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同意,談戀愛就像旅行,遇上不同的人就看到不同的風景。但是如果一個人,不停地旅行,總是停不下來呢?於是我們也邀請王迪詩來討論。「好問題,人是這樣,得到百分百的愛,又渴望百分之二百的愛。不夠,還是不夠。」王迪詩說,讓我們來好好聊聊人性裡的貪。也請期待王迪詩在女人迷上每週一次的專欄!(聽王迪詩說:緣是一秒,份是一生,合在一起才叫做緣分

我喜愛的作家余光中說:「大陸是母親,台灣是妻子,香港是情人,歐洲是外遇。」簡單一句,總結了男人由出生、結婚到出去嫖的三個階段。有人說,一個成功男人不會一輩子停留在一個地方;也有人說,一個成功男人一生需要多於一個女人。(可能嗎?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

香港醫院管理局主席胡定旭曾在訪問中說,他二十年前在英國工作,結識了一位七十多歲從事金融業的法國人。老人家說,一個成功男人是需要多於一個女人的。「第一,你需要一個老婆,與你長相廝守,不論你做什麼都會接受和原諒;第二,你需要一位女秘書,幫你打點一切;第三,你需要一位助理,陪你出外公幹,當然是女士,而且是漂亮的女士;第四是思想交流者,跟你天南地北(這位法國老人認識一位聰穎的電視台女記者,跟他一起抽煙,論盡世界大事、各家哲學);第五個是跟你打球的,即是做運動的;第六個則是純粹的 sex partner,令你很開心;第七是女明星,陪你出席社交場合;第八個是……」那你是否都跟這些女人上過床?「Yes of course!」

愛因斯坦曾說:「世上有兩件事物是無限的──宇宙和人的愚昧。」我想他漏說了第三──男人的貪婪。

我只有一雙腳,而我有三十雙鞋子。Well,你可以把這解釋為「貪婪」,但我對得起每一雙鞋子,從沒傷害過它們的感情。那位老婆、秘書、助理和女明星呢?全都傷痕累累。英國有一位富商,每次「偷吃」後都給太太送鑽飾以作補償。二十六年的婚姻,讓她收集了四十三件珍寶,亦即代表老公偷吃四十三次!每顆鑽石都有血有淚。(推薦閱讀:不合腳的鞋,放下吧

德國哲學家康德是史上最偉大的思想家之一。我不知道他需要多少女人(康德終生未娶),但他一輩子從未離開過出生地哥尼斯堡。如果無邊的想像勝過走萬里之路,那一棵小樹也可以勝過一個森林。

我喜歡旅行,也經常旅行,但人是否非去旅行不可?男人需要多於一個女人,我們需要看看這個世界,所謂「需要」,到底是什麼意思?沒有的話會死掉嗎?我相信人可以一輩子足不出戶,依然擁有浩瀚的思想;相反,一個心胸狹窄的人,走遍天下都依然是井底之蛙。旅遊並非「視野」的保證。十幾歲的時候,總是急不及待踏上旅途,把風景文化狼吞虎嚥,巴不得一次過看盡這個世界。旅行去多了,我開始問自己,趕什麼?反正這個世界是永遠看不完的。

就以我的朋友 Joyce 為例,她每次失戀就去旅行。她在航空公司工作,當然也讓她在訂購機票方面因利成便。因為這個緣故,她已經遊遍半個地球,每趟旅行都是一場痛苦的印記。那還不夠,她每到一處就買一件紀念品,跟那位英國太太的首飾意義相近,分別是英國太太的珠寶是丈夫的賠償,Joyce 的紀念品卻是自掏腰包。如果放火不犯法,我會一把火燒掉她的房子,那被紀念品弄得滿目瘡痍的可憐房子。

「我去到北極,都不覺得冷了。」Joyce說。「沒感覺,nothing。」 「停下來吧。」我說。再精彩的旅行,都不過是吃飯、睡覺、再吃飯。若不是帶著一顆平常心,那一趟旅行終歸還是會讓你失望。刻意安排的又怎算驚喜?拚命去找,難道就一定能找到答案?

去旅行的先決條件是──我可以隨時停止不去旅行。(同場加映:戴上戒指不等於擁有忠誠

有了一千萬元,又想要二千萬元;去過一個國家,又想看盡天下;得到百分百的愛,又渴望百分之二百的愛。不夠,還是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