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來自澳洲的特約作者 陳薇伊對於生活很有自己的想法,除了曾經辦過與自己結婚的婚禮之外,她也想開始進行一項採訪各地朋友的計劃,與 womany 的讀者分享在世界各地生活的她的心路歷程。這次她要介紹的故事主角叫做素韶,曾經是路邊攤女王的她現在是德國採購經理,一起來聽聽她的心路歷程。(在國外的她:國外面試經驗談:捏造經驗,不如強調技能


近來,許多人越來越關注異國婚姻(戀情)、國外就業、生活的議題,然而媒體很少持續性與多元性的報導。我想給大家更多的角度來看這些議題,雖然自己因工作、婚姻的關係,已經移居澳洲三年多,但我一個人的視野,總是有所限制,要提供更多元的聲音,就需要更多人來分享她們的故事。

自己剛好有許多朋友因著婚姻(戀情)而散落在世界各地生活著,於是我決定分享她們的故事給女人迷的讀者。這些朋友至少都在異國居住超過三、五年以上,透過她們的故事,大家可以更了解長期生活於異地,所面對的挑戰是什麼?要如何在異地重新建立生活圈、如何面對不同的文化?此外每個朋友的故事也會著重在不同的部分,關於愛情、工作、小孩教養、甚至婆媳關係…等不同的層面,同時談談那個國家/城市的一些民俗風情、文化與人文生活。(他們想說:在外國的台灣人

素韶的故事,是我與大家第一個分享的故事。

為了寫她的故事,我才算了一下時間,原來我認識素韶已經二十年了。那年她剛上大學, 利用週末時間在舊板橋後站賣手錶,她的攤位前總擠滿人潮,可說是當年超人氣路邊攤女王。當時的我,還是清湯掛麵的國中生,也是她忠實的客戶之一,後來也變成了朋友。過去這幾年,我們見面機會少,但總保持著連絡; 去年底,我們終於在台灣又見面了,她還問我,當年為什麼要買那麼多錶?難道是她太會賣了嗎?(當然是她太會賣, 零用錢都給她了!)

現居德國漢堡的素韶,從台灣擺路邊攤女王到成為德國空中巴士的採購經理,一路走來許多人會覺得是她運氣好,但她其實是一個懂得掌握自己優勢與努力學習的人。當同事在辦公室用電話指揮組裝現場時,她踩著高跟鞋,穿著套裝,走進機倉的裝修工地,與現場的工程師直接討論,降低因語言而產生的溝通問題。她懂得用女性柔性領導,讓高壓的職場環境降低爭執的可能性。她運用智慧去化解危機,每一個機會,她都把握不放,她深信著的人生哲學:「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

職場上成功的素韶,也有一個令人稱羨的感情生活,還有一個可愛剛滿周歲的女兒。她的男人-安德烈不僅外表出眾、職場也有一番成就。體貼的他還會洗衣(內褲)、打掃、幫忙做月子和帶小孩。更難能可貴的是安德烈每次到台灣出差,還會陪伴素韶的媽媽買菜逛市場。在我看來,安德烈這種優質男人,完全是德國格林童話裡走出來的王子。(也可能是來自星星的他)

安德烈小素韶六歲,但卻沒有因為年紀,和素韶有溝通上的問題,也許德國人從小教育方式不同,素韶甚至覺得安德烈在做人處事上,常常比她更成熟或更有紀律。(同場加映:在德國,我學會了在台灣學不到的事

我問素韶,她年紀比安德烈大了許多歲,又處在異鄉生活,她是否偶爾會有不安?她告訴我,由於她有穩定的工作,經濟上能獨立自主,並且有自己的生活圈,因此她覺得在2人關係中,沒有那麼大的不安。她說: 「當一個女人,對自己很有自信時,我們就不會擔心男人的行情很好,因為我們也沒有太差! 」 和素韶聊完後,正在短暫當家庭主婦的我,立刻開始找工作,並且在2週內順利轉職生技業,完全就是擔情自己行情下降,造成自信不足。我想無論身在何處,身為女人的我們,一定要覺得「我很好,所以值得被愛!」

