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抽煙了好嗎。」你是否也曾對另一半這麼說?他只好勉為其難的不在你面前抽,於是你們的關係變得好不自在,他不能忠實地做著自己、你也總猜疑。親愛的,你在乎他的身體,可是也別忘了顧及他的心情。聽聽靴子貓小姐與我們分享異國戀裡的溝通與退讓。(延伸閱讀:

B從來不是我心目中的理想男友。

撇掉他個性中像個小孩子的那部分,光是抽菸這點,就足以讓他永不得踏入我的男友名單中。我對抽菸並沒有歧視,只是受不了裊裊上升的白煙,那總是給我刺鼻的窒息感。我會答應跟B在一起,有部分原因是因為他答應我他會試著戒菸,但這也只是愛情中眾多美麗的謊言泡泡的其中一個,那些泡泡其實很脆弱。其實B一點都不像是個「典型的」吸菸者(typical smoker)。他愛運動,他只有排解壓力的時候會抽菸。但即便如此,我還是因為抽菸,跟B吵過無數無數個架。我在大馬路上翻他白眼,我在房間裡哭得起去活來,我上網 google 抽菸會導致的疾病。結果,你知道嗎?徒勞無功。他抽著他的菸,我流著我的淚。(推薦閱讀:該不該放棄不斷爭吵的愛?

欸,難道我為你的健康著想錯了嗎?我會這樣做是因為我真的在乎你啊。

我像身處一個找不到出口的迷宮,我在心中千以萬次的哭喊著,不是說要為了我戒菸嗎?抽菸真的這麼重要嗎?為什麼總是不把我的話聽進去?那段時間我跟B的關係遭透了,像是早春即溶的冬雪,我們的喃喃愛語即將被溶解。面對這樣危險脆弱的關係,我開始選擇當一個盲目的女友,我放棄了。沒錯,我輸給了尼古丁。所以我答應B不再干涉他的行為。(推薦閱讀:

我把頭像駝鳥一般深深地埋進地底,好像不看見,就沒有衝突。直到有一次跟比利時友人聊到我與B關係的緊張,她說:「你是他女朋友,不是他媽媽。不管他,是對的。」我才突然了解,在英國求學的這1000多個日子中,我的骨子裡還是個徹底的中式思想者。

憑心而論,B某種程度上似乎並沒有錯。B在新加坡長大,那是一個很西化的亞洲國家。B雖然有著黃色皮膚,英文才是他的母語,他所接受的教育,是從英國移植的西式教育。B的朋友中有三分之二會抽菸。所以,對他而言這是一件傷害身體,但卻很正常的事情。

在他的心中,這是一件正常的事。

或許,是該做點改變。我的意思是,不再要求他改變。

親愛的,我知道我們很相愛,但在面對文化衝擊和價值觀的迥異時,我們也許應該保有一點自己的空間。這意味著,我不用學習b的行為,我甚至可以不諒解,但我要尊重。這意味著我可能要溫柔的畫出「我」跟「你」的界線,因為我必須保護我心中的小女孩。畢竟有時候,這真的不是我或者你的錯,而是我們的背景讓我們對一樣故事有不一樣的理解。不過,親愛的,這不代表我不會付出我所有的愛,而是我在愛你的同時也得愛我自己。我,必須擁有完整的我,「我們」才會存在。 (I have to be a complete me)我嘆了口氣,在心中緊緊的擁抱之前流了好多淚&有過好大的情緒起伏的自己。(推薦閱讀:

Hey,夥伴,讓我們把這樣的空間和自由還給他,好嗎?

我像是進行了某種對自己承諾的儀式,答應B不會再抽菸這件小事煩他,然後我真的做到了。B開心得不得了,他或許永遠不會知道我這樣行為背後的認清和掙扎。不過已經沒關係了,我知道在我的這段感情或我未來的生活中,也獲得了某種程度上的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