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有24小時這麼漫長,我們能不能留18分鐘給一首詩?」蔣勳曾這麼說。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推薦閱讀:

撫摸著灰塵
懷抱著一點不快樂
雨天的玻璃城市慢慢乾了
從心裡向外看
許多澹然的脈絡

繞過校園偌大圍牆
低垂的鳳凰樹早沒有了花
謹慎地保持縫隙,偶爾
也緊緊依靠著表示
曾經需要

有時候我打給你
恰好你也撥了我的號碼
這可能是稀有
而且美麗的感應
似乎,我們應該為此快樂

商量著去哪裡旅行
為還未發生的困難憂心
最清潔的愛情
垂手站在你夢外
遲遲無法確知門內的冷暖

——楊佳嫻,〈霧夜基隆路三〉

// 城市的雨乾了,心裡卻還在下雨,站在你門外,卻無法確知裡頭的溫度,這就是愛情的距離。

以詩之名〉〉再也不想錯過你

無非是你已不在房間
無非躺在你的衣櫃,我無非
像一件衣物,你不再穿脫的
無非佈滿時間的灰塵
無非是懷念
你的肌膚
我們曾展開彼此的背脊
彼此的………衣物還留有痕漬
我將持續晾曬無數個月份
將憶起,睡著的時候
我的身體是銀河的布幔披覆你肩
裝飾著星的圖騰,輕輕
你將我的身體翻面
繡滿光的絲線,繡上一日的
晨光,再繡上一夜
我一天的憂傷就逐漸完成

——波戈拉,〈幸福的紡織〉

以詩之名〉〉你想念的,是愛情的習慣還是他?

盲人的愛
是甚麼樣子
有沒有顏色與光影
聾人的,會不會有美好的聲響?
那是我無法意會的
黑洞
一如你也不懂我的。
因為一個〔愛〕字
我們盲目探索
彼此的
黑洞般的心意

——翰翰,《黑洞》

// 「對面走過來一個人,你撞上去了,那是愛情;對面開過來一輛車,你撞上去了,是車禍。但是呢,車和車總是撞,人和人總是讓。」——《推拿》

以詩之名〉〉有時閉上眼,才能看見愛的模樣

你把我的明天扯下來
撕得粉碎
我無法阻止
於是去找了一捲透明膠帶
蹲在地上
設法在今天晚上十二點以前
把明天黏成 至少 差不多是一整片的樣子

——葉青,〈明天〉,《雨水直接打進眼睛》

// 親愛的,我或許無法讓大雨停止,但我永遠都願意陪你走到雨停 >> http://bit.ly/1oapWZ

圖片來源:Sarah Kate Spielman

隔離與沉澱,讓酒有時間
好好整理自己的味道
如同友誼可藉分手來培養
 
所以不急著一口喝光
如此便能將彼此安安穩穩
放進心罈裡默默醞釀
或許會在塵封中遺忘
或許會因離愁依依而帶酸
但終究經得起歲月貯藏
當思念的爐火緩緩溫熱
配上些許砂糖與老薑
無意間它便驚蛰釋放
我們越陳越香的情感

——節錄至 羅葉,〈老酒〉

// 親愛的朋友,你就像一罈好酒,我並不急著喝光。

以詩之名〉〉無可取代的生產者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