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自己的害怕,把恐懼的事情化成讓自己變堅強的力量。踏出勇氣的第一步,原來我們可以比誰都勇敢~

womany編按:身為一個女人,有時總會希望自己可以勇敢堅強,在面對任何事情或挑戰的時候都可以悠然自得,但其實我們還是會有脆弱的地方,我們會有害怕和恐懼的事情,可能是怕黑、怕蟑螂、怕孤單,承認這些恐懼並不可恥,發現自己心靈裡的小小缺陷,理解它!擁抱它我們將會獲得更多力量繼續往前。(延伸閱讀:學習與恐懼共處


愛莉諾.羅斯福曾說過:“ 每天做一件自己害怕的事。”,我現在29歲,我每天會逼自己做一件自己害怕的事情,而第十八件事情(沒錯,到目前為止,我已經做了十七件自己害怕的事,第二件事就是成為womany的作者群之一)就是坦承自己討厭粉紅色

 

是的,我是女人,可是我討厭粉紅色。

上一篇最後的占星學理論,我是從瞿欣怡《夾腳拖的夏天:從台北到花蓮的生活實驗》看來的,而我也想要坦承自己的脆弱,去重視自己的創傷,是的,我曾經有很長的時間厭惡粉紅色,一看到就迴避三分,能不用就不用,所以HELLO KITTY從來不是我的菜。

我是個插畫家,可是不愛用粉紅色,每次粉紅色都沒用完,這讓我很苦惱,除了很浪費,另一方面,粉紅色提醒我,我對這個顏色有嚴重的創傷,對我而言,粉紅色沉重到讓我無法承受。

後來,我看了一些書,才了解自己為何討厭粉紅色。上官昭儀《尋找靈魂光線》中提到,“這多半與童年情感問題或是性問題有關”。翁靜雪《心靈彩繪》其中也提到,“許多為事困擾的人,不自覺用許多粉紅色系,這都是潛意識中透漏對性事的渴求及不協調的表徵”。(你會喜歡:塔羅占卜:我的童年,對我影響最多的部份在哪裡?

是的,我是女人,可我討厭粉紅色,是的,我承認,我對“ 性事”和“愛”有嚴重的創傷。

我終於說出了這件自己害怕的事。

 

我在這裡坦承自己的脆弱,並不是為了要博取誰的同情,而是我想要好好重視自己長年迴避的創傷,是的,我知道這很難啟齒,我家是傳統華人小家庭,在家裡“性事”和“愛”很少討論,就跟大多數華人父母一樣,“性事”和“愛”是個大禁忌。

《尋找靈魂光線》提及粉紅色是“愛”的顏色。可是這個顏色總是讓我又愛又恨,我的國中製服就是粉色系,可是那時青春期的我,碰到家裡父母失和,差點鬧離婚,在學校又被男生捉弄,又碰上921地震,我的青春期有著如此大的創傷,而我選擇迴避粉紅色,代表著我不想回憶那段。

是的,我是女人,可是我討厭粉紅色。

好,那我要面對?我總不能一直迴避。所以我總是用《心靈彩繪》教的那招,畫黑色的雲、四方形來化解,也用娜妲莉·高柏教的十分鍾書寫去重新檢視那段慘澹青春,終於最近這幾年,我才敢穿粉紅色的衣服,是的,上次我穿粉色衣服,都已經是十三年前的事了。(同場加映:誠實面對“那些慘不忍睹的童年”

我知道我還沒有完全走出去,粉紅色裡頭還是有許多創傷等著我一一檢視,那些創傷產生了恐懼,而那恐懼長年囤積,也該是面對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