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的故事,彷彿總是要經過完美刻劃才動聽。《聖人請卸妝》一書幫你揭開更多人物故事的真實面,雖然寫實,卻也多了一點「人味」。(推薦給你:25則會讓你相信世上有真愛的小故事

西漢大辭賦家

軟飯達人:司馬相如

跟藝人相比,還是文人坦率。王朔就直接跟媒體說,我就是一吃軟飯的,當年跟徐靜蕾拍拖,房子是她買的,人是她養著的,多麼光明磊落!人家法蘭西共和國有軟飯達人巴爾扎克,二十二歲時,給他妹妹寫信說:「留神一下,看看能否物色一位有巨額財產的富孀。」作為有深厚文化底蘊的中華民族,歷史上沒幾個巴爾扎克這種重量級軟飯王,肯定就說不過去了。好吧,讓我們歡迎司馬相如出場。

司馬相如憑什麼出名?一,人家是漢代大才子,文章一流;二,人家是漢代大情聖,他和卓文君為愛私奔,開酒館,秀恩愛的故事一向是千古佳話,神聖不可侵犯。接下來,我們就詳細地侵犯吧。

精心佈局勾引富家女卓文君

司馬相如做什麼職業的?客氣點說,就是寵物文人。早年父母花錢給他買了個小官做,專門伺候景帝打獵,而景帝對詩詞歌賦不感冒,司馬相如沒法以文采出頭,乾脆跳槽到梁王劉武手下,寫出了成名作《子虛賦》——《子虛賦》是什麼樣的作品呢,就是海量傾倒名詞形容詞,相當於文學界的人海戰術。跟張藝謀的大片美學差不多,鋪張、華麗、繁瑣……好大喜功的梁王愛死這個風格。

Champagne cheers

不料,梁王沒幾年就死翹翹了,司馬相如成了失業青年,只好攜帶他的口吃和糖尿病,回到老家成都療養。他昔日的酒肉朋友、臨邛縣縣令王吉邀請他到臨邛敘舊。男人嘛,說是敘舊,其實都是聊女人。聽說堂堂文壇新星司馬相如都三十歲了還未婚配,成了剩男,王吉超驚訝,二人當下制定詳細泡馬子攻略,計畫之周密,之嚴謹,之複雜,寫一本《把妹祕訣》都還有得剩。(愛情裡的動態關係:主動還是被動?現代女人的愛情難題

怎麼泡?肯定要迂回點,先要造勢——跟現在的品牌行銷公司比,他們當時設計的這個炒作套餐絲毫不過時。

「我是縣委招待所的清潔工。最近有個大有來頭的帥哥,穿的是貂皮大衣,住在豪華套房,超神祕。」
「今天我看到縣長的小車裡竟然坐了名氣質帥哥!車牌是八個八,絕對沒錯!」
「天啊,縣長天天來拜訪神祕帥哥,該帥哥超跩,開始還見見縣長,後來乾脆說自己病了,懶得見,完全不給面子!」
「經過艱苦卓絕的人肉搜索,初步確定,這帥哥是成都人,混文壇的。」

那陣子,臨邛本地論壇,隔三差五就會出現這樣的帖子。什麼大人物呀,連縣長都對他畢恭畢敬?太詭異了!這事讓大家很困擾,最困擾的是大富豪卓王孫。卓王孫有多富?《史記‧貨殖列傳》知道吧?專門記載國家級大富豪的,相當於「富比士排行榜」,卓王孫排第一,人家就是鋼鐵大王,家僕八百人,其規模超過了《紅樓夢》中的榮、寧二府。雖然貴為西漢比爾‧蓋茨,人家也是懂得政商要結合的,於是,跟縣長王吉說好了,設了飯局,請這位神祕大人物吃飯。

那天中午,客人幾百名,傳說中的主角——美貌與智慧並重的西元前一七○後青春實力派作家司馬相如還沒到。他沒到,縣長就不動筷子,縣長不動筷子,大家就只好乾等。縣長打了電話、發了簡訊,人還不來,只好親自去接,終於,司馬相如閃亮登場。一身漂亮的長風衣,身段挺拔,表情超酷。坐下來,隨便講幾句話,「一座盡傾」,大家都為他傾倒。一方面司馬相如經過刻苦練習,口吃有所緩解,更重要的是,一幫小地方的鄉鎮企業家,哪裡聽過景帝、梁王的王室八卦?

