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游泳,公平收費」(女生泳費四分之三)。

這是幾年前,在台大校園吵的沸沸揚揚的話題,因為月經出血,女性每個月約有七天的時間不便使用泳池,當時便有人提出辦理女性使用泳池的月票或年票時,減免四分之三的辦法,以尋求女性使用泳池的公平性。

當時眾多反對的聲浪中,有一派的意見指出:「先進國家的趨勢是鼓勵使用棉條游泳」,講的簡單,卻未考慮台灣法規對棉條進口管控嚴格,棉條種類稀少且多不符合台灣女性體型的事實。當然,在這個網路購物發達的時代,在網路上購買衛生棉條也不是件難事,各位親愛的讀者或許已經讀過愛健康系列文章中,關於棉條教主凡妮莎的報導,棉條優點多多,只要使用得宜,月經期間經血外露,悶熱,無法進水,行動受限等問題,都可透過棉條解決。

但不管棉條或衛生棉如何便利,月經來潮仍讓女性每個月有四分之一的時間,每天得多花上幾分鐘(或許更久)的時間待在廁所,處理生理期經血的問題, 總是有點麻煩。

二十一世紀的現在,生理期的經血問題,仍帶給女性一定的困擾,那麼,在這之前呢?古代女性難道就不擔心經血外露,悶熱,擔心感染等問題?

根據醫書記載,古代女性多以布料作為承接經血的用品,醫書中甚至可見已婦女「月經布」,「月經衣」作為藥品的記載。到了1930年代,便於清洗且可以重複使用的布料,仍是主要的月經用品。

除了層層交疊的布料,也有婦女以稻草製成的草紙,疊在布料上,以加強其吸收力,草紙便宜,但在衛生上卻引人疑慮,1930年代上海的《婦女月報》,曾登載這樣的文字:

「須知月經來時,務須注意清潔,尤須注意所用之經帶。我國婦女,均用草紙。不知草紙乃由稻草,破布所製,將成之時,露天曝曬,蟲集揚塵,黴菌寄跡其上者,不知凡幾。」

除了月經布,草紙此種類似現代衛生棉的月經用品,也有婦女直接以棉絮堵塞陰道以吸收經血的例子(想法接近衛生棉條),棉絮吸收力強,也比布料柔軟,但單用棉絮,時間一長,仍不免有經血滲漏的危險,鄉間婦女下田工作,便很容易出現經血外露的窘態。二十世紀初期的日本女性,則是使用紙片或消毒過的脫脂棉,吸毒棉塞入陰戶,防止經血溢出,但也有「塞之太深,無法取出」,而需求助於醫生的危險。

當時留學日本的醫生瞿鈞,便建議婦女不要將消毒棉襯等物塞入陰戶,並大力提倡西式的月經帶,他說:

「嘗考各國婦女所用之月經帶,莫如歐西婦女使用者,最為便利。其帶之構造,乃以布為之,若小兒用之尿布而狹者,當陰戶之前,附有橡皮紙,使此橡皮紙覆於陰戶前,袋有棉之一茄,船一袋,而縛之可也。」

下圖是美國報紙中的月經帶,有各種不同的款式:

讀者們或許也已經發現,月經用品的改良,除了衛生清潔,方便行走,不易滲露經血也成為重要的問題,這或許是因為,二十世紀的女性,在家庭以外的地方活動的時間和機會都越來越多 ,月經用品,隨女性生活型態的而不斷改良,改變。

二十一世紀親愛的讀者,是否在不同的場合,使用不同的月經用品(例如游泳或跳舞時使用棉條),讓妳的身體更自由,生活更方便呢?(同場加映:

最後報導一下,台大泳池事件的後續,台大校方推出每月使用二十次的「鵑的卡」,回應女性權益的訴求 (社會系教授孫中興以「gender」一詞直接音譯取其名,目的希望能記取此20天月票推行始於性別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