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我們都被教育「誠實是種美德」,但在關係中的誠實,卻不一定如此單純。你聽過「情緒勒索」嗎?我們都知道,用勒索換來的愛,絕對不是愛,但深陷關係中時,我們往往看不清真相。嘿,放下勒索來的假性親密,找回最真的自己。(同場加映:三種影響愛情的依戀型態!用心理學找回感情安全感

最近不知道是水星開始準備逆行,還是宇宙運行哪裡出了毛病,身邊好多人都在失戀。

「他跟我說,都是我的錯。是我說要分手,他從來沒有這個意思。」

在我面前,K 把妝都哭花了,看著他日漸憔悴的臉,我心裡又心疼又生氣。但同時,我又有種彷彿這齣戲已經持續了一世紀的感覺,從心中油然而生。我已經不知道和他講過多少遍,跟這個男人分手,實在一點也不可惜。分手的確是 K 提的沒錯,但這位 K 的前男友,卻用「誠實」這件彷彿很合乎道德的事,操縱了 K 的感情。


(圖片來源

當 K 已經三番兩次發現他與其他女人傳曖昧訊息,甚至傳到床上去,並且對外聲稱自己單身,K 只是他的好朋友。在這樣的情況下 K 提出分手,對方卻把責任全部推得一乾二淨。「分手是你提的,我只能被動承受」他重新以受害者的身份出現,讓 K 被罪惡感團團包圍,痛苦不已。(延伸閱讀:相愛容易分手難!練習面對分手的藝術

「我在想,也許可以跟他復合,至少他很誠實。」K 口中的誠實,指的是他前男友直接坦白的說:「我愛你,但我想保密我們的關係,只是因為我希望還有別人會喜歡我。」

「至少,他對我很誠實?」

從小到大,我們都在學習道德這件事,我們被訓練得,能夠清楚用二分法分出道德與敗德這兩件事。「欺騙」、「嫉妒」、「憎恨」,敗德;「誠實」、「善良」、「謙讓」,道德。於是我們總在人際關係中被道德愚弄,傷害他人也被他人傷害。

蘇格拉底曾和歐西德莫斯辯論存心騙人究竟道不道德。一開始,歐西德莫斯很篤定地認為存心騙人並不道德,但蘇格拉底說,「如果有個朋友想自殺,你藏起他的刀子,算不算不道德?」歐西德莫斯才發現,這樣的狀況,反倒是種所謂的道德。道德與悖德,從來就不是二分法。


(圖片來源

在感情關係裡,當你發現,對方毫無保留地將他做過的事全部向你揭露,就像到賭場裡玩二十一點時一次賭上所有籌碼,明明白白的告訴你,我就是這樣,剩下這些了,你要不要。於是你開始被誠實這兩個字迷惑,你開始質疑自己的良知,覺得自己總不能背棄眼前這個對你完全坦然、毫無防備的人。

「對於段數最高的騙徒而言,誠實是最上乘的騙術。當無法以虛假的事實掩人耳目,唯有誠實一計能模糊他人視線,引出世人眼淚,讓他們看不清楚。誠實不再跟個人的良知有關,而,跟別人的良知有關。本來是,因為我的良心說話,所以誠實;現在是,我誠實,所以別人的良心說話。」

我特別喜歡胡晴舫《濫情者》這本散文集,因為篇篇都是那麼真實而血淋淋的人性。當 K 的前男友大大方方說出自己的誠實,等於卸下了身上所有的責任,將決定權重重地壓在 K 身上。並且,若 K 此時選擇離去,彷彿就是背棄了一個誠實的人。

情緒勒索,從加害者成為被害者

K 的前男友,除了扭曲了誠實,還是個情緒勒索者。如果你問我,在這個世界上,什麼樣的人最好不要靠近,那麼情緒勒索者絕對是遠離名單上的第一名。(同場加映:你今天想錯了嗎?愛情裡的八個思考短路

「對情緒勒索者(Emotional Blackmailer)來說,製造欲加之罪最快的方法就是用『推卸責任』這招;不管遇到什麼令人沮喪的問題,全部把它推給被勒索者就對了。既然我們所擁有的罪惡感機制會讓我們捫心自問:『我是否傷害了別人?』那麼,大部分的人自然會在被指控傷害某人的情況下,產生罪惡感,而忽略事實經過到底是不是這樣。」病理治療家 Susan Forward 在書中這麼說。

