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是覺得自己不夠好不會有人愛,就算有感情也不會持續太久?有時候你可能多慮了,多相信自己,擁抱幸福吧!

文|哈理斯 │ Harris

你單身多久了?它是一種有原因的無奈,還是一種自主的選擇?不論是哪一種,背後都可能有著不自知的潛意識影響力,一如當愛情來臨之際,並非每個人都會歡迎它,原本渴望它的人也可能會逃離現場。

相愛很難?問問潛意識的恐懼與缺乏自信

2002 年,梅豔芳與張學友合唱了一首〈相愛很難〉(電影《男人四十》的主題曲),林夕填詞的副歌是這樣的[1]:

也許相愛很難 就難在其實雙方各有各寄望 怎麼辦

要單戀都難 受太大的禮會內疚 卻也無力歸還

也許不愛不難 但如未成佛昇仙 也會怕愛情前途黯淡

愛不愛都難 未快樂先有責任給予對方面露歡顏

得到浪漫 又要有空間

得到定局 卻怕去到終站

然後付出多得到少 不介意豁達 又擔心有人看不過眼

上面短短幾句話,已經表達了人們在面對愛情之前、之中、之後,內心所存有的種種矛盾與疑惑。不過,這邊的「難」仍然是意識上的,而精神分析看的是那個讓人們覺得「難」的潛意識,到底在搞甚麼鬼。而有兩種人會覺得相愛很難很難,他們是「內心恐懼」與「缺乏自信」的人[2]。(延伸閱讀:「你的責備讓他看不起自己」孩子的自尊高低,與父母教養有密切關係

內心恐懼的人,是活在玻璃罩之中的

一些看起來十分自足自滿的人,極為投入各種活動與工作之中,認為自己無需愛情,其實內心充滿對自己的恐懼。即使他們確實有著一定的才華或優勢,使得有著單身的本錢,背後仍然可能是一種自我逃避——逃避去面對自己有否有真實地愛別人的能力之考驗!

他們努力塑造別人對他們的美好印象與幻想,比如一直在社交媒體發放「美好生活」的男神女神照片、「事業有成」的自我肯定文章、「藝行文青」的品味生活文字,以完整無缺的生活,勾起別人對他們的羨慕與嫉妒,以掩蓋「我有所求」的方式(因為承認,就等同把自我膨脹與有所嫉妒的假面給刺破),來誘惑別人來喜歡自己。也就是說,他們用自欺欺人的方式來逃避內心的孤獨,以及恐懼——在誠實的層面,他們知道自己過的只是一種挫敗與虛偽的生活,就像是活在玻璃罩之中,真實地冷漠,優雅而隔離。(推薦閱讀:【關係日記】《想見你》:我最愛的,恰好是妳的不夠好

案例 1

我認識一位女士 Angel,她忙於在各種社交活動中當志工,表面上不只樂於跟別人交朋友,斯文端莊的她更總是笑臉迎人,受到眾人的喜歡,不乏追求者。然而,她的個人生活卻是混亂而邋遢,面對那些多年的深交友人,卻是以「為她獨尊」的態度來相處,喜歡放鴿子就放鴿子,喜歡聯絡時就凌晨時分打十幾通電話吵醒別人聽她講話。

在探索 Angel 的潛意識過後,會發現她內心其實缺乏接觸真實的情感,所有花枝招展的外在都只是悲傷的帷幕。帷幕背後,她要感到自己很重要,成為舞臺中心的人物。然而,請記得愛情卻是讓另一個人成為自己的中心。因此,即使她有試圖戀愛,在意識上也渴望戀愛,但在眾多的追求者之間,她仍然在玩一場帶有恐懼的捉迷藏遊戲:找到的都是有婦之夫、有女友的男生。

其實,她是潛意識地迴避著真實的愛情,她恐懼與內疚於「無力歸還」真實的情感。那些非單身的男士雖然確實無法回報真實的愛情,但也默默成為 Angel 自己無力去愛的投射品。潛意識裡,她其實是覺得有慾求、有不能言明的「寄望」、要成為主角的自己太恐佈了,才最終把可能真正愛上自己的單身漢,甚至那些有婦之夫都嚇跑了。


