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若瑄如此想念家人,卻還得持續自身專業工作,你能體會這樣的令人揪心地別離嗎?以及極度思念李榮浩的丞琳,你能理解這樣的掛念嗎?其實不只是名人,我們身邊還有很多一般人,上班族,優秀的女性,她們不僅擔憂家人,擔憂自身工作,她們都和我們都有一樣的心聲。洋蔥愛爾莎 onionelsa 採訪這些雖受疫情影響,卻各能自我激勵的女性,讓我們看看她們的力量!

自由時報不久前一篇文章指出,由於女性從事服務業的比例高於男性,再加上傳統上「由女性承擔家務」的既定印象,致使在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疫情期間,家庭內部擔任「母親」角色的一方,失業或辭職的可能性為父親的1.5倍。

此外,疫情期間的停課規範也加劇婦女的失業和辭職率,在家工作時女性比起男性會更傾向分神去教育、照顧孩子,因此承擔了除帶薪工作外更多的無薪家務。劍橋大學經濟學講師克里斯托弗(Christopher Rauh)警告,婦女一旦在這時候失業了,她們失去的不僅是「現在」的收入,更是「未來」的收入。

在擔憂孩子,好友,親人,還要兼顧職業之下,身為女性的我們應該如何讓自我堅強?洋蔥愛爾莎採訪了因為各種理由,自己無法回家,或是家人滯留國外的人士,發現他們有三大「金句心法」,能讓他們在疫情和動盪世界中,保持樂觀,守住職場的地位,同時成為家人和朋友的力量!

梅根姊

兩個優秀女兒,身處國外念書,身為台灣外商公司首席高管,梅根姊在疫情之下,怎麼一邊照顧公司生意,怎麼一邊照應女兒?

 

圖片|台灣首席寵物官 梅根姊(來源:受訪者提供)

Q : 當疫情開始的時候,您的孩子在哪裡,您的心情如何呢?

A : 2 個女兒,1 個在 Usana 上班,1 個在 UBC 就讀,他們在溫哥華是同校同科系,還真難讓自己冷靜下來,我只好努力工作,多運動,不亂想,偶爾跟親朋好友一起互相鼓勵。

Q: 您當時最想對女兒們說的話是甚麼?

A : 我們常常對他們說:凡事別擔心,只要盡力去做,任何問題一定安然度過,就算有任何困難,放心找我們,我們一定協助解決!我們只想做好她們的強力後盾。

Q : 您為了她們費了多少勁?操了多少心?

A : 當亞洲疫情第一波1月開始,因為以前 SARS 的經驗,我就趕緊上網訂口罩,消毒乾洗手,準備寄到溫哥華給兩個女兒,但政府速度比我快,禁止口罩出口,於是我將台灣對 COVID-19 的疫情防疫知識趕快傳給女兒們,雖然溫哥華疫情還沒開始,我還是要求他們提早預防,女兒公司的同事還笑他想太多了,但是當時溫哥華也買不到口罩,乾洗手,我要他們每天搜 Amazon,終於買到 N95。

延伸閱讀:疫情蔓延,但我們的愛會滋長

Ching

這世界如何動盪,不影響我平靜的初心。我就是我,我用自己的方法,看各式各樣的書,保護自己內心的平靜宇宙。

Ching

曾經是台灣知名廣告公司主力,行銷高管,如今隨夫赴挪威工作,迄今無法回台。她擔心家人嗎?她如何看待自己的職涯休憩時間?她怎麼樣讓自己心臟更強,更無畏?

圖片|前外商行銷高管 現居挪威 CHING(來源:受訪者提供)

Q : 當疫情開始的時候,您在哪裡,您的心情如何呢?

A : 我現在住在挪威的奧斯陸,不能回去的原因,是因為我查過機票,很危險,又要花很多時間轉機跟檢疫。我自己不太擔心,事情來了就處理,保持冷靜樂觀。

Q : 你目前最大的擔憂是甚麼? 你的家人在台灣,擔憂你嗎?

A : 我沒有甚麼負面的想法,我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唯一的擔憂是,這世界發生太多事,感覺今年快毀滅了 (笑)。台灣的家人很擔心我,會一直問這邊的疫情狀況,但挪威本身的人反而沒甚麼憂患意識,反倒是我跟人擦身而過都會停止呼吸。

Q : 你怎麼讓自己在疫情中得到正面的力量?

A : 我看了很多不同類型的書,想要看的都買來看,讀書使人心情平靜,雖然這世界發生很多奇怪的事,但看書讓我自己的宇宙很平靜。

延伸閱讀|看書有沒有收穫?從寫讀書筆記開始吧!

我曾經很害怕,也很暴躁過,但我從與朋友和家人傾訴中,得到安定的力量。我不怕展示自己的脆弱。

Lenna

年紀輕輕的她,是知名中東航空公司空姐,當疫情開始的時候,被迫隔離在杜拜。在全球航空業衝擊之下,再加上與家人隔離,她的心境如何?是甚麼幫助她安定下來?

圖片|現駐杜拜空服員 Lenna Kuo(來源:受訪者提供)

Q : 你的工作性質是甚麼? 為什麼無法回來台灣?

A: 現役中東阿聯酋航空空服員,駐點杜拜,當時因 COVID-19 病毒擴散全球,世界各個國家開始關閉邊境,嚴格控管國家出入境以防病毒擴散,因此各家航空公司也紛紛取消航班。當時也因為工作的關係很害怕自己受到病毒感染,不想帶回家去感染到家人,也怕公司突然要我執勤我不在國內,而失去這份工作,所以作罷,就留在杜拜靜觀其變。另外一點,在國外簽證過期也很麻煩,現在開放申請無薪假了我卻卡在居留簽證要過期了,必須在這裡申請新的簽證才有機會回去。

Q : 你影響了哪些人?他們如何擔心你?

A : 在心情很負面的那一陣子我講話變得很衝,很像吃了炸藥,我不知道朋友們有沒有發覺,但我自己知道很怕自己的負能量影響到身邊的人,所以就漸漸的比較少在群組裡發表意見。但後來我有稍微跟朋友們解釋一下我的心境,他們都還是會關心我這邊的疫情如何,我家人好像比較不擔心我,或許也是不想給我壓力。

Q : 你振作了嗎?促使你正面看待的起因是什麼?你怎麼鼓勵自己?

A: 現在振作很多了,促使我正面看待的起因還是重拾「感恩的心」,每天早上起來想想值得讓我感恩的事情,正面的能量就慢慢地回來,我想雖然大環境的變動如此之大,但至少我的家人朋友們都是平安健康的就好了。閱讀楊定一的書讓我很受用,能培養知足感恩的心,也是現在感到沮喪時,重拾正念的管道。

我們能從她們身上學到甚麼呢?女力強大之處,不是在於處處逞強,而是為了自己心愛的人,成為她們堅強的後盾;而是探尋自我內心的平靜,不需隨波逐流;更是是處處分享心情,互相支持,承認自己的弱點,給予需要支持的人,最真心的關懷。往往在最險峻的情況下,女人都能發揮令人動容的堅強力量!讓我們一起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