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症會有什麼症狀?我身邊的人還好嗎?除了熟知的情緒低落之外,憂鬱症還有其他相對好判斷的徵兆!

文|郝萬山

1991 年 1 月 4 日,一條新聞震驚海內外的華人,作家三毛以離奇的方式自殺身亡。

1996 年 12 月 13 日凌晨,作家兼詩人徐遲,從武漢同濟醫院六樓病房墜地死亡。這兩位著名的作家,都因患有憂鬱症,而用自我了斷的方法,告別這個世界。

1993 年 10 月 25 日,香港知名流行音樂歌手、作曲家、主持人陳百強,用酒送服大量安眠藥後,陷入重度昏迷,搶救治療十七個月無效,享年三十五歲。從他生前和友人、家人談話的內容來看,他長期患有憂鬱症。

2003 年 4 月 1 日,影壇巨星張國榮從香港中環文華東方酒店一躍而下,終結自己四十六歲的生命,讓無數影迷、歌迷惋惜和心痛。他生前的憂鬱症狀是明顯的,身心的煎熬更使他痛不欲生,最終無法解脫,而選擇輕生。

因憂鬱症而走上絕路的名人,屢屢出現在媒體上。其實,它盯上的不只是作家、明星、名人。2012 年,世界衛生組織的一份報告指出,全世界目前有三.五億憂鬱症患者,而中國大約有三千萬人,同時還存在許多潛在憂鬱傾向、憂鬱情緒的人群。

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資料表明,憂鬱症目前已成為世界第四大疾病,預計到 2020 年以後,它可能超越癌症,成為僅次於心腦血管疾病的人類第二大殺手。這提醒我們,憂鬱症早已成了一種常見病,甚至與感冒一樣普遍。

憂鬱症究竟有哪些表現?在什麼情況下會得憂鬱症?為什麼現今社會好發憂鬱症?它究竟是心理問題還是身體問題?得了憂鬱症或者有憂鬱傾向時,我們又該如何面對?

2001 年春夏之交的一個上午,一位動作遲緩、目光呆滯、愁容滿面的中年女士,在一男一女的攙扶下,緩緩地走進我的診間。隨後我從男子的口中得知,陪她來的是她的丈夫和妹妹。

兩人架著這位女士,把她放在診桌前的椅子上。我用「放在椅子上」這句話,是想說明,如果不是家屬協助,這位女士恐怕連坐下來的動作都無法完成。

家屬把她的兩隻手放在診桌的脈枕上,我用了大約十五分鐘的時間幫她看病,在這十五分鐘內,她的坐姿和雙手放在脈枕上的姿勢,始終沒有變過,儘管看上去這個姿勢並不舒服,也不平衡協調,但她就是一動也不動。


圖片|來源

我看著她一雙空洞無神、陰鬱悲愁的眼睛問:「你哪裡不舒服呀?」足足等待了一分多鐘,只見她的嘴唇輕輕地動了幾下,居然還是沒有說出話來。其實不用再問,從她思維遲鈍、反應慢很多拍的樣子,我已經可以判斷出,這是一位憂鬱症的患者。

她丈夫見到這個情況,就主動解釋病情說:「兩個多月前,她得過一次重感冒,好了以後,留下一個失眠的毛病,經常是幾天幾夜睡不著覺,隨後就逐漸出現心煩鬱悶的狀況,經常悲傷哭泣,還屢屢自責內疚。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就連面前的醬油瓶倒了,也扶不起來。早晨賴床,整個上午幾乎都躺在床上下不來,今天為了看病,我是硬生生地把她從床上拽起來的。」「她經常說後背沉重疼痛,就像壓著一個大石磨,讓她喘不過氣來,幫她按摩拔罐刮痧都不管用。飯吃得很少,如果不叫她,她也不會主動來吃飯。

患病兩個月來,體重至少掉了五、六公斤。她還說,因為她的身體,使全家人不能安心上班,如果她死掉,大家就都解脫了,活著真沒有意思,實在是不想活了。自從她病了以後就不能工作,我們全家人輪流請假看著她,生怕她發生意外。(延伸閱讀:細看照顧者憂鬱症:照護父母,是孩子的責任嗎?