圖片|來源

缺乏自信的人,是守著一個空瓶子而活

另一種覺得「相愛很難」的人,他們常常怨天怨地,說找不到人來愛或沒有人要來認識自己,但其實內心缺乏自信與安全感,覺得自己不配或不值得被愛。即便他們有著客觀上的優越外在或才能,但他們不相信自己真的能吸引別人,也不認為自己能給予別人甚麼。

要是說他們在逃避甚麼,便是逃避別人真的愛上內心已被蹂躪、無能、毫不可愛的自己。因此,缺乏自信的人才會在愛戀之前,已經「怕愛情前途黯淡」,以及擔心著要「面露歡顏」的責任。

如果說內心恐懼的人傾向於「無法戀愛」,那缺乏自信的人便傾向於「屢愛屢敗」,也就是說,他們在愛情之中一再受困於潛意識因素,而使一切告吹(當然也不能否認外在因素確實有影響)。(延伸閱讀:戀情總是不順?也許在成長這條路,你不小心掉了隊

案例 2

好比一位男士 Morris,他有著所屬領域的傲人才氣,很成功地吸引到同領域的一位貌美女士追求他,然而,其實內心缺乏自信的他是覺得自己配不起對方,他心中一直擔憂正式交往以後會發生的悲劇,所以一再追問女士「為何會喜歡自己?」、「也許我們需要多一點時候去認識?」。結果,女士因為受不了他的自疑而離去。可以說,潛意識中是他自己激發別人的拒絕,讓自己走上失敗的路。

只要誠實面對自己,缺乏自信的人會知道不論自己外在或別人眼中的自己有多美好,但內在不過是個空瓶子,他自卑地守著這個空瓶而活,既不希望玻璃被看透,又希望得到愛人告訴他「空掉,我也愛你」。然而,由於他缺乏自信到無力承受愛人因為看見他的「空」而離去的不安全感,所以他經常潛意識從一開始就操縱起一場失敗的愛情:從選擇之初就選了個不可能或錯誤的對象(如同志愛上了直男),從交往之際就知道彼此性格不合但仍要繼續(如先苦苦追求對方,又很快覺得不適合而分手),或是從肯定的愛情中突然讓路(如在心中突然浮起「如果你找到更喜歡的人,就走吧!」的意念)。

在意識上,他們常常認為自己是被命運作弄的犧牲品,但其實——如同 Morris——他是懷疑自己的價值,更懷疑自己愛的能力。在潛意識中,他確實有所慾求,但又害怕愛人真的愛上自己,因為這必須要冒一個分離、被拋下的風險。


圖片|《男人四十》劇照

相愛不難,就難在對自己張開雙眼

相愛,很難,所以林夕在最後一句歌詞寫道:「無論熱戀中失戀中 都永遠記住第一戒 別要張開雙眼」——彷彿我們不要把事情看得太清晰,才能繼續「將戀愛當做終生興趣」,不讓「熱戀很快變長流細水」,而這當然有一定的道理。然而,精神分析亦要指出這只是一種潛意識自我衝突的妥協行為。因此,我會說:相愛不難,就難在對自己內心的黑暗、不安與恐懼,張開雙眼。

精神分析師 Reik 告訴我們:

「自愛得太少,愛別人的能力就會受損;我們跟別人間之所以很難相愛,都只是我們跟自己衝突的反映與表現而已。」

因此,為了能夠好好相愛,我們必須要學會原諒自己,原諒自己因為恐懼或缺乏自信,對自己或他人造成的傷害與過錯。如此,我們才能夠因對彼此仁慈而「自愛」,繼而才可能慢慢學會鼓起愛的勇氣,接受愛情的不確性與擁有自己面對生命的確定態度。(推薦閱讀:「我是不是不夠好?」停止自我懷疑的三種解救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