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那兩個字沒有顫抖 我不會發現 我難受
怎麼說出口 也不過是分手
如果對於明天沒有要求 牽牽手就像旅遊
成千上萬個門口 總有一個人要 先走

懷抱既然不能逗留 何不在離開 的時候 一邊享受 一邊淚流
十年之前 我不認識你 你不屬於我 我們還是一 樣
陪在一個陌生人左右 走過漸漸熟悉的街頭
十年之後 我們是朋友 還可以問候 只是那種溫柔
再 也找不到擁抱的理由 情人最後難免淪為朋友

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 才明白我的眼淚
不是為你而流 也為別人而流

 

昨晚利用睡覺前二十分鐘上網瀏覽些部落格;每每從中總可以獲得好多的感動和滿足,像是杯香純咖啡,不入喉有嗅覺的享受,入了喉也甘 醇香儂。

 

然後,讀到篇文章提到了陳奕迅 【十年】這首歌,這對我來說真是再也熟悉不過的一首粵語歌曲,腦袋中已有旋律,握住滑鼠的手指頭快速移動點了兩下,連上了YouTube找到了這一首歌的 MTV。

 

粵語(廣東話)對我來說是非常 熟悉的語言,和我非常不流利的台語相較起來,只能說有過之而無不及。常常有人問為何能說,我都笑笑回答,純粹是看粵語電影學來的。

其實沒有說出口的是,我曾經有一個交往兩年多的港仔男友。

 

那段時間因為對方工作的性質, 我們總聚少離多,連通電話的機會都很少,常常見了面只是吃一頓飯或是一場電影,便又匆匆結束。我有一個不似真實存在的情人,而對方也總是打趣說我是他的地 下愛人。

 

那段時間我過得很獨立。

 

一個人上急診掛病號;一個人搬家;自己逛街吃飯 看電影然後再自己坐計程車回家;週末自己打發時間,特別假日和姊妹喝茶聊天;工作上受了委屈一個人抱著枕頭大哭,用眼淚卸妝;孤獨了寂寞了,就用雙臂擁抱 自己,告訴自己天亮了就沒事了。

 

然後我開始聽歌。大量的聽粵語歌曲。尤其是陳奕迅的歌。

 

那時候有台車,常常在工作室加班晚回家,便在回家的快速公路上聽著他的歌。有時候讓車緩行,搖下車窗,讓風吹吹的我短髮,點上一只 薄荷涼煙,讓眼淚隨著風流逝,這時候不管外面的世界多喧鬧,音樂多吵雜,我的半米立方駕座空間裡是無聲的,想吶喊的感情此時卻啞了口。

 

十年之前 我不認識你 你不屬於我 我們還是一 樣。

我的眼淚 不是為你而流 也為別人而流。

 

多諷刺。我們為了愛情穿上最美麗的衣裳,展現自 己最曼妙的姿態,在情人面前手足無措害羞靦腆,一次又一次地在腦海中、心田裡重溫著曾經彼此的依存和眷戀。也在愛情背後掉眼淚,豆大的淚水似斷線的珠兒落 下,我們卻也倔嗆地只用手背將眼淚拭去,不願在愛中情裡低頭放棄,也一次又一次地用著曾經彼此的依存和眷戀來謊弄自己。

 

這甜如蜜糖毒似砒霜的愛與情呀。

 

聽歌的這天晚上我還是掉下淚來。用耳機清楚大聲 地聆聽【十年】這一首歌,和當年其它更多感動我的歌曲。我的眼淚不是為了逝去的時光,而是給當年的自己在愛情中翻滾掙扎的勇氣。我不捨自己當年的眼淚,但 是昨晚的淚,卻好甜,有一首曾經感動自己的好歌,臨睡前,再次提醒自己生命中有很多的感動,和必須擁有回首當年的勇氣。讓自己永遠記得感動的悸動,擁有一份勇氣讓自己往下一個十年邁去。


更多凡寧帶來的愛性情慾請見:凡寧 在Woman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