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遠距離,最害怕的是「淡了」魔咒,為什麼淡了?幾萬英呎外的想念、溫度、隨著時間慢慢淡去,是因為習慣「你不在」、還是不愛了?可是在那些孤單的日子裡,會想起的,還是只有他,那些你們一起生活過的城市、去過的老咖啡廳,該如何不傷心地走過?為什麼遠距離的分手總是叫人流連?也許,在這段距離中的空白,我們還想弄明白。(推薦閱讀  遠距離最難過的事:當我們回頭時,對方已經遠的看不見

「分手吧。」很平靜的說出了我們心底的話。

「嗯…」

然後我們就此背對背,在這個愛情的十字路口,越行越遠。

已經只和自己生活半年了,卻像已經感覺了半個世紀的孤單。路上的玻璃櫥窗,映上的是我單獨的身影,在這個屬於情人的白色聖誕,更顯得形單影隻。(同場加映:我孤單,但不孤獨

「哇……你看!那個婚紗好漂亮唷!」女孩拉著男孩的手,硬是要男孩停下來陪她做夢。
「喔…對呀!幹嘛?想嫁囉?」男孩捉狹的用手紙戳了戳女孩鼓鼓的面頰。
女孩瞥了他一眼,「哼!誰要嫁給你呀!」而後便甩開男孩的手,大步的向前走去。
男孩笑了笑,「我有說我要娶你嗎?」男孩幾個大步向前就追到女孩,還把頭頑皮的靠上女孩的肩。
「欸!」女孩吹鬍子瞪眼的看著男孩。
「好啦!勉強娶一下囉!」男孩閃避著女孩的粉拳。

而在另一頭的我,看著相似的場景,早已經潸然淚下。
默然的朝安靜走去,臉上不見淚滴,只是心有點結冰。

「請給我一杯焦糖瑪奇朵。」站在 starbucks 的櫃檯,一如往常的點了相同的咖啡。
我喜歡甜,喜歡喝灑了許多糖霜與焦糖的咖啡,好像還看到你坐在我的對面皺起你的鼻頭,『這麼甜妳也有辦法全喝下去呀?!』
『我不只全部喝下去,我還要……』搶過他手中的星冰樂,『還要把你的全喝光!』
看你哀號了一聲,作勢要搶卻還要假裝搶不過我的模樣,我總是得意的哈哈大笑。(延伸閱讀:他,留在我身上的習慣

但今天沒有要搶你的咖啡喝,所以今天的我,喝的特別慢,混合了心酸,混合了淚。
你說你要娶我,可是你沒有,你說你要陪我喝一輩子的咖啡,可是你卻戒掉了咖啡因。

《你戒掉了我,現在的你對什麼上癮?》

『藤井樹有什麼好?名字好聽點罷了!』你看到我又在書店裡抱書偷哭,朝我頭上敲了一記。
哼!吸了吸鼻子,『最好你是寫的出來啦!』
『我可以寫呀!只是……』你斜眼看了我一眼。
『只是怎樣?』幹嘛呀?!什麼眼神嘛!
『沒有好的女主角,男主角再優都沒用了嘛!』然後你馬上就閃到別的書櫃去了。
算你閃的快,否則我揍扁你!

現在我不想向你揮拳,只想好好的再觸碰你,但你卻走到了比另一個書架更遠的距離,心與心的距離,使我們不再靠近。(同場加映:愛你,不愛你,最後我愛我自己

《我們不結婚,好嗎?》

我再次的拿起這本書,記得那天你送我這本書的時候還故意把「不」用紙貼起來。
原本我還亂感動一把的。
結果你又說什麼貼錯字,是該把「嗎?」給貼掉的。

你總是用你的孩子氣讓我拿你沒輒,你總是用最單純的方式,給我最美的浪漫。

到底是《我們  結婚,好嗎?》還是《我們不結婚,好  ?》

手機輕輕的震醒沉睡在回憶中的我,走出書店說話,沒有顯示的螢幕,不知道在期待什麼的我的心,輕輕的問了聲:「喂?」
話筒那頭傳來朋友爽朗的聲音,問著我的座標,擔心著我的心情,並且準備飛奔而來陪在我的身邊。
朋友疑惑著我們分手的原因,如同我也一直疑惑著的議題。

一個在北一個在南,遠距離戀情的維持實在很不容易,或許我們都不夠成熟,
或許我們都還很需要互相依偎,或許我們都還年輕,心性都還未定。於是沒有第三者,沒有爭吵,只是慢慢的慢慢的…淡了。(你會喜歡:如何維持遠距離?十個談過遠距離戀愛之後才懂的事

站在愛情的十字路口,該直走還是轉彎,綠燈就快亮了,第一次希望可以紅燈到永久,因為我們都還沒做好決定,我們都還沒商量好。

綠燈亮了,後面的喇叭催了,『分手吧。』

你向左走,我向右走。

這不是幾米的世界,雖然我知道地球是圓的,但我卻不敢說如果我一直向右,你一直向左,我們就會還有交集的一天。

《不是不愛,而是不能再愛》

又是一個難眠的深夜,再次坐到書桌前,再次寫下一封永遠不會寄出的信。

「Dear:
 最近過的好嗎?
 我們已經分開了208天,你對我是不是也有點想念?
 今天我突然很想你,或許,是一直都很想你…
 五年多的感情,我相信我們都是真的用了心,只是心會累,這分手會是我們的句點或是只是短暫的休息?我想我們都還沒有答案。
 我會不會一直等你下去?這是一個很單向的問題,因為你不曾叫我等你,只是我是不是心甘情願的問題。(延伸閱讀  最深愛的,最寂寞:想念愛情中的習慣

 很想問問你,你還對咖啡上癮嗎?
 很甜很甜的咖啡,會不會讓你也想到曾對你笑的很甜很甜的我?

 p.s.:如果我向左走,你可以也向右走讓我更快重新跟你相遇嗎?」

清冷的黑夜,信封,以吻封緘,郵戳,以淚為憑,寄件人是想念,
收信人……是愛情。

《我把我的愛情,寄給你,請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