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高薪又有好生活?國外已經產生了一群有毅力有厲害的上班族們,他們是「超級通勤族」,願意為了更好的生活而每天通勤非常遠的距離,這樣的日子有好有壞,一起來看看他們的生活,也想想是否自己也會選擇這樣的生活方式呢?(推薦閱讀:沒有找不到的工作,只有不夠努力的人

你喜歡工作離家近,還是選個買得起的大房子每天通勤上班?在交通越來越便捷的現代,許多人都是依靠大眾運輸通勤上班,過往全家跟著外派一起移動的光景正在減少中,取而代之的是移動數百公里遠的「超級通勤族」。


不管在哪一國,通勤族是很常見的景象。

往來英法通勤上班

過去一到午休時間,針灸師傑拉‧凱特(Gerad Kite)多會走在倫敦壅塞的馬里波恩大街上,但現在不一樣了,你會在午餐時間看到他出現在自己位在南法的家中,享受午餐時光或是寫寫自己的新書。
 
不過,這不代表他放棄原本身為針灸師的職業了,他反而是多了個新身分──超級通勤族,換句話說,為了工作,凱特的通勤距離高達145公里以上。 (推薦閱讀:通勤族公車體操

生活更好

對許多人來說,他們願意成為每周或是雙周一次長距離通勤的「超級通勤族」,原因是他們想要保有想要的生活方式,而這樣的生活方式不是短距離通勤就可以實現的。以凱特為例,他每2周就會從南法的家飛上965公里抵達倫敦,接著在數天內把2個禮拜以來預約的患者一一看診完畢。當他待在倫敦的時候,他會暫時下禢在市區的租屋處。

當他決定變成這樣的生活方式後,他的收入減少了,不過凱特說因為他的通勤費不高,而且住在法國的花費比倫敦低了許多,他還可以繼續清償自己的貸款。「這樣的生活更好」他說。

南法普羅旺斯的美好風光。

廉價航空讓通勤更方便

研究通勤的專家曾估計,全球有數萬名「超級通勤族」,由於科技的進步以及廉價航空的氾濫,現在有越來越多人選擇從遙遠的地方通勤上班。舉例來說,現在全歐洲都有廉價航空可通行,像是 Easyjet 和 Ryanair 在全歐就有超過1,000條航線,不少航線的回程票價可以低到40歐元(折台幣約1,564元),這相當於在倫敦地鐵買一星期周遊券的價格。

事實上,廉價航空 Easyjet 每年的1,200萬商務乘客中,有越來越多乘客就是超級通勤族。

根據紐約大學魯丁交通中心取得的最新資料顯示,2002年到2009年間,德州休士頓的超級通勤族增加了兩倍到25.1萬人,這些人在當地的勞動人口中佔有13.2%;曼哈頓地區的勞力人口有60%,也就是約5.9萬人來自超級通勤族,他們有不少人是從161公里外的費城一路通勤來到曼哈頓工作。

通勤322公里

事實上,全世界的超級通勤族比你想像的還要多人;例如倫敦就曾有警察是大老遠從19,312公里外的紐西蘭飛到英國值勤,這位警察每工作2個月後就會休息2個月。此外,黎巴嫩也大約有30萬人花上3小時搭飛機到波斯灣的石油公司上班,這些人多半都還是以黎巴嫩為家。

也有其他稍微不那麼誇張的通勤族,例如美國最常見的通勤路線是亞歷桑納州圖森(Tucson)到鳳凰城(Phoenix),這兩地來回大約322公里,約有5.5萬人過著這樣的通勤生活。

不少人是過著空中飛人的生活。

換得舒適家庭生活

52歲的弗隆(David Furlong)是位財經師,他近期在南法地區置產,並開始過著每周通勤到倫敦的生活,會可以有這樣的轉變,也是因為他的老闆允許他如此上班。通常,他周一到周四都會待在倫敦,但從周五開始他就會回到家中遠端連線工作。儘管,兩地置產花了弗隆不少錢,但他換得了更多時間享受南法陽光,以及靜僻的居家環境。對某些人來說,高成本或是少了收入是值得的,因為他們有了更舒適的家庭生活。(延伸閱讀:七個原則改造舒適家庭環境

弗隆就說,他許多還年輕的朋友與同事相繼過世後,他相信這是一個過度工作的「警訊」,所以「從那時候開始,我告訴自己我得做些改變了。我必須在自己的生活中找到平衡。」

夢幻工作 v.s. 伴侶

著有《超級通勤夫妻檔:當工作拆散你們該如何維持夫妻關係》(暫譯,Super Commuter Couples: Staying Together When a Job Keeps You Apart)一書的作者梅根(Megan Bearce),她和先生搬到明尼蘇達州不久,6個月後她的先生就接到一份夢想多時的工作機會,只是,這份工作距離他們家1,600公里遠。夫妻倆決定給彼此一個機會試試看。


四年過去,梅根和先生從沒有後悔當時的決定;當她給其他即將分隔兩地的夫妻檔建議時,就說「(通勤夫妻生活)其實很棒的,你可以想想看這樣的生活會對你們的感情或經濟上帶來甚麼衝擊。」

長距離通勤往往會增加支出費用,但「如果你是到紐約工作,那增加的薪資部分就可以弭平你要花在交通上的支出。」

紐約中央車站時時刻刻都是人潮。

為了賺錢

梅根談到,並不是每個家庭都有選擇可做,因為美國經過金融危機後,許多地區的房子難以脫手,同時求職市場的工作機會也減少許多,不少人就必須到外地找工作,但也無法賣掉房子。(推薦閱讀:理財不嫌晚,從一萬元開始的千萬富翁

35歲的阿雅特(Eudald Ayats)是名化學工程師,他住在仍深陷經濟泥淖的西班牙巴賽隆納當地,所以,當他得到遠在布魯塞爾當地的工作時,他和雇主溝通通勤和住宿的問題後,就展開了每周在2座城市當「空中飛人」的通勤生活,對他來說,這樣的生活讓他能繼續和伴侶一起在巴塞隆納生活。

阿雅特說:「我們都有更好的經濟條件了,我們也愛現在的工作」,「對我來說,現在的工作和家庭生活是兩個極端值,周一到周五的時候我完全是工作模式,但周五傍晚到周日時,我就是家庭模式,工作禁止進入。」

商務人士要耐得住寂寞。

寂寞的通勤族

不論化身成「超級通勤族」的理由是甚麼,那些「前輩」倒是有些建議要給考慮成為長程通勤族的人。

梅根就建議,「記得有個B計畫,6個月後看看這樣的轉變是否值得」;南法針灸師則建議在開始超級通勤生活前,先來點實驗,「先實驗,再進入正式階段吧。」

43歲的卡爾內(Terrence Karner),他在顧問公司勤業眾信(Deloitte)擔任諮商師,他大約每6個月調任一次,現階段的他正在紐約的分公司工作。談到每周從芝加哥通勤到紐約的生活時,卡爾內就說他感覺這樣的生活方式帶了壓力給自己的太太。
 
「尊重另一半的時間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當我不在家的時候,我知道我的太太正忙著照顧孩子和家裡」
 
卡爾內說,當他在紐約工作時,有時候因為寂寞想打電話回家,結果更讓他難受的是,聽到電話那端的太太回話說很忙無法說話。

經濟世界中的螺絲釘

雖然有些起起伏伏,但卡爾內表示總體來說是值得的。
 
「這對我和我的家人來說,是場冒險,但他的紐約工作為他帶來相當多的好處」

 「雖然聽來有點老梗,但這世界的經濟運作就是需要這樣的生活方式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