帥啊!儒雅啊!高貴啊!談吐不凡啊!全場轟動了。


(圖片來源:來源

司馬相如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瞟了眼大廳一旁門簾後隱約露出的俏臉,嘴角上揚四十五度。滿意,很滿意。

為了老婆家的錢,放棄納妾

這俏臉的主人才是司馬相如的目標。他鎖定的,就是卓王孫的女兒,卓文君。要不是想勾引這位長得正點、行為奔放、剛剛守寡、心靈空虛的富豪千金,他何苦這麼費勁?

趁熱打鐵,司馬相如來了個才藝表演。手揮古琴,唱一首最時髦的情歌〈鳳求凰〉,「鳳兮鳳兮歸故鄉,遨遊四海兮求其凰,有一豔女在此堂,室邇人遐毒我腸,何由交結為鴛鴦」,歌詞熱烈吧?露骨吧?重點是,這完全根據當時場景量身訂做的嘛!可見司馬相如有多腹黑。

你以為這是對司馬相如的人生攻擊?公認為可信度最高的史書之一《漢書》,寫到司馬相如傳,都有這麼含蓄的一句,「卓王孫有女文君新寡,好音,故相如繆與令相重而以琴調之」。注意這個因果關係,是司馬相如先上網查了新聞,卓文君丈夫剛死,而且熱愛音樂,有了這些重要資訊,才和王令一起設了一個完美的騙局。(推薦給你:《別相信任何人》:精心設計愛的騙局

不愧是小白臉型文人,耍起賤招,真是慷慨激昂。

文藝女青年卓文君哪裡禁得起這麼赤裸裸的挑逗,雙眼直接變桃心,當下決定:這男人,我要了!

當晚,卓文君就殺向縣委招待所,跟司馬相如展開轟轟烈烈的一夜情。十七歲的性感小寡婦和三十歲的文壇單身新貴,相見很晚,立即私奔,去了成都。進了司馬相如的家門,卓文君大吃一驚:天啊,這不是公益廣告中那種貧民窟嗎?還以為司馬相如是鑽石王老五,沒想到是鵝卵石!

這下怎麼辦?卓文君傻了眼。偏偏卓王孫氣女兒作風大膽丟盡臉面,不肯給點經濟援助,司馬相如吃軟飯的美夢,卡擦,破碎了。

Homestead Restaurant

一怒之下,司馬相如心生一計,跟卓文君專程搬回臨邛,找了個鬧市區,開了家小酒館。卓文君穿上女僕裝,司馬相如則套條沙灘褲,夫婦二人大搞制服誘惑,這簡直是最有效的廣告行銷,經過媒體大肆宣傳,二人開酒館事件很快就成為全城最熱門談資。

這下子,卓王孫坐不住了。堂堂全國首富之女,拋頭露面成了促銷女郎,而與之私奔的對象司馬相如,之前還風光體面,現在成了地痞無賴。司馬相如無所謂,反正他沒有什麼損失。但年度首富這老臉往哪裡放?商場混久了,他當然知道這是司馬相如的激將法,長歎一聲「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啊」,誰叫這場心理拉鋸戰中,卓王孫挺不住,率先崩潰呢?無奈之下,他只好撥了一百個傭人以及千萬財產給女兒女婿。(你一定要知道:【法律小常識】再婚女性的個人財產保護

司馬帥哥拿了錢,立馬帶著卓文君和眾多僕人,浩浩蕩蕩衣錦還鄉,在成都買房買車,儼然新貴。這人呢,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漢武帝想修上林苑,眾人反對,正鬱悶呢,讀了司馬相如的《子虛賦》,剛好是寫諸侯田獵的,正對胃口,立即給司馬相如發去了 offer。司馬相如進了京城,成了當紅御用文人,春風得意。

Sagar

既然發達了,總得包個二奶,才能跟身分匹配呀。司馬相如雖然有糖尿病,也帶病堅持納妾,他看中了一個年輕貌美的妞,準備收歸己有。這下卓文君可不依了,她採取了非常女文青的方式,寫了首著名的〈白頭吟〉,給司馬相如下了最後通牒。其中兩句「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男兒重意氣,何用錢刀為」,意思很明顯,司馬相如你給我聽著,老娘決不允許小三介入。你娶了我騙了我家財產還不夠,現在又想故技重施,謀財騙色,沒門!

還好還好,司馬相如迫於輿論壓力,沒有納妾,反正娶了卓文君,少奮鬥幾十年,現在有的是錢,官也懶得做,吃著軟飯,天天參加名流 party,日子好 happy。(你會想知道:古代的犀利人妻持家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