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讓自己矇著眼被畢業潮沖進就業市場前,不妨先問問自己,究竟想從職場和工作得到什麼?是財富、成就感、快樂,還是穩定生活的基礎?出發總得有個方向,想過了、想好了,再跳下職場這片汪洋,朝設定的方位游過去吧。

職場,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地方,最初,讓人急著奔赴,最終,又讓人想急著逃開?來去之間,殫精竭慮,終想獲得些什麼。不急著想答案,我們先做個心態調校:既然要以孤獨,成就職場的自我實現,就必須讓自己有些根本性的不同。首先,就是不從眾的獨立思考;因為你想得不一樣,所以你於職場的存在與行事,看起來,就會與別人有些不一樣。

在職場上,作為孤獨力的修煉者,首先,我想告訴你,讓自己這樣想:今天我任職這份工作,不是要來領這份死薪水,而是要來幫助企業成長的。這與職位高低、薪酬多寡都沒關係,純粹是思想建設的問題,彼此之間,沒有高低,只有對等。先將思維拉高,所作所為,才能立於高度;氣度做高,視野才能放遠。當你站得比別人高遠,自然感到孤獨,這是一個好的開始。而當清楚你自己要的是什麼,到了這個時候,渴求有沒有人懂你,是否還重要?一點也不,你懂自己要什麼,才重要。也許有人會反駁:拿多少薪水,做多少事,沒事幹嘛想這麼多。在這裡,我們不糾結值不值,或對不對,你沒錯,那是多數人的想法;而我試著鼓勵你,成為職場的離群值,未來,才有機會出眾立群。(也推薦你:給畢業生的一封情書:所謂轉大人就是含著淚水,帶著孤單,學著自處

做好思想工作後,就讓自己開始平靜地,赤手空拳,隻身帶著孤獨,迎向職場,請擁抱它,但不與它形成依存關係,你們是比肩,一起走往理想的遠方。而你想要的答案──安身立命或功成名就,那都是後來的事了。

本以為又一次求職失敗,結果錄取了

作為一個職場新生兒,當年的我二十六歲,算是異常晚熟。求職歷程坦言也沒那麼順利。雖然拿到碩士畢業證書,然而十多年前,碩士早已不太稀缺。當年 104 人力銀行是最時興的求職網站,每次瀏覽職缺時,總覺得它巍巍的,我矮矮的。我擁有的僅是一份碩士學歷、已出版的兩本言情小說。那段時間,曾應徵過百貨公司、飯店等各式各樣十多份的行銷企畫,最終都是石沉大海,杳無音訊。

萬念俱灰的情況之下,差點就要以小說家作為我終身職志了,正當下了決心,通知面試的電話就來了。面試當日,面試官看完我的履歷與言情小說後,她皺皺眉,帶著些許意味不明的微笑:「你是寫小說的喔,可能跟廣告公司要的文案有點不太一樣。」對話中,面試官無意透露此次還有另一位競爭者,也是寫小說的,此人已出版非常多本小說,似乎有些知名度。當下,我不知道企業的錄取考量是什麼,面對一個新鮮人,可能也沒什麼經歷好問的,頂多看看眼緣、掂掂求職態度。就這樣,面試結束,我也沒抱太大的預期,就像過去無數的失敗經驗一樣。

面試過後那幾日,我常晃到家裡附近的麥當勞呆坐整日,點份便宜套餐、看免費雜誌消磨時光。那天,接近傍晚下班時間,路上車水馬龍,紅燈變綠燈,所有機車騎士奮力往前衝,似乎儘管奔赴他們的生活,沒人能阻攔。突然,我接到了錄取電話。女性面試官在電話另一頭,很溫馨地恭喜我面試成功,下週開始上班。當這一切到來時,好像也沒想像中這麼狂喜。「原來錄取工作是這樣的心情啊。」面試成功,走回家的路上,又一股巨大莫名的孤獨感襲上。

文案發想信手拈來,幾乎是用本能在工作

新公司規模不大,公司大約十來個人,辦公室設計明亮簡約。老闆有種哲學家的氣質,白手起家,本身也是設計師出身,而老闆娘負責會計等帳務,是典型傳統的夫妻店類型。部門結構非常簡單,就是設計部門與業務部門,哲學家同時也參與業務開發。

哲學家是沉默溫和的人,日常上班從不多話。多年來,我最常記得的畫面是,他不發一語,慢慢步出辦公室,穿越設計部,進到茶水間,兩手端著兩個馬克杯,倒完水,再默默地走入他的辦公室。工作起初,哲學家對我有沒有任何限制,只簡單表達:當有人需要文案或企畫,你就協助。後來我才明白,那時候公司以純平面設計為主,但為強化文案與企畫服務,才開始招募相關職缺的人。當時我感覺,哲學家似乎也不太明白,招募一個文案企畫,該怎麼使用他。他給了我很多餘裕,沒有設限,但我只得繼續摸索。

入職後,我被安排與設計部一起上班。設計師女孩們聰明機伶,設計能力極強,觀點靈活犀利,也常嘴上不饒人。她們常毫不客氣地欺負我,這裡講的不是字面上的欺負,大概就是言語調侃,沒有真正的惡意,而我也沒特別在意。事實上,我喜歡與她們共事,她們完美演示了何謂辦公室日常:聊設計、聊餐廳、聊團購、聊美妝,我大概就是一旁聽著,偶爾她們想到我,就扭頭訕笑我幾句。

