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遇到挫折、灰心喪志時,我們曾聊過「人,為什麼一定要工作?」,也知道「不舒服,就是成長的開始」,可是,卻還是無法甘於工作的一成不變?你知道,人為什麼要做反覆的事嗎?一份工作的價值,並不是這份工作能給你多少薪水,而是你如何讓這份工作因你而完整。(推薦閱讀:其實你需要的不是一份工作,而是能創造價值

自從接觸歐克爾老師後,再想想身邊覺得自己程度太好,不屑教鋼琴初級班、或是兒童美語的老師,我真希望他們也能夠親自看到歐克爾老師備課時認真的神情,還有教初學者時的專注與投入。

「天天做一樣的事,不會很單調嗎?」

「單調的工作真的不好嗎?」

我們如果需要拔智齒,應該不會認為隨便找一個曾經只拔過一次牙的人就可以了。如果要打針注射,也不會找一個曾經只用過一次針筒的人。無論是一個牙醫、或是一個護士,都是因為他們每天做重複的事情,以致於越做越好。但是為什麼我們在面對自己工作的時候,卻一直想避免重複做一樣的事呢?(推薦閱讀:

每份重要的工作,都有應該遵循的規律,從這個角度看來,每份工作當然都無聊,我相信無論是神父或是教宗,也一定對於某些每天非做不可的事情,覺得很無聊。但因為無聊而放棄工作的人,恐怕沒有看清楚工作的本質,因為就算當背包客無止境地旅行,從這個城市移動到另一個城市,從一家青年旅館換到另一家青年旅館,頂多幾個月保證就會開始覺得無聊了。

我不知道每天一起在清邁大學游泳池游泳,來自法國的奧力佛老神父,在他工作的耶穌會屬於什麼階級,撇開宗教奉獻的心意,以一份工作來說,神父的工作其實是很單調的,肯定比任何公務員的工作還要單調。(同場加映:

早上起來,祈禱,盥洗,準備祈禱經文,然後主持彌撒,辦理告解,儀式結束後撤掉道具,重新布置教堂,之後回房看書,或者和前來求助的教友聊天。中午和廚房的阿姨一起做飯,然後祈禱,吃飯,午休時間有人午睡,有人去健身房,有人跟奧力佛神父一樣去游泳。

下午各司其職,比如要主持彌撒的,就跟上午的程序一樣,也有像奧力佛神父這樣在外面辦事,去探監、探訪不能出門的病人的。回來以後準備晚上教堂的禱告儀式,進行禱告儀式,辦理告解,接著晚飯時間,基本還是和中午一樣,做飯、祈禱、吃飯,晚上偶爾會上網,看看電視,然後睡覺,怎麼樣也說不上精采。(延伸閱讀: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奧力佛神父原本從年輕開始,就長期派駐在非洲的法國殖民地,所以他剛被調派到泰國的時候,不但不會說泰語,連英語也不會,但是因為他聽力退化,逐漸變成全聾, 所以無法學會有聲調的語言, 學不會一共有五聲的泰語, 所以他還要從頭學英語。

或許這樣聽下來,原本夢想成為修士、神父的人,就會打退堂鼓了,因為聽起來很無聊。啊!每天要學外語,用外語主持兩、三場彌撒,幾十年都要天天做重複的事情,當老師、在戶政事務所當公務員的生活,比較起來恐怕有變化多了。

但是我想問的是:「這世界上真有不無聊的工作嗎?」

「那是因為他們是小咖的神父。」我一個朋友念國中的孩子聽了以後,不以為然地說:「如果做到高位,就像大老闆一樣,那就爽了,要做什麼就做什麼!」

真的是這樣嗎?我因為好奇,立刻上網搜尋,在天主教的系統中最「大咖」的,應該是教宗了吧?所以萬人之上的教宗,每天從早到晚都要做些什麼呢?網路上還真的什麼都找得到,我從德國的一個天主教會網站找到一篇已經因健康原因退休的本篤十六世,他還在任的時候,寫的一篇名為「教宗每天從早到晚都在做些什麼?」的文章。

原來教宗有幾個跟他「同住」的人,包括祕書、內侍大臣,以及四位和內侍大臣一起負責管理教宗起居的女士們,她們都來自於一個叫做 「解救聯盟」(Comunione e Liberazione)的教會政治運動志願組織,就住在使徒宮(Apostolischer Palast)的四樓,教宗則住在三樓的最右邊。

基本上,教宗每天早早就起床,通常是五點到五點半之間。起床以後,來自德國的他會在私人小教堂裡,用義大利語做彌撒,只有很少的人參加。接下來是早餐時間。用完早飯後,就開始處理信件,簽署任命教區主教的證書文件,然後去做每天的講道。結束後,再次去教堂祈禱,這一次是要跪下來,手平攤在面前,臉則要貼在手上。(推薦閱讀:

每個星期三上午十一點是教宗的公眾接見日,平時他會乘電梯到二樓,來到使徒宮的「第二涼廊」會客。他的客人一般都是國家或者政府領導人,有時候是每五年就會到梵蒂岡來彙報工作的教區主教。一次會面一般需要二十分鐘。

中午在一個簡短的餐前祈禱之後,教宗就開始吃午飯,廚房會把午餐盛在印有梵蒂岡徽章的白盤子裡送上來。午飯後,教宗會在梵蒂岡花園散步,並且在這裡誦念他最喜歡的主禱文。時間趕的話,他就改在使徒宮的屋頂花園散步一會兒,然後他就會走回他的寫字檯,在他的窗下總是時不時的有人高呼:「Benedetto!」(義大利語「祝福您」的意思)

下午五點以後跟現任羅馬教廷總管會談。晚上教宗通常會在他的臥室裡和他的祕書一起看義大利 Rai 1電視台的新聞節目 TG1(TeleGiornale 1的簡稱),偶爾也會有他的老朋友到訪和他一起吃晚飯。通常飯後,教宗又會繼續回房間讀書或者工作—學術研究是教宗日常工作的重點。晚上十一點左右, 熄燈就寢。生活不僅相當規律,簡直就有點無聊。

想像中位高權重、呼風喚雨的教宗,他每天「上班」時間怎麼樣也稱不上精采,就算裝一個直播電視的話,恐怕收視率絕對不敵四川熊貓基地的二十四小時線上直播《熊貓頻道》吧?

原來世界上根本沒有分分鐘鐘都精采的工作。

老實說,無論再如何有趣的工作,工作中大多數的細節都是無聊的。工作的單調其實不是問題,真正的問題是做不好。

《1份工作11種視野:改變你未來命運的絕對工作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