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社會議題時,往往會看到謊話和根本不在乎真假的屁話。這兩者的差異是什麼?為什麼屁話的危害反而更大?

文|布芮尼.布朗

說謊者與說實話的人可以說在同一場遊戲裡互相對立。兩者都基於自己對於事實的理解做出回應,不過,其中一方根據真相的權威做回應,另一方則反抗權威、拒絕陳述事實。說屁話的人完全忽略這些要求。他不像說謊者那樣抵制真相的權威,也不站在真相的那一邊。他根本不在乎自己說的話是真是假。因此,屁話對真相的危害比謊言更大。

——哈利.法蘭克福(Harry G. Frankfurt)

我很感激榮格提醒我們,矛盾是最珍貴的心靈資產,如果沒有這句話,我可能會被尋求真實歸屬感的練習惹毛。我非常贊成向狗屁說真話的看法,也相信以禮貌待人是對的,只是覺得要兼顧兩者實則困難。這一章,我們將探討人們為什麼說屁話、屁話有哪些常見的形式,還有面對一堆屁話時該如何保持禮貌。(延伸閱讀:資訊超載時代的過量攝取症:你根本不知道自己讀了什麼

哈利.法蘭克福是美國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哲學系的榮譽退休教授。他曾在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洛克菲勒大學(Rockefeller University)及俄亥俄州立大學(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執教。2005 年,他出版《放屁》(On Bullshit)一書。這是一本薄薄的小書,論述屁話的本質、與謊言的不同處,以及每個人不時都得說屁話的原因。


圖片|來源

我對法蘭克福在書中提出的三個論點深感著迷,也非常訝異這些見解竟能準確反映出我從研究參與者身上得到的發現。他們提到與別人在激動情緒而非對於事實的共識之下進行討論與爭辯時,難以保持誠實與正直。第一個見解是謊言與屁話之間的差別,就如本章引言所說:將謊言視為對真相的藐視、屁話看作對真相的徹底漠視,會很有幫助。

第二,承認自己被迫談論不懂的事情時通常會說一些屁話,是有好處的。法蘭克福解釋,許多人普遍認為需要評論世界各地的每一個議題,這種觀念導致胡扯的現象日益嚴重。對於多數的人覺得自己有必要對蘇丹與越南的內戰,或是荷蘭在氣候變遷下的影響,以及加州移民政策等每一件事實發表意見,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我也跟這些人一樣有錯。我不記得過去一年,當別人問我對某個議題有何看法而卻保持沉默的情況。即便我不夠了解那個議題而無法提出洞見甚至侃侃而談,我也會參與意識型態的討論,根據自己對「我們的陣營」的猜測提出意見。

另外,我也不記得去年發生過我問別人對某個議題的觀點,對方卻回答「我其實不太清楚,請你告訴我是怎麼一回事」的情況。(延伸閱讀:當你大罵「恐龍法官」,想過自己看到的真是事實嗎?

我們甚至不再感到好奇,因為在某處,「我們的陣營」的某個人會抱持某種立場。在群體文化中,不論是家庭、工作或社會,好奇心都被當成是弱點,提出疑問等於反駁對方,而不是學習。


圖片|來源

最後,法蘭克福主張,當代普遍的屁話現象還有一個更深層的根源:我們懷疑、且不認為自己能夠知道事情的真相。他指出,當我們不再相信世上為人所知的真相與大眾可觀察到的知識,就等於放棄了客觀調查的意圖。就像是大家一起聳聳肩,然後說,「隨便,要知道真相太難了,所以如果有人說這是真的,那就夠了。」

在 2017 年,法蘭克福對於大眾處境的敏銳觀察得到了印證。他認為,一旦我們認定試圖忠於事實毫無意義,便會自以為是。在我看來,這造就了這個時代最扯的屁話之一:「你不跟我們一伙,就是與我們為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