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ARC,一間隱身在巷弄間的咖啡廳,不僅僅是個咖啡廳,更是交換故事的地方,藝文交流的空間。


 

走進店裡,就看到老闆郭景文(Kevin)坐在一角,專注的用著電腦,安排著大小活動,規畫著手頭上滿滿的專案。在言談間,則讓人感受到他的熱情,用心用力在過著每一天的生活。

 

經驗都是一點一滴累積而來


 

一天24小時對許多人來說不夠用,但Kevin卻把它當成48小時在用的感覺,龐大的工作量,不僅有專案企劃要執行,還要兼顧咖啡廳的營運,讓人驚訝他到底怎麼辦到的?Kevin告訴我們,這都是累積而來的。

 

畢業後即在文教產業(何嘉仁)企劃部工作的Kevin,因為當時公司還在成長期,要執行的專案量很大,對外展覽表演等活動也很多,練就了他執行專案的能力。離開何嘉仁後,也曾到新加坡 外商工作,執行的專案型式又不一樣,大多是大型科技公司國際型的專案,涵蓋的範圍又更廣,甚至曾到國外包過整棟飯店舉辦活動。

 

一路上穩紮穩打,一點一滴累積而來的經驗,轉化成在他身上我們看到的能力、效率、執行力,也讓他 更清楚自己的方向和目標,看到了未來的藍圖。

 

於是,Kevin和朋友一起開了設計公司。過去的工作,讓他累積了很多文化藝術方面的人脈,因此平時和這些設計人員,以專案的方式做配合。但國內設計者的辛苦,Kevin都看在眼裡,他覺得國內沒有一個平台,平時沒有地方讓設計者可以發揮自己的空間,因此他在去年成立了「ARC藝文空間」。

 

用故事串起的地方—ARC藝文空間


 

Armourring Public House(ARC)是個很特別的名字,更有它特別的含意。「Armourring就是盔甲的紋路。每個人的故事,就好像盔甲上面的紋路。每個人出生的時候就像被包覆了一個盔甲,跟人有摩擦、思想的不同,都會使盔甲的形狀一直變化。」平時全心投入工作專注的Kevin,這時露出了柔情的一面繼續說著,「有的人受傷了,傷口補得起來,有的人是補不起來的,但都一樣會留下痕跡,就好像記憶一樣,每個人的記憶不一樣,每個人的盔甲紋路也都會不一樣,每個 紋路就代表了每個故事。」

 

「ARC可以是小眾,也可以是大眾,我希望這個地方可以成為大家分享故事的地方。」這是Kevin對ARC的夢想。在這裡,我們看到了各種不同方式呈現的故事,有人用畫去講他的故事,有人用講座去分享他的故事,有人用音樂會去講他的故事。「盔甲的紋路衍伸成不同的故事,把每個人的故事串在一塊。」這就是public house的 緣起。

 

支援公益,無限創意

 

 

除了做為一間說故事的咖啡廳,Kevin希望ARC也是一個藝文空間,讓文化藝術 工作者在這裡交流連繫。因此每個月固定舉辦畫展、藝術展,提供一個平台讓藝術工作者有發揮的空間。

 

但他想做的還不只是這樣而已。除了築自己的夢,Kevin也想同時幫助築別人的夢。「文化工作者很辛苦,在ARC,我們發現很多設計師的創意都很棒,雖然提供了一個平台,讓他們去販賣或展現自己創作能力,但若有其他的方式跟公益結合,能見度一 定更高,因此成立『公共創意服務協會』,透過協助更需要協助的地方,將整個形象提升,運用設計師的作品,由設計協助公益,由創意協助公益。」

 

上個月協會去了柬埔寨和當地的機構Buddhism for Social Development Action (BSDA)合作,同時也和美國、英國的組織有洽談,希望和不同組織合作不同專案,導入不同的設計元素,培養新的設計志工。

 

「畢業的設計師不一定找得到設計工作,而國外很需要這樣的資源,如果我們的志工的作品很漂亮,可 以得到更多迴響,成為良性循環。」當Kevin告訴我們這個想法時,我們看到 的是他發亮的眼神。「透過設計,可以跟其他不同人種的人溝通,設計師表達能力不一定好,但作品會說話,所以協會扮演這樣的橋樑。同時也因為跟協會合作,作 品可以散播出去。做國際性專案時,能見度會很高,對國家有幫助,對個人也有幫助。」

 

不知天高地厚的實踐者

 

也許Kevin是個理想性很高的人,自己形容自己「有點不知天高地厚」,但同時在他身上,我們看到了源源不絕的熱情,總是希望和不同人接觸,協助不同人完成不同的想法和目標。並非想得太高太遠,而是個實踐者,「說了就要做好,努力做,就有完成不可能任務的機會」是他堅信的想法。

 

「支援公益,無限創意。有理想要實踐,有夢就去追。」是Kevin想分享給大家的一句話。接下來,他們還要推廣「Smiles and hands projects.」鼓勵大家用微笑和雙手去服務。

 

看到Kevin為了設計,為了公益,持續不斷的透入時間和心力,也讓我們感染到那股活力和能量。一起帶著微笑,奉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