於此同時,我在這個時期,慢慢奠基了廣告公司的專業知識。她們常常丟一個設計稿,就要我配上文案,中文或英文,像是餐廳點菜一樣。有時,我也會為她們設計的商標提案說些故事。對我而言,發想文案都像信手捻來,像是利用本能般地在工作,提案都非常順利過關。


圖片|來源

寫寫文案之餘,後來,當哲學家每次外出拜訪客戶,也會開始攜上我同行,帶著我參與各式廣告客戶的專案執行,包括生技業、保養品業、餐飲業、工業、補教業等;我感謝他都能想到我。他常在前往提案的車程上,教導我許多業務提案與談判技巧,這段歷程對我而言,都彌足珍貴,也慢慢磨練出工作信心。不知不覺,我也對業務工作漸漸產生興趣。至此,我還是無法清晰地定義自己在職場的角色,只覺得好像眼前的工作我都能做好,但也未必很厲害就是。

老闆不是吃素的,犯錯還是要捱罵

時間一長,我才發現哲學家在溫馴外表下,也不是吃素好惹的。印象中,我曾認真地惱火他一次,他終於大發雷霆,而我不是故意的。當時,我受命要替位於烏日的鑄鐵工具客戶撰寫企畫書,協助工業園區進駐審核申請。但在這之前,我只有寫碩士論文的經驗。儘管心中毫無把握,但上頭都把工作甩過來了,我只有冷靜思考,依循申請書要求,嘗試將內容完成。小聰明如我,大致順利完成,就壓在交給客戶的最後一日期限。我不知哪根筋不對,內文頻頻出現各種小錯誤,但我明明已反覆校稿多次。

當時,哲學家在頂樓辦公室工作,我改完後拿上去,他告訴我哪裡需要修改。就這樣來來回回數次,他從一開始耐著性子,到最後終於忍不住從樓上打電話下來,劈頭連名帶姓地飆罵我一頓,惡狠狠地問我到底要改幾次?握著話筒,我背脊整片發涼,懷疑是不是要丟工作了?被罵之後,我也沒讓自己消沉太久,辦公室裡的人,都在忙著自己的事,也無暇停下來給我一些溫情安慰。我沒太多情緒,不亢不卑,集中精神一再校對,終於改好。

下班前,我帶著原稿,跨上破摩托車,趕往輸出店將資料裝訂,再直奔烏日。耳邊有風在呼嘯,我一路狂飆,終於在客戶下班前,交付到他手上。回程時,剛好碰上下班時間,一群機車騎士上班族擠在紅綠燈口,等到綠燈一亮,便趨前狂奔回家接小孩或是買菜,前往各自的方向。當下我忽然意識到,似乎,我也成為了他們其中的一張臉,成為了這樣的人。

那份令我被飆罵的企畫案,最終申請通過,也順利收到尾款結案。往後,哲學家又若無其事地端著馬克杯,在茶水間裡進出,平靜地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首支廣告上檔帶來興奮,但我還想做更多

沒多久,我參與了人生第一支家具公司電視廣告拍攝案。哲學家老闆將整個電視廣告籌備企畫主責丟給我。是的,當時的我只是一個入行還不到一年的小小文案企畫。我後來觀察,哲學家也是挺有實驗性的,心臟也頗大顆,當時我雖毫無經驗,但興致高昂。從腳本創意發想、找代言人、遴選製作公司、媒體採購與活動記者會,都由我一手主理。面對挑戰,我似乎也沒有什麼抗拒或恐懼,就是耐著性子面對與處理,事後想來,總感謝哲學家老闆的大膽賦權。他放任野草滋生似的無為而治,竟帶給了我燎原般的成長;本是放牛吃草,最後卻幫忙建了座牧場。(延伸閱讀:【女人迷兒說工作】剛強女子的溫柔哲學:聽女人迷 CEO 與主編聊工作

記憶猶新,當年找來的代言人是女星賈永婕,廣告腳本就從我發想的創意一筆不改,讓製作公司去畫分鏡,廣告片在林口阿榮片廠完成拍攝。最後,當廣告在電視上播放的時候,我曾興奮過一陣。但當興奮過後,好像僅是這麼一回事而已,總感覺自己並未做到精髓。

電視廣告專案結束後,日子就好像剛倒進杯子的冰啤酒,一開始泡沫熱烈,最後趨於平靜,我又回到每天寫文案、中午等便當的辦公室閒散時光。而原生的深層孤獨感,開始質變,想再次定義自身與職場之間的新關係。進入職場滿週年後,坦白說,我自覺沒為公司創造太多價值;儘管我大量接觸客戶、累積了許多學習經驗,但這頂多滿足了職能基本底限,遑論成就。就這樣過了一年,熟稔公司運作,好來好往,相處愉快。隨著日子流逝,孤獨感帶來的驅力,越來越明顯。也許在潛意識中,我不甘於此,真想做更多。


圖片|pixta 圖庫

我有點茫然,看著日子流逝,你就稱職地身在其中,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職場嗎?對於安逸現狀的抗拒感,從心底油然而生──我又想親手摧毀它。

孤獨力初級修煉

  • 第一步: 找工作跟談戀愛一樣,是很看運氣的,沒有絕對的壞公司,也只有相對的好公司,必須先明白這點,不要太一廂情願。
  • 第二步: 別一開始就熱衷投入於辦公室裡的那些瑣事,或急於找歸屬感;你應該迅速找到「職感」,讓自己就定位,開始運作。先動起來再說,然後,再來談方向。
  • 第三步: 別停止思考,一再與自己核對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