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珍珠奶茶熱衰退的現在,日本的餐飲業者打算引進鹹豆漿作為下一波台灣小吃的主打。究竟能不能成功呢?


圖片|食力 提供

位於東京五反田的「東京豆漿生活」每天現做豆漿,還販售鹹豆漿、燒餅油條、酥餅等。

珍珠奶茶在日本火紅的程度不用太做解釋,2019 年也榮登日本權威消費流通報紙的年度熱門話題第二名。

在 2018 年的時候,在 Retty 餐廳評比網站上登錄的新珍珠奶茶專賣店整年只有 21 家,但 2019 年還沒到年底已經變成 659 家,一年多了快 30 倍的店鋪數,但另外一面,網路討論熱度也開始急速下降,從 2019 年 8 月的歷史高點 600 單位討論度,變成現在的 200 單位討論度,足足下滑了60%。風潮衰退後,應該 2020 就會有一波大的淘汰潮。

但即使如此,還是有不少的日本餐飲業者,在這一次的珍珠奶茶風潮裡,賺到不少金,並且開始認真覺得,台灣的飲食文化可以再深耕挖掘其他產品,所以 2019 年開始陸陸續續有不少日本餐飲業者開始來台灣發掘下一個可替代珍珠奶茶的新產品,希望能夠帶著新產品,再去日本創新一波的台灣餐飲風。

除了餐飲業者,日本媒體也紛紛加入台灣餐飲的報導行列,之前在著名日本消費流通媒體,看到一篇報導,提到開始在日本萌芽的台灣產品「鹹豆漿」,剛看來這個報導時有點驚訝,第一個反應是「怎麽會是鹹豆漿!!??」。裡面寫的是一家在目黑的早餐店 。想說身邊也沒太多人一個星期有喝一次鹹豆漿,直覺鹹豆漿要在日本紅起來,是要很努力的。(推薦閱讀:台式早餐特輯|乳火魚蛋、芝麻奶茶,經典陳根找茶!


圖片|食力 提供

位於東京中目黒的「明天好好」,販售豆花甜湯、鹹豆漿、粥品等。

位於東京五反田的「東京豆漿生活」每天現做豆漿,還販售鹹豆漿、燒餅油條、酥餅等。

根據過去的經驗,餐飲要進入不同的國家發展,最好第一關要可以滿足下面這 3 個基礎條件:

1.出口國在賣這個產品的店鋪數量要夠多

要是出口國店鋪數不多,很難在進口國建立這個是國外產品的強烈印象,鹹豆漿我是覺得台灣有在賣的店鋪不夠多,如果日本人來台灣,要找到鹹豆漿可能也要花一下時間,並且大部分都在早上,要觸及到就更困難了,看不到,就有可能覺得這個不太能代表台灣。

2.出口國的人一個星期會消費這個產品一次

這個是代表產品在市場成熟後的普及度,用鹹豆漿來說,應該你身邊有在喝的人不多吧?即使有,我覺得應該頻率也可能是一季有沒有一次,如果出口國是如此,那進口國應該就可能看半年,或是更久才一次。

3、這個產品不能離進口國的飲食文化太遠

這個是代表「產品壽命」,跟自己國家的飲食文化越近,就越不會被喜新厭舊,或是在不久的將來被遺忘,要不要被遺忘其實也有方法,就是一直做宣傳,但宣傳是要花錢的,但最好就是不花錢宣傳就可以被記住是最好的,在日本,鹹豆漿我覺得是距離日本的正餐文化有點距離,所以可能要想是不是有正餐之外的需求,要不然要活下來有點困難。

雖然有上面這幾個小觀察條件,前一陣子,還有遇到一個不錯的國外業者在詢問,「肉粽是不是到日本市場會有機會?」,各位覺得呢?(你會喜歡:台式早餐特輯|現炸紅燒肉、醋醃白蘿蔔「葉家肉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