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king,為街舞裡的地板動作,從前被歸類成一種「男生玩的活動」,現在,它可是一個中性的詞!聽聽北京女孩玩街舞的追夢故事,你看見她打破傳統禮俗對中國女孩的框架、看她懂得為夢想轉彎,就能明白,一個真正領會夢想真諦的人,努力的並非做一株韌性不拔的小草,而是一條能屈能伸的彈性橡皮筋!(同場加映:《同一種世界》競選影片消失的女性臉孔,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嘻哈女人味嗎?

「HELLO! 我是苗一霸!」,一把爽朗鏗鏘的聲音震動著我的耳膜。第一次和眼前這位來自北京的霹靂舞姑娘(Break Dance Girl / Bgirl)相遇,看著她那在敏感的眼皮上紋著「Bgirl」一字的刺青,驟眼看來已經不禁猜她應該是一個「硬芯」(Hard Core)派系,會為著堅守理念而分毫不退的女漢子,後來在我們相識一段日子後,這個猜想果然得到認証。

BGIRL 苗一霸,人稱「苗苗」,是在中國街舞業內其中一為富有個人風格並廣為人認知的 Bgirl。出生於護士世家的她,在小時侯一直都是循規道矩的好女孩,作為中國一孩政策下的新世代,家中身為獨女的她,一直都努力走在父母期許的首路上。她坦言走進護士學校就讀,為的不是興趣,而只是因為家中有人是大醫院中的護士長,方便她畢業後可以立即為她安排一份無憂的護士職業。然而在七年前的一個夏天,一個流行電視節目《街舞動感地帶》的播放,卻讓苗一霸的人生起了翻天覆地的改變。在閃動的電視屏幕前,苗苗難以忘懷眼前晃動著,一個人類的身體竟然可以在地上高速旋轉翻騰的感受,那種「活著」的感覺,令她不單令感動和雀躍,是一生都在跟從著父母和長輩意見成長的過程中,從未感受過的,因此為這份感受,眼前螢幕上晃動的這個身影,更令她決心要投入街舞的世界。(延伸閱讀:


(圖: 苗苗童年與媽媽的合照)

為了實踐這個街舞的夢想,她和父母有過非常激烈的爭吵,而當時還在護士學校還有一年就畢業可以正式註冊護士的苗苗,甚至向父母提出想輟學的要求,因為當時的她只是一心希望可以把時間和精力都投放到成為一個職業的舞者身上。然而,相比起歐美,因為在中國街舞文化仍是剛開始發展的階段,一般父母會難以接受孩子,特別是女生,投入這類「街頭壞孩子」的文化中,苗苗激烈的改變令她父母措手不及,同時也憂心不已,因此她的父母選擇了以很多攻擊侮辱的語言去打擊苗苗,希望可以借此熄滅女兒這個「不切實際」夢想,回歸主流的「正途」,這種溝通方法不單令苗苗和父母的關係亦陷入谷底,也逼使苗苗決定以「離家出走」作為抵抗。(推薦閱讀:

天津、西安、雲南、哈爾濱,這也是苗苗曾經由北京離家出走過的地方,由一星期到兩個月她也試過,在經過一年多與父母之間的戰爭後,苗苗終於取得「勝利」,輟學成功,投入她的全職舞者夢想世界。然而夢想總是美麗,但現實卻是殘酷的。雖然苗苗是本著她巨大熱情去決定要展開她的新生活,但當她走入這個「全職舞者」生活不久,她便開始感到迷失

 

她表示在自己沒上學沒工作的時間表的規限下,自己其實並無法實踐當初想像的,白天整天練習,晚上回去準時休息的運動員刻苦訓練模式。同時在缺乏同樣是全職的同伴的支援和督促下,輟學以後的她,大部份日子裏其實也只是睡至午後兩三時才起床,黃昏時間出外練習數小時,便回家通宵玩電腦,看跳舞比賽影片。同時在成年後還依賴著父母給她的零用錢,去買跳舞的衣物裝備,去出外地比賽的生活,也令她背負著的就是自己輟學以後,「人長到那麼大還要依靠父母的供養自己夢想」的傳統道德壓力。(延伸閱讀:

在那段日子,她感到迷失,同時亦感到壓抑。當她出外比賽時,每次腦袋裏都會想很多,她會擔心自己表演得太差,不能取得名次,浪費了父母給她的錢和苦心,也愧對了當初那個因為夢想,把父母親都激得快發瘋,也要離家出走的那份「傲慢風骨」,種種心理壓力就猶如千斤鉛般在苗苗心裏不停地墮下。在這段日子,成為「全職舞者」的身份不單沒有為苗苗在跳舞比賽中取得了好成績,相反她的舞蹈狀態反而每況愈下。

直至在一次大比賽中的失利後,她開始重新反思她自己對於跳舞和人生的看法。「我不想再過這種生活,我想跳出真正的自己」,在反思過程中,苗苗發現對夢想的偏執,原來有時會使自己忘記和看不見很多事情。當她發現當太專注只想不顧一切把自己的夢想去實現,但卻少了生活的滋養和歷錬時,夢想最後只成為了一個「離地」的令人膜拜的天空神話,而非活在血肉之中的行者善念。因此經歷了這段風風火火的日子,近年苗苗決定在北京798藝術區的一間塗鴉店內找到一份店務員的工作。(推薦你看:

由打掃洗廁所,點貨聯絡國外塗鴉客,協助舉辦中外交流的活動,一份全職的工作不單令苗苗大大解決了她脾胃口喝飽足的難題,令父母不會再如此憂心。苗苗更開始領略到女孩行走在夢想的路上的一些小智慧。她分享道夢想的開始有時並非一定是要放棄一切,孤擲一注,才是夠「成功」和「義無反顧」。相反,它更多的是一種能收能放的平衡能力,直至今天,苗苗還是沒有放棄要當一個舞者的夢想,只是她選擇了換一個形式和方法去實現自己夢想,她說工作的歷錬令她在舞蹈上可以體現更多生活的想法,少了經濟的壓力,反而讓她更自由地享受舞蹈的樂趣,而她亦開始聯合了幾位不同內地不同省份的 BGIRL,組織了第一隊屬於她的 BGIRL 隊伍,希望將來可以讓更多女孩可以出國交流比賽。同時和父母之間的關係也開始轉好了,大家不單少了衝突,家人有時還多了點興趣去和她了解什麼是「街舞文化」。

苗苗的故事令我再一次想起一件事,在這個世代中的華裔的青年人,每一個都是追夢者,我們不甘平凡,也不願成為云云之中。然而我們在成長中知道了自己不想要什麼,卻不太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麼,因為我們的教育和文化從來沒一刻讓我們發掘和尋找屬於我們的天賦和熱情。夢想與現實之間,是一條窄路,開始走的人多,能走到目的地的人少,然而時刻頭腦和內心時刻保持彈性和鬆容,卻是我們在這個路途上重要的工具。每個人生階段,我們需要的事情都不一樣,莫忘自己出發的初衷,忠於自己在不同階段的使命,讓我們的夢想保持年輕,並永遠「活著」。(延伸閱讀:沒有走錯路的人生

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人不轉,心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