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我們愛過,後來不愛了,你成了我心底的標本,而我再被你提起已是連名帶姓。

不知道多少人聽了張惠妹的《連名帶姓》,忍不住和前任情人聯絡,送出訊息,打通電話,或是遙遠而安全地,看一看他的臉書,只想確認他別來無恙,於是可以鑽回事不關己的世界。

最好,你不要過得太好,也千萬不能過得太糟。前任若是過得太好,會不甘心,是不是在一起的那幾年浪費了我們;前任若是過得太糟,會反而擔心,自己是不是傷害他的核心。

該聽說的都聽說了,這圈子不大,聯絡也並無所圖,就是想念有點犯賤,那句「你怎麼像標本,杵在我心裡頭」好折騰啊,唱得這麼輕盈,可點醒了往前再去愛的人,我們身上還有瘀傷,沒有揉開,於是碰上後頭幾個人,都輕易覺得疼,不必怪他們,跟他們其實沒有關係。

愛一個有病的人很辛苦,我總是略帶歉意地在心裡對那些愛我的他們說。

愛你像生一場大病,歷劫歸來,明明已經復原,卻留著藥單,覺得自己體內有深根病源,永生也是病人,灰塵揚起如回憶入侵,走過熟悉場景,就擔心自己復發。

我當然是知道的,聯絡舊情人大概是世界上最徒勞的一件事,是給慢性病人的最後一擊,毫無目的,純粹是種任性,人是不是總有自尋死路的劣根性?我是下定了多大的決心,不要打給你,不能打給你,不必打給你。(推薦閱讀:【單身日記】若愛是一場大病,就讓我們愛得病入膏肓

不能聯絡你的日子,就依賴想像。想像你建構新的生活,像嬰兒學步爬向跟我相反的路途;想像你重新愛人,連帶梳整掉過去曾被挑惕的壞脾氣;想像你聽見那首歌,會想起你曾經深愛過我;想像我也慢慢好起來了,可以自嘲失戀時窮途潦倒的神情;想像我可以再去愛人,不帶愧歉地回報他們愛我的心情;想像我偶爾想念你,已經開始覺得雲淡風輕。

想像不犯法,離真實隔了安全距離,是成人的戀愛教戰守則,就把深夜哭紅的眼淚,留給每一首張惠妹。

再被你提起 已是連名帶姓
謊稱是友誼 卻疏遠得可以
多少人愛我 偏放不下你
是公開的秘密 只剩你沒拆穿我

再處心積慮 終究事不關己
哪來的勇氣 我就是不灰心
我且愛且走 其實在等你
是最後的默契
要是我們又錯過 就別再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