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阻擋我們前進的力量,常常都是害怕,我們最大的敵人,常常也是我們自己。或許有時候,我們需要的是多一點相信自己的力量,以及多一點「不怕」。今天 womany 的作者 Irene 想將以下的兩個故事分享給她的小姪女,同時也分享給親愛的女人們,如果我們不怕,我們會怎麼做?(推薦閱讀:別害怕,「疼痛」讓你更加成長

在我即將出發回到歐洲的前一天,剛好是你的生日。從去年你一歲生日開始起,我就想要送你一些我親手寫的文章,當做生日禮物,我知道你物質上什麼都不缺,所以留下有紀念價值的東西,可能更有意義。

今天跟在大學時代就認識的好友出去逛夜市 ,她們聽到我要回歐洲,其中一個說:『你好勇敢喔!』我微笑回答:『是啊!我最大的優點就是勇敢啊!』

阿姨,想跟妳分享兩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The Road Not Taken 

我回頭想想,我記得我高二英文課的某一堂課,那章節是在教 Robert Frost 的詩 The Road Not Taken。英文老師問了:『如果你們跟詩裡的主人翁一樣面臨選擇哪一條路走,你們會選擇什麼呢是要走大家都一起走的那條,還是要走沒人走的那條呢?』班上每個人都選了第一條,只有我在選了第二條。老師問了為什麼,我說:「因為我可以看大家都看不到的風景啊。」

阿姨不想一定要特立獨行,但是你有勇氣去追求你想要的嗎(推薦閱讀:選擇與承擔,你的人生想爬樓梯還是爬樹?

第二個故事:The Road I choose for myself

念碩士的第二年 班上同學組隊到了波爾多參加運動比賽,因為姐妹校在波爾多的商學院,邀請我們去參加比賽,其它參賽國家還有西班牙跟法國本地隊伍。不過沒有訓練過的我們,當然我們都是志在參加,不在得獎。只要三十五歐元就可以到波爾多一星期,Party, 美酒加上好天氣,(那時正好四月)何況我又這麼愛紅酒,怎麼可以不去

運動比賽一共分四個項目,沙灘排球跟田徑還有游泳跟獨木舟,當比到游泳時,必須要有兩個女生下水去比賽,一個是法國女生,但是另一個卻懸缺那,因為我的其他女生同學都是亞洲人,沒有人可以下水,要不就是不會游泳,要不就是會游,但不敢遊標準比賽游泳池(三公尺)。但是搞得主辦單位很不高興,覺得我們沒有運動家精神。因此,我只好乖乖地換上比基尼。

其實我也不是很會游泳,從來沒游過深度超過我身高的,因為我也會怕深。我同學說可以靠邊道游,只要代表性的游一下,不用游完沒關係,他們會在旁邊救我。一下去,還沒開始,我的眼淚就在眼眶打轉,因為真的好深。我在邊邊就已經踩不到地。比賽槍響,我還是游出去了,同學們都在幫忙加油,Irene, aller, aller, aller...(法文的go)游到中間時,我想我這樣也夠意思了吧,主辦單位總不會還覺得我們不夠意思。

可是,當我想要起來時,我忽然覺得,只剩一半,現在我已經在三公尺深的水道了,好像也沒真的那麼恐怖。而且加油聲好大,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決定繼續游了。結果,當我游到對岸那那麼恐怖。到對面牆壁時,我真的以為是做夢,我沒有想到我有勇氣做完這件事。

尤其是我一開始真的是眼淚要掉出來了。我同學們及其它參賽隊伍後來跟我說,他們簡直是太意外我有這樣的勇氣。還一直說我 C'était Irène la championne de natation?(當然,我中間有遲疑了一下,所以我當然不是第一,不過可以想見他們對亞洲小女生的勇敢給嚇到吧!)當下,我對自己好驕傲,是的,我挑戰了自己的第一次。

人類很容易被害怕跟恐懼這種情緒給騙了。

其實我也常常感到害怕,也常常停下來問自己,我現在做的真的是我想要的嗎?如果我有所遲疑,我會花時間思考,如果我確定這是我想要的,那我會再問自己,是什麼阻擋了是什麼讓我猶豫不前?如果是真的有什麼原因,那我會想辦法克服它

如果不清楚自己現在做的,那是不是努力去嘗試了也才知道。當初在英文課的時候,我也猶豫要不要舉手但如果我發現是恐懼讓我無法往前這時候心底就會有個聲音告訴我:

如果你不怕,你會怎麼做?

如果我不怕,我就會堅持做想要做的事。

如果你知道你害怕,你是不是要試著挑戰?(推薦閱讀:每天為自己寫一份勇敢

最後阿姨要讓你知道,不管你選擇什麼路,只要你真心想要的,阿姨永遠會在身後支持你。如果跌了跤,阿姨會把你拉起來,幫你拍一拍。告訴你這是人生常有的事情,只要你確定這是你想要的,那麼就請堅持下去。或者是就算你不確定,也鼓起勇氣去嘗試所有的可能性。(因為,沒有走錯路的人生,怎麼走都是自己的)

最後分享 Robert Frost 的 The Road Not Taken 給所有心中有想做的事的你們!

The Road not Taken - Robert Frost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ler, 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though 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in leaves no feet had trodden black.

Oh, 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
Yet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 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