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讓人驚醒的惡夢、令人臉紅紅的春夢,每天每天我們都可能夢到各式各樣的景象,根據心理學的角度,夢是有意識看無意識的一扇窗子。著有《夢的解析》的佛洛伊德認為「夢是一種在現實中實現不了和受壓抑的願望的滿足」,本文的主角──西藏的醫學經典《四部醫典》則認為夢的內容跟疾病和死亡有密切關係。與夢相關的說法古今中外流傳了不少,來看看特約作者涂豐恩的整理與詮釋。


在西藏的醫學經典《四部醫典》中,有個段落專門講疾病與死亡的徵兆。比如,若是在路上碰到驚慌失措、大聲呼吸的人,或是碰到「貓、猴、水獺、蛇等動物擋路」,屬於不祥之兆。(推薦閱讀面對過死亡,所以更努力認真過活

夢也是西藏醫學認定的徵兆之一。根據《四部醫典》,夢的內容跟疾病和死亡有密切關係。

什麼樣的夢屬於不祥呢?按照《四部醫典》,有以下幾種:「夢見自己騎貓、猴子、老虎、狐狸、屍體等」、「夢見自己裸體騎在水牛、馬、豬、驢、駱駝的身上向南方行走。」夢到以上的場景,則代表死神已經不遠,需要立即作法,以求健康。

同樣是不祥的徵兆,還有「夢見自己頭頂上長出樹枝,其上還有鳥窩,或者夢見多羅樹、有刺的數目長在胸口,或者夢見胸口長出蓮花,從石崖上墜下,在墳場裡睡覺,頭部被打爛,被老鴉、餓鬼、病人所包圍、手足的皮膚脫落、重又投入母胎、被水沖走、陷入泥潭、被魚吞食、拾得了許多金屬、經商失敗、追求美食、迎娶新娘、裸體端坐、剃了頭髮和鬍鬚、和去世的親友一起飲酒、被他們拖拽、穿紅衣戴念珠、與死去的親友一起跳舞。」

這一連串有如詛咒般的夢境,大多數本身就不是太好的情境,諸如頭部被打爛,被惡鬼包圍,抑或是經商失敗,甚至是頭頂上長出樹枝。可是追求美食或迎娶新娘呢?為什麼這樣的夢境是疾病的徵兆?這是不是某種黑色幽默,暗示著美食或婚姻這些看似美好事物所帶來的悲哀與反高潮?(延伸閱讀捕捉自己瞬間的美好

既然有不祥的預兆,當然也會有好兆頭。同樣是根據《四部醫典》的說法,若是夢見「梵天」或「帝釋」(都是佛教中的神),甚至是「正人君子」,都算不錯,又或者,在夢中見到以下景象:「火在燃燒、茫茫大海、身上塗血、穿著白衣、高舉法幢、獲得桃子等果實、攀登高山、房屋、大樹、騎乘獅子、大象、馬、牛等渡大海或向北方或東方行走,從憂苦中解脫,戰勝了敵人,祭祀神祇與父母。」只要夢見其中任何一項,就可以保證健康長壽。

其中特別引人好奇的,是這個段落裡兩次提到騎著動物往南走或往北或往東走,第一個預示著疾病,後兩個卻可以帶來健康。可是不管是那個方向,光是騎著獅子、大象這樣的場景,大概是都市長大的孩子如我輩難以想像的。除非是睡前正好轉到了動物星球還是Discovery而讓那般光景不經意溜入潛意識中?

《四部醫典》對於夢與疾病的關係沒有多做解釋,只說若是循序治療,則負面的預兆最終也能克服改善。

或許是夢境的迷離流淌,顛倒魔幻,在在要引起人們的好奇和無盡的詮釋,因此不同醫療文化對此問題都各有一番討論。比如古希臘的醫學經典《希波克拉底著作集》(Hippocratic Works,這是部集體著作,不過掛上希波克拉底的名字),就曾提及夢境、靈魂與健康的關係;而傳統中國也出現過不少占夢書。西藏人對於夢境的認識,不過是這眾多傳統中的一種說法。

但無論是怎樣的夢境,其中又隱含了什麼暗示、符號和不可知的預言,或許能安安穩穩地一夜好眠,就已經足夠幸福。其餘的,還是交給占夢家去煩惱吧。(同場加映把夢境丟上雲端,Shadow讓你用夢境寫日記

 

特約作家:涂豐恩
歷史學碩士,研究興趣為身體史、醫療史與比較文化史,相信藉由過往世界中的種種不可思議,能夠在平庸的日常生活裡,尋找一條逃逸路線。

 

夢很神祕也很有趣
〉〉從夢境解讀:職場上為何總是麻煩不斷?
〉〉讓我們一起做夢!電影給我們的另一個平行時空
〉〉可愛的白日夢繪畫,今天你想做哪個夢?


圖片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