「都是你的錯,你害我變得這麼悲慘,現在又要離我而去?」
「沒關係,反正我就是沒人愛......」
「如果你真的愛我,你怎麼會這樣對我?」
「你真的好自私,我都已經為你付出那麼多了,你都沒有為我想過?」
「上次我送你那麼貴的東西,你也應該回報我了吧?」


(圖片來源

每個人都有很重要且親密的人,但若我們或是對方,把這份親密視為籌碼,拿來進行愛的等價交換時,我們換來的,絕對只有罪惡感和壓力。K 的前男友,知道 K 還愛著他,因此在做了那麼多傷害 K 的事之後,反過來用「是你提了分手」這件事,把自己的身份由加害者轉換為被害者,放大自己的傷害,使 K 產生濃烈的罪惡感,進而達到自己想復合的目的。(一起來看:越愛越小心翼翼?愛裡的不安全感

體察情緒勒索正在發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當我們發現了,便有機會重新思考是非對錯。或許,我們在愛人與家人面前總是脆弱,總是渴望被愛;或許,很多時候,我們也會在不自覺中成為情緒勒索者。但是,永遠都要提醒自己,勒索來的,從來都不會是你想要的愛。而慣性勒索你的那個人,也不會是你該選擇的,那個對的人。

真正的誠實:我想和你一起好好努力,你願意嗎?

「會微笑的秀髮/在我手中睡著/這瞬間像永恆/在夢幻的邊緣/也許有一天/我們不再相戀/但希望這感覺/停留在心裡面/關於愛你/我現在愛你/關於愛情/我用心很多/關於自己/我已經足夠/關於彼此/我還在學習/關於未來/我沒有答案/我無法承諾」——張震嶽〈關於我們之間的事〉

 

我一直覺得張震嶽這首歌,非常非常坦白,也非常非常可愛。如果你問我,若有些誠實是假的,那怎樣的誠實,才是真心的?我心裡認為,真正的,不是騙術的誠實,應該是在坦白一切以後,還能表達出想一起努力的意願。

就像這首歌一樣,我不能保證天長地久,但我願意學習,我願意練習,我願意在此時此刻,這個當下,好好牽住你的手。這樣的誠實,並不是「我就是這樣,那你想怎樣?」的虛偽誠實,而是這樣真誠的誠實:「我承認我的脆弱,但我願意改變,也希望陪著我走的人,是你。」


(圖片來源

在大多數的關係裡,我們因為彼此吸引而在一起,當時我們還看不清楚對方真實的樣貌,直到熱戀的狂熱褪去,我們在每個平凡的日子裡,練習著相處,平衡著關係,看盡對方的好與壞,然後選擇繼續走下去,或是珍重再見。

我從來就不相信天作之合或是真命天子/天女這樣的事情。「當你選中了你的另一半,等於也選中了一組必須克服的問題。」心理學家 Dan Wile 曾有過這樣的言論,而我認為,這才是愛情的真面目。每段關係,都會有相對應待解的課題,無論彼此努力過後,有沒有辦法克服你們的問題,至少,能做到問心無愧的,帶著祝福的,給對方一個真心的微笑。(延伸閱讀:互看不順眼還是甜蜜一輩子?兩性心理學家告訴你幸福關係的關鍵

「是因為你比較勇敢嗎?」

深夜裡,接到 K 打來的電話。他聲音哽咽著,說他很痛苦,他問我,這樣的痛苦什麼時候會結束。我說,這件事情沒人說得準,有可能是一個月,三個月,也可能是一年兩年,但我們永遠得學會靠自己走過這一遭,不是透過新的戀情,不是抓住浮木,而是靠自己的力量,走過這一遭。

面對一段已經產生化學變化,無法回頭改變的戀情,我們能改變的,只有自己。沒有人有權力去改變另外一個人,也沒有人能在對方不想改變的情形下,成功改變另一個人。因為改不改變,成長與否,往前進或往後退,全部都只有自己才能決定。對方如此,自己亦然。因此,我們絕對可以決定的,只有自己的改變。


(圖片來源

電話那一頭,我聽見他微弱的說:「是因為你比較勇敢嗎?」

不是,是因為,我也曾經和你走過一樣的路。而我靠自己走過來了,並且體會到這樣的過程,能夠使人變得多強大,因此我才相信,你能做得到。我不敢保證自己未來遇到同樣的事,能不能全然無傷的退場,但至少我已經摸清迷霧中的模樣,我知道那個黑洞有多深,也知道無論那條復原之路有多長,終點總是在那裡等著我到達。而這一切最珍貴的是,越過終點之後,你將更懂得如何愛與被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