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男人和你約會拍拖,並不代表要追你!許多台灣女孩談了幾段異國戀、癡癡地等著盛情的外國人,但是,許多我們以為友好的動作,對他們來說只是身為「紳士」的禮貌。因為文化的不同我們在愛情裡也會錯意了嗎?來看看外國男人怎麼想,也許不是他花心,這就是他們的約會潛規則啊!(同場加映:男人真心話,說給女人聽

西方的約會模式,經常讓亞洲男女陷入困惑。約會不等於交往,恐怕是最常出現的東西文化衝擊之一。

 

在自由約會(casual date)的模式下,雙方雖然是抱著對彼此有興趣的態度見面,但並沒有對彼此忠誠的義務。即使對方對你熱情相待,一副被你的獨特風采深深著迷的模樣,但這並不代表他隔天不會對另一個女孩表現出同樣的熱烈態度。往往在這個階段,東西方對約會的認知差異可能便已造成了衝突。

 

東方女:「什麼!原來你也同時在跟她約會!你這花心的賤男人!」

西方男:「呃⋯⋯為什麼我不能跟她約會?」

許多歐洲人的約會模式,是從一開始由某方提出邀約,進展到每週固定見面、一同出遊或熱線談心,甚至也實現了接吻與作愛等親密接觸,這在東方的觀念裡,兩人自然是在交往狀態無疑。

然而,對許多西方人而言,在雙方未達共識之前,這些都只屬於「約會」(dating)的試水溫階段,離真正的「交往」(relationship)還有好一段距離。在這期間,儘管聽來令人不悅,但理論上兩人仍有自由再去嘗試「別的水溫」。這樣的狀態要直到雙方都認為感覺合適,同意進入彼此固定(exclusive)的關係後,這時才算有了交往的基礎。在尚未經過這個階段之前,即使對方說了千百次「我喜歡你」,交往關係都不算成立。(推薦閱讀:

一開始,我也曾對歐洲人的約會模式感到困擾,尤其在和對方朋友一同聚會的時候,我往往不知道自己的定位在哪:雖說正在約會,但也不是女朋友的身分。不過,這方面我其實是多慮了,大部分人只要聽到「她是我的約會對象」(She's my date)或是「我們正在約會」(We're dating now)這樣的說法,就會明白兩人目前的進度如何了,一般也就不會多加追問。約會了一陣子之後,若感覺不對,也就沒有繼續的必要。比較願意敞開心房的人,可能會在某次約會中向對方提出「我們別再約會了吧!」,並說明覺得彼此不適合的理由;但若是較不擅表達內心想法、或是同時與多人約會無暇一一說明的人,最可能的作法就是開始找藉口推卻邀約,最後就漸漸斷了聯絡,而不會特地向對方交代原因。(延伸閱讀:

了解這種約會模式的西方男女,若一段時間後對方不再聯絡,或是自己主動連繫後對方反應冷淡,心裡自然便有了答案,之後便也開始往下一個目標邁進。但對於不清楚狀況的東方女孩而言,對於這種不說一聲便離去的作法,首先往往是驚慌失措,接著便認為自己莫名「被甩」而傷痛欲絕。

在台灣的交往模式中,較普遍的觀念是兩人先經過告白並同意交往的階段,然後才發展到進一步的親密關係。而在西方觀念中,儘管模式因人而異,往往在試探期的約會階段便包含了親密關係。(推薦閱讀:

由於東西模式的差異,因此在約會中常出現這樣的誤解:和外國人交往的台灣人,往往在對方展現親密動作後,就認定對方一定是「愛上自己」了;然而,這一開始的興趣(或性趣)從未保證愛情必定隨之而來。當約會進展了一陣子,也嘗試過所有的親密接觸,某一方卻遲遲不願確認兩人的關係時;這時極有可能出現的狀況是,兩人沒有情侶的名義,而是變成「有互惠關係的朋友」(friends with benefits),或者婉轉點說,是較具友情基礎的「砲友」。

在現今的歐洲年輕男女之間,尤其在性觀念開放的大都市裡,這種「互惠朋友」的存在已經不值得大驚小怪。差別在於,標準的砲友關係是建立在雙方各取所需的共識上,但在許多約會過程中,其中一方只被當作砲友卻渾然不覺,仍痴痴期待對方正式將自己介紹給父母認識的那天。更殘忍的事實是,這種狀況經常發生在和西方男性約會的東方女孩身上。(推薦閱讀:

由於不熟悉對方的文化脈絡,加上對異國豔遇的憧憬,因此許多亞洲女孩即使隱約察覺到對方似乎不那麼投入,也仍會努力維持這段「關係」,並自動無視於對方從未說出「我愛你」的事實。

不幸的是,如此孜孜不倦的精神,往往不會替自己修成正果,反而使對方乾脆將這些死心蹋地的女孩們當作呼之即來的實用砲友。

我交往過的荷蘭男孩凡特,也曾開誠布公地向我承認:「老實說,在我們眼中,亞洲女孩都有點太過天真了。你們很容易就動真心,而且對感情充滿一些奇怪的浪漫幻想。」

原來,在我們的感情觀中認為的理所當然,一旦換到不同的文化,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

至於如何不讓自己從可能的交往對象變質為互惠朋友,建議的作法是讓自己保持開放態度,不將自己的生活重心放在一個人身上,而是積極地享受自己的生活、開拓自己的交友圈,連帶提升自己的吸引力。更重要的是,在約會的過程中為自己設定停損點,若經過一定時間,未見到對方有認真穩定的意思,此時便該勇往直前,向下一個會更好的對象邁進。(延伸閱讀:

從台灣人的眼光看來,歐洲的交往模式感覺上有點隨便。不過,以上描述基本上都有以偏概全的危險,我還是見到不少對另一半忠誠、願意進入穩定承諾關係的例子。(推薦你看:

文化差異帶來的不光只有衝擊,有時也能產生積極反思。相較於台灣男女的交往過程,往往彼此還不夠認識,卻僅憑第一眼的印象或感覺,一句「做我女(男)朋友吧!」就突兀地進入了互相承諾的交往關係,或是輕易就把「我愛你」掛在嘴邊,接著在熱戀三個月後便開始悔不當初。

如此看來,西方看似曖昧不清的約會模式其實也大有好處,某方面而言,未嘗不是種讓自己保留空間的理智作法。

交往態度東方西方大不相同,與其批判孰優孰劣,不如找出最適合自己性格的交往模式,然後盡情享受其中的愉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