的花朵

——節錄至 何俊穆,〈Dear S〉,《幻肢》

// 遇見你的那一天,便是永恆。相愛一刻,已是人生最美麗的瞬間

以詩之名〉〉《愛的萬物論》:霍金的故事,讓相愛凝結在怦然一刻 

我喜歡你的嘴脣
像水裡的小魚
我喜歡你的手
遮著臉,像玻璃做的貝殼
像沙
你的氣味,白色的鈴鐺花
我喜歡風轉過身彷彿鰭的流動⋯⋯

我喜歡島
你在島上
你在風裡

——伊格言,《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

以詩之名〉〉這個夏天,愛要趁熱 


圖片來源:Bree Hurst

我有點喜歡我的宅
喜歡待在溢滿電子訊號的房間

感覺逐漸溫暖,濕潤,並且自在舒展
像桌上那碗剛剛沖的泡麵

我們放出滑鼠互相追蹤狩獵
「只要發出一封電子郵件,在六個人轉寄後
你可以找到地球上任一陌生人。」

而我尋找的不只是陌生人
我的臉就是我想寫的書

期待有人已經看穿昨日的表情
在噗浪水道上破字浪前進
等待一生也許有一次碰撞
熟練駕駛鍵盤
航行在霧面液晶的海上
垂降一顆閃爍燈號如假餌
期待被誤認或識破
在對話裡角力拉鋸一整晚
終於戛然斷線
在主機板風扇的規律濤聲裡失眠
不斷翻身,看陽光緩慢漲起
看牆上被拉長變形的宅男身影
再次擱淺在每個越來越亮的早晨

——蔡文騫,〈我的宅男夜〉

// 這首宅男詩好有宅味,「我尋找的不只是陌生人」,網路的溫度總是兩極的,願在這你也有溫暖的一席之地。

以詩之名〉〉雲端情人式的愛 

圖片來源:Angela Lopez

如果認真就輸了
你何必一直認真去想是否輸了
如果不知天空的湛藍
你何必不畫一些烏鴉飛過
反正都咬牙切齒這麼多年,
一切嚼碎了便等於復原
反正咬牙切齒地熱愛著,
生活也自然很能像曬駱駝。

——十蘭,〈那裡,生活很能像曬駱駝〉 

// 親愛的,與其遺憾、悔恨,不如鬆開手,觸摸柔軟的風,仰起頭,望望湛藍的天。一切都好。

以詩之名〉〉你真正該放下的不是他 

圖片來源:Claire

你不快樂的每一天都不是你的
你只是虛度了它。無論你怎麼活
只要不快樂,你就沒有生活過。

夕陽映在水塘,假如足以令你愉悅:
愛情,酒精,或者歡笑
便也無足輕重。

幸福的人,是他從微小的事物中
汲取到快樂,他無法拒絕
這每一天的餽贈!  

——費爾南多·佩索阿,〈你不快樂的每一天都不是你的〉

// 以詩之名〉〉幸福,其實很容易 

圖片來源:Hope Lenn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