奇怪的是,只要太陽下山,她就有一點勁兒了,可以下床活動,做一點家務,說話也多些,甚至可以看一會兒書或者看看電視。「我們找過好幾家醫院,做了頭部的、心臟的、胃腸的、內分泌的很多檢查,結果都顯示正常。」西醫有的說是精神官能症,有的說是憂鬱症,有的說是焦慮症;中醫則說是鬱證,還有的說是嚴重氣血虛。

現在吃抗憂鬱的西藥已經一個星期了,還沒有見到成效,倒是出現一些副作用,她說頭上像套了一個緊箍咒,拘緊悶脹,眼睛看東西恍惚不定,胃裡難受,本來就沒有食慾,現在更不想吃飯,還常常有噁心的感覺。原來就已經不舒服,現在更加難受。她曾經拒絕吃藥,但被我們制止了。這位中年女士的症狀表現和她丈夫的描述,把憂鬱症的臨床現象,一一呈現在我們面前。能不能明確診斷為憂鬱症呢?我們對照一下判斷標準就知道了。


圖片|來源

診斷憂鬱症的兩大標準

憂鬱症是以心情低落,並伴有相應的思維及行為改變為主要特徵。通常表現為情緒低潮、思維遲鈍、言語動作減少等三合一症狀。發作期間,情感憂鬱、愁容滿面、悲觀厭世、自責自罪、興趣減少、心煩焦慮、聯想和動作遲緩,甚至呆若木雞。往往有晨重夜輕、春季易發的特點,常伴頭痛頭暈、失眠早醒、胸脘鬱悶、肢體竄痛、疲軟無力、手足厥冷、食慾不振、體重減輕等身體異樣。這位女士的內在和外觀,完全符合憂鬱症的臨床特徵。

我們再來對照一下中國 1984 年 10 月制訂的《躁鬱症臨床工作診斷標準》,看看這位女士是否可以確診。

  • 症狀以心情憂鬱為主要特徵,且相對持久,但在一日內會有晨重夜輕的節律變化。

我們看看這位女士,特徵符合,整個上午賴床難起,到了傍晚症狀減輕,存在著明顯的晨重夜輕變化。

  • 首次發作者,情緒障礙至少已持續兩週,且具有下列症狀中的四項。

這位女士過去沒有這樣的病史,這次是首次發作,而且已經持續兩個多月。下列九項,我們看看她有幾項:

  • 對日常生活喪失興趣或無愉悅感。(推薦閱讀:「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開心不起來」給你的憂鬱症檢測量表
  • 精力明顯減退,無原因的疲倦,軟弱無力。
  • 反覆出現想死的念頭,或有自殺企圖或行為。
  • 自責或內疚感。
  • 思考能力或注意力退步。
  • 精神運動遲鈍或激烈高昂。
  • 失眠、早醒或睡眠過多。
  • 食慾不振,體重明顯減輕。
  • 性趣缺缺。

以上九種症狀,前八種她都有,那第九種有沒有已經不重要了。

她在發病後兩個月內,透過多家醫院的生化檢驗,已經排除內臟的器質性病變。也就是說,由其他疾病或藥物所導致的可能完全為零,所以將這位中年女士診斷為憂鬱症,是沒有問題的。

這樣的病症,既有身體的不舒服,又有心理的痛苦,那究竟算是心理問題呢?還是身體問題?如果是心理問題,就要找心理諮商師來進行輔導,讓她趕快走出迷途和困境。如果是身體問題,就要採用中西醫的藥物和其他手段,來治療身體。我認為憂鬱症的根源在於身體,應當採取治療身體的方式來改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