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等到問題一發不可收拾,再來挽救。分享給你「策略性道歉」,簡單掌握大腦情緒,即使犯錯,你也能高效回擊!

策略性道歉

道歉對許多人來說非常困難,對於位高權重的人來說更難,因為他們擔心道歉等同於示弱。有些人不道歉則是害怕責任會轉移到自己身上。

策略性道歉的原理就是說出:「我很抱歉讓你不好受。」這麼做承認了雙方之間有問題存在,卻沒有責任的歸屬,還能展現同理心。策略性道歉後,只要簡單問一句︰「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呢?」就能開始處理人類腦的問題(需要解決的問題),或是猴子腦的問題(情緒感受)。

靈長類動物的行為模式是這樣的:地位比較高的黑猩猩在霸凌同儕之後,會花時間替對方理理毛,也就是先欺負對方,再疼疼對方;傷害一個人之後,多花一點時間加以安撫,避免對方心生不滿。


圖片|來源

這樣的模式很常見,例如家暴之後送上鮮花卡片,或是老闆對祕書狂吼之後,給祕書多一點休假。這種模式是內建的。如果在一個團體中,地位較高的成員做出了惡劣行徑,事後卻沒有彌補受害者,衝突雙方就會有一種「未竟之感」,這種感覺就是劇本沒有演完的跡象。(延伸閱讀:唯獨在這,先忍一忍:職場上的「情緒調適法」

人們不喜歡道歉,原因在於以下特質:我們會想像他人的眼光,而且當猴子腦掌舵時,我們的感覺最重要,事情的真相只是次要。

「他才是混蛋,為什麼我要道歉?」

沒錯,猴子腦又來了。

本書提供的訓練技巧有一些前提。第一個前提(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你眼前有個實際的任務需要完成。真正的地位及尊重遠比猴子腦想像出來的地位來得重要。爭奪權力的戲碼存在人際互動中,卻無法有效解決社會性衝突。所以,如果你不在乎實際的任務,只想自我感覺良好(有沒有原因都無妨),或是只關心別人有沒有看見你的頭銜地位,而不在乎別人是否尊重你的話,你就不用學習這些技巧了。

為什麼我們要對混蛋道歉? 因為混蛋也只是跟著劇本走罷了,一切都是猴子腦的問題。如果劇本還沒結束,他就無法解決真正要處理的問題。道理就這麼簡單。如果道歉可以讓劇本走完,我們就道歉。為什麼? 因為這樣才能開始解決真正需要面對的問題。


圖片|來源

但為什麼我應該要道歉? 換個角度問好了,為什麼不要道歉呢? 如果都已經知道道歉可以解決問題了,為什麼還要猶豫不決?

因為這樣做好像是在示弱? 其實大家都很清楚,道歉不是示弱。大部分旁觀者都知道是誰在無理取鬧。通常衝突雙方都有問題,當兩人爭執時,先道歉的人不會被視為弱者。這種狀況你我肯定都看過很多,先道歉的人被認為是腦袋比較清楚、比較成熟的一方。有時候團體中的資深成員就算沒有捲入衝突,往往還是會出面道歉緩和情勢,藉以換取和平。

你擔心如果先道歉,就好像是在獎勵不好的行為,而不是懲罰犯錯? 到底誰會有這樣的誤會?「對不起」幾個字也能算是種獎勵? 有這回事嗎?(延伸閱讀:從 ISIS 綁架事件看日本道歉文化「對不起,我的孩子添麻煩了」

猴子腦會讓人不想低頭道歉,為了想像出來的地位及外界眼光而奮戰到底。猴子腦非常強大,它讓人寧願拿開山刀砍殺婦孺,也不願承受半點侮辱訕笑。然而很多時候,那些令人害怕的侮辱及訕笑,其實只是你自己想像出來的。如果眼前有重要任務得完成,你就該避開自己的猴子腦所設下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