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我們或多或少都有憂鬱的經驗,失戀了、被拒絕了、被誤會了、被否定了...誰不會難過呢?womany 的駐站作家皮皮,向來擅長用心理學的角度探討兩性關係,這一次她想溫柔的告訴我們:憂鬱是暫時的,難過是短暫的,而傷心與悲傷,都是為了未來更多的好過。快來聽聽她怎麼說(推薦閱讀:還是可以選擇:正向心理學的八本小書


我失戀了。

所以我很難過。

我大概不夠好吧。

怎麼他會離我而去呢。

大概他身邊有更好的人吧。

我以為我們一直都好好的啊。

還是你老早就做好了離開的準備。

上兩個禮拜六,我們還一起看電影。

甜蜜地共喝一杯可樂喂對方吃爆米花。

之後還和往常一樣吃飯逛街牽手擁抱做愛。

我還是想不通怎麼一覺醒來你說不愛就是不愛了。

是我太狂妄自以為吃定你了所以察覺不到你的改變嗎。

慘了,眼淚不聽使喚地只聽從地心引力的命令拼命往下掉。

不要再流淚了,為一個不再愛自己的男人而哭一點都不值得啊。

如果情緒那麼容易地就能被意識控制,我現在就不會那麼難過痛苦了。

你這個爛女人可以不要再哭了嗎,你之前就是一直哭一直哭地情緒勒索他。

他才會受不了下定決心地要離開你,你這個沒人愛的、沒人願意施捨的爛玫瑰。

我身材不好臉蛋不漂亮不夠善解人意喜歡亂發脾氣不夠聽話人生目標嗜好不一樣。

你現在就要從我的世界消失你要我怎樣活得下去你告訴我方法啊怎麼就這樣走掉了呢。

你怎麼那麼自私難道之前所有一起經歷過的快樂我對你的愛你就這樣全部扔進垃圾桶了嗎?

我好難過你就一點都不知道嗎你就一點都不在乎嗎我在你心裡一點點分量一點點位置都沒有了嗎?

我好難過好難過好難過好難過好難過好難過好難過好難過好難過好難過好難過好難過好難過好難過!

。。。。。。。。 。。。。。。 。。。。 。。。 我只是個煩人的、沒人愛的、愛情失敗者。

情緒的功能

失戀了、被拒絕了、被否定了,誰不難過呢?為什麼大家在經歷相同的事件時,大家的情緒都一樣。遇見一條蛇、站在高處,會感覺到害怕;遭遇了別人搶奪掉你原來擁有的事物,會憤怒;看見賞心悅目的帥哥美女,會感到心情愉悅;看見自己愛的人、朋友,或心願目標達成時,會開心高興。 達爾文在一世紀前就已經提出六種人類共同的基本情緒表現,六種人類共同擁有的基本情緒表現。(如下圖)

請大家試試看,你說得出圖中各表現者的情緒嗎? [1] Nesse (1990)提議,這些共同擁有的情緒表現之所以存在,是因為它們協助了基因的傳遞,在經過很多世代之後,蔓延至全體人類共同擁有的普遍特質。(給情侶的20個交往秘密:關係是互相的

為什麼失去了?還要被懲罰呢?

相對於正面的情緒,我們較容易感受到負面的情緒(恐懼、憤怒、傷心)(Fredrickson,1998) 。負面情緒可以協助我們對於不利於生存的環境而作出特定的反應,這樣的情緒衝動被稱為指定動作傾向(Specific Action Tendencies)。 舉個例子: 看到獅子會感到恐懼,所以就趕快逃命。(無法感到恐懼的人,就會被獅子吃掉) 遇見搶奪你食物的敵人,感到憤怒,所以和他戰鬥,以奪回本來屬於自己的食物。(無法感到憤怒的人,食物就會被搶掉,沒食物吃,當然就會死掉) 被愛人拋棄了,告白失敗了,感到傷心,所以暫時地沒力氣,無力去做任何求偶的行為。