素韶與安德烈在一起即將滿9年,2人鮮少有爭執的事情,大部分的事情,總能在理性溝通下達到共識。偶爾爭吵或不愉快,安德烈與素韶有一個暫停爭吵機制。在剛交往時,安德列製作了2張能放在皮夾裡的小卡,粉紅卡給素韶,藍卡自己留著,卡片上用德語寫著「覺得痛。」

卡片在2人覺得對方的言語或行為傷害到自己時,可以出示給對方看,然後2人試著溝通、和好。素韶說,因為安德烈很少讓她生氣或難過,所以她已經很久沒用過她的卡片了,不過安德烈偶爾還會使用。聽著素韶說著卡片停戰術,我默默地想著,應該只有德國人,因有著執著遵守規則的性格,才可能在氣得半死,或難過得要命時,還想到有張卡片在皮夾,然後心平氣和地拿出卡片吧!

許多人都問素韶,遇見安德烈這麼好的男人,小孩也生了,怎麼還不打算結婚?其實,她曾經與另一個英國男人,有過一段異國婚姻,但最後以離婚收場。年輕的素韶與許多台灣女孩一樣,男朋友是外國人,難免有一點虛容心和得意感,至於這個男人的本質到底是什麼,也不太重要。後來一起去了德國生活、結婚。

但婚姻開始是錯把寂寞當愛情,異地的孤獨,讓2人相互取暖,因而造就了一個找不到自尊的男人(因長期失業),以及一個找不到快樂的女人。

這段婚姻之後,素韶深深覺得結婚證書在生命中沒有太大的意義,但離婚卻是一段精疲力盡的過程。她明確地了解,對於自己而言,一段關係的存亡,取決於愛情是否存在。換言之,要能維持一段長久的關係,要一直能對他有「臉紅心跳的感覺」,就算他已經是孩子的爸。素韶的話語,讓我想起趙詠華去年的新歌「天堂」,裡面其中一句歌詞「沒有愛情的地方,沒有天堂」。很巧地,這首歌的作詞人也是遠嫁到德國的鄭華娟。和大家一起分享這首歌。(推薦閱讀:那些我希望離婚前就知道的20個婚姻秘密:常保熱戀之心

 

天堂

 
作詞:鄭華娟
作曲:鄭華娟

嘿親愛的 不是我 不想留在你身旁
我以為天堂 總是在遠方
嘿親愛的 坦白說 我的過 去
有幾分很像你 一樣在 尋覓

只 是 日日夜夜歲月過去 走盡千萬里
我也曾嚮往 也曾徬徨 夢想的路上
哦~ 日日夜夜輕輕嘆息 只想告訴你
沒有 愛情 的地方 沒有天堂

年輕的日子裡 我走了好長好長的路
只為了去找尋 夢想中的天堂
如果真的有那樣的地方
我想應該是一雙 渴望你的眼
一雙熱情等待你的臂膀
還有一盞溫暖的燈 我想 那就是天堂

嘿親愛的 不是我 不想留在你身旁
我以為天堂 總是在遠方
嘿親愛的 坦白說 我的過 去
有幾分很像你 一樣在 尋覓

只 是 日日夜夜歲月過去 走盡千萬里
我也曾嚮往 也曾徬徨 夢想的路上
哦~日日夜夜輕輕嘆息 只想告訴你
沒有 愛情 的地方 沒有天堂

現在的我終於知道 其實有愛的地方
就有天堂

 

也來看看,在世界各地的她
〉〉女人可以不一樣:她白天走台步,晚上寫程式
〉〉歌手:彭佳慧 鐵肺歌后的柔情秘密
〉〉為大象遠走他鄉,在尚比亞為動物奮鬥的英國女孩:Rachael Murton
〉〉女人迷獨家專訪:香港時尚部落客 素顏天使
〉〉爸爸寫給四歲女兒最深的情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