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大餓》,女主角從小就因為身材而被羞辱。從家庭到社會,這個世界對「不合標準之人」的規訓從來就沒少過⋯⋯。

電影《大餓》主角映娟是 105 公斤的女孩,從小到大難聽的綽號沒停過:神豬、死肥婆、歐羅肥、定海神豬,所有人都因為身材否定她,小孩對她砸雞蛋、辣妹叫她去減肥、鄰居對她性騷擾還反過來指控她,連最親近的媽媽也用一副「我怎麼生出這種失敗品」的樣子看她。

臃腫的身材使她找不到工作,在第一印象就被刷掉了,熱愛烹飪的她留在媽媽的安親班裡,幫孩子們煮營養午餐,孩子們一邊吃著美食,一邊叫她「大恐龍老師」,身上綽號又多加一個。

身體止不住的飢,心裡對愛的渴望更餓得發慌。有人對她說:「改變世界實在太難了,不如改變自己比較快。」於是她試了好多方法、瘋狂運動、不正常斷食,逼迫自己要成為那個更完美的自己,因為唯有那樣,她才會值得被這個世界所愛。


圖片|電影《大餓》劇照

孩子的規訓,往往來自最親近的母親

片中對映娟最無情、最嚴格的,不是別人,正是映娟的媽媽,她身為一位母親,還是貴族安親班的負責人,年過五十保養得宜,每天早上做瑜伽維持身材,鄰居看到都說:「妳真是越來越漂亮,看不出來有個三十歲的女兒。」然後對著她身後的映娟露出看似憐惜,實質鄙視的表情。媽媽沒發現這樣的恭維有什麼問題,總想把女兒藏起來,告誡她不要越吃越胖,罵她根本就沒有努力減肥,後來索性幫她報名減肥班,當作生日禮物。


圖片|電影《大餓》劇照

映娟的母親看似冷漠狠心,但卻並不是特例,只要孩子出現不符合社會期待的地方,第一個出面規訓的通常就是母親。作家吳曉樂在《可是我偏偏不喜歡》中,寫父權對女性的壓制,使得女性心裡往往有個「小警總」,早已建立嚴格的自我審查機制,而社會的結構使母女之間更常出現這樣的審查與拘提,母親怕不符合標準的孩子在外面受到傷害,乾脆自己先打,或把女兒囚禁起來,狠狠規訓一番。

以「百吻巴黎」出名的作家楊雅晴也分享,她當年百吻成名後,各式瘋狂的獵巫、罵名沒停過,其中最直接面對面指責的是她阿嬤:「拜託妳出去不要說妳是我孫女,妳真的很丟臉,妳真的很髒,妳親過那麼多人,沒有男人敢要妳,妳嫁不出去了!」

社會總把教養的責任,壓在媽媽的肩頭上,只要孩子有問題,不問媽媽已花費多少心力養育,大家總會指著她說:「妳真是一個不及格的爛媽媽。」教養變成一場比賽,我們都把媽媽逼成了警總。

片中的另一位孩子小宇,雖是班上的資優生,但他有不能被社會接受的一面,媽媽帶他看了好多醫生,他知道媽媽傷心,答應她以後不會再這樣。但是映娟幫助他在成果發表會上展現真實的自己,原以為不會來的媽媽卻突然到場,坐在台下用一雙冰冷的眼神看他,那眼神比其他鄙夷都還要傷人。

「你能夠為他的未來負責嗎?」小宇媽媽激動地指責,讓我們看見一位母親的辛苦與恐懼,害怕自己沒把孩子教好,更害怕他將來活得崎嶇。若要苛責她冷酷專制,就必須先檢討社會的歧視,歧視往往將孩子與母親一起宰制,釘在牆上動彈不得,要支撐每一位孩子成為自己,首先我們必須支撐起母親。


圖片|電影《大餓》劇照

人與人彼此的監視,形同大型監獄

映娟應媽媽的要求去到了減肥中心,講師用魔鬼訓練的方式打擊自尊,告誡他們再不努力就會完蛋,每一位學員像是生產線上的失敗品,只有把自己塞進框架,否則就繼續被排擠到邊緣。其實你仔細思考,會發現減肥中心與映娟母親經營的安親班,都是一種規訓機構,目標是把人變成一個個符合社會期待的「標準品」,不管是成人的外型,或是孩子的表現。(延伸閱讀:胖與瘦的魔咒:我夢想成真變瘦子,為什麼我還是討厭自己

十八世紀時,法國哲學家邊沁發展出「環形監獄」,將牢房改造成環形建築,中間有個獨立塔台 360 度監視,每個房間之間也能看見彼此,互相監視,他認為這種建築「能在空間中組織或編制人們的『理想』模式,有效地鑄造人成為『柔順的身體』。」後來著名的思想家傅柯也這麼描述:「因為永遠有人看著你,因為永遠被人看著,所以能夠使人保持紀律,永遠服從。」

其實除了母親、規訓機構,人與人之間就是最常見的監視與牽制,就像片中的映娟即使只是坐在公園,也會被男孩欺負;積極保持美麗的母親會得到鄰居稱讚,這些欺凌與讚美,就是社會規訓的兩面手段,都意在使人乖乖就範。


圖片|電影《大餓》劇照

不願社會成為大型監獄,每個人都成為牢犯的我們,能做的就是不成為幫兇,去檢視自己各種無意識的歧視,例如性別的、外型的、個性的、階級的,試著去與心中的不舒服相處,而不是急著消滅引發內心不悅或恐懼的人。

我小的時候也曾跟著班上同學,一起欺負一位比較胖的女生,那些電影中罵在映娟身上的話語,可能也都從我的嘴巴出現過。現在回想起來覺得慚愧與抱歉,我其實從來沒真正認識過那位同學,甚至不曾說上幾句話,就直接以外表否定她整個人,如果換作是我,因為自己的某一特質被霸凌與欺悔,一定會活得非常痛苦。

在映娟安親班的成果發表會上,孩子們唱著童歌《再試一下》:「這是一句好話再試一下,一試再試做不成,再試一下,這會使你的見識多,這會使你的膽子大,勇敢去做不要怕,再試一下。」我們常常對著不符合標準的人說這句話,要他們再試一下,努力改變自己迎合大家;但有沒有可能,換成我們「試一下」,改變自己的眼光與評價,去拓寬「好」與「美麗」的框架,讓自己的見識變多,膽子更大?(延伸閱讀:我跟肥胖穩定交往中!專訪肉彈甜心:用胖胖身體,擠歪美麗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