我的演化心理學教授就在課堂上分享過一個很有趣的經歷。由於他本身是專門研究靈長類的專家,所以常常和猩猩、猴子等靈長類共處一室 (靈長類當然不只猩猩、猴子,我這個門外漢也只能這樣簡單分類啊)。有一次,他在一個鐵籠子內不小心激怒了一只猴子。在那個空間下,他也來不及逃跑,而那只猴子已經預備好要做攻擊的動作,教授趕快地跑到鐵籠子地一個角落,蹲下,用雙手環抱著雙腳,頭底下,雙眼看著地板,假裝自己很傷心的樣子。 然後,那只猴子忽然停了下來,慢慢地走近教授身旁,用手摸摸教授的頭。 它停止要攻擊的動作了,它安撫起教授來了。 班上同學聽完這故事之後,深感強烈的感動。即使是跨種類的互動中,也有那麼深刻的同理心存在。

所以啊,傷心和悲傷的感覺、情緒表現,還有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功能,那就是對其他人發出信號,表示自己現在的狀況很不好,請你們不要再傷害我了,我已經沒有力氣反擊戰鬥了,請你們給我多一點關懷,以協助我振作起來。 不難發現當朋友感受到你傷心難過的時候,總是會想要陪在你身旁,想要陪你度過這一段不好過的日子,想要給你很多很多關心,希望你快點走出這段灰色的憂鬱歲月。(笑一個吧!六招鼓舞你的好朋友

除了發射信號向別人討關懷之外,傷心難過時候,常伴隨著很多很多的思考,思考著自己是不是哪裡做錯了,哪裡出了問題之類的反思,並從中的錯誤中學習,以使日後不再犯同樣的錯誤,重蹈覆轍。 傷心難過的這種情緒,在我看來,並不是一種負面情緒。它是為了自己面向更光明未來的一種準備,是為了更好的自己而存在着的暫時而已。它讓自己在受到傷害時得到一些關愛,也讓自己從那受傷的過程中學到一點什麼。 現在短暫的難過,就是為了未來更多更多的好過。(同場加映:你今天想錯了嗎?愛情裡的八個思考短路

富士山下

在那個還有msn的時代,曾經就有位剛認識的朋友敲了敲我,問我說應該如何控制自己的憤怒情緒。他大概以為那時候還只是心理系三年級的我,已經是專業輔導員或心理治療師的等級人物了。 我小心翼翼地向他解釋了以上心理知識之後,便說了句『如果那情緒並無影響你的日常生活,其實讓它存在,也並不是一件壞事。』

我們是有靈有肉的,叫我們像個冷冰冰的機器一樣,控制所有情緒,丟掉去痛、去哭、去憤怒的能力,這樣的我們豈不是失去了身為人類感性部分很大的那麼一塊。念心理系的同學們(還是只是我而已)或許瞭解人類情緒背後的原理機制,但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在困惑、難過,感到不如意的時間,比好多人都多出好多。然而,正是這些感受,證明了我確確實實地存在着。

邊敲打著鍵盤,邊聽著陳奕迅的《富士山下》,我好像明白了那麼一點什麼。 沒有人可以因為私有的愛,就可以把富士山霸佔着。而我也不能僅僅因為對你的喜歡,就有權利把你歸為私有。

這悲傷,只是在等待着,那陣把它吹散的風,很快地就會過去了。正因為痛過、哭過,更證明我曾真心地把你徹底地愛過。[2]我的傷,很快就會好起來了。有更好的生活在前面等著我呢。(推薦給妳:不合腳的鞋,放下吧!

 

注解:
[1] 第一行左起 憤怒、恐懼、噁心 第二行左起 驚喜、開心、傷心
[2] 但是有些傷心的情況並沒有辦法只是暫時地存在。當過分長時間的傷心情況沒辦法間斷,或有憂鬱症的疑慮,請務必尋求專業的心理治療幫助。

 

在愛裡痛過也笑過的我們
〉〉在愛裡,保持孩子般的天真:查理布朗
〉〉在機場,別過頭之前...
〉〉低級的男人:敢做不敢當的孝子
〉〉一天即是永恆〖愛在黎明破曉時〗
〉〉分開再愛

 

參考文獻: Nesse, R.M. (1990). Evolutionary explanations of emotions. Human Nature, 1, 261-89. Fredrickson, B.L. (1998). What good are positive emotions? Review of General Psychology, 2, 300-19. Ekman, P. (1994). Are there basic emotions? in P.Ekman and R.Davidson (eds). The Nature of Emotions: Functional Questions (15-19).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圖片來源:這裡、這裡、這裡、這裡 photo credit to Blind-C-Copy on flic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