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找到自己,並且實際發揮潛能到最大值?亞里斯多德說:「就算別人說太瘋狂了, 你也要勇於說出並面對狂野的夢想與抱負。」每一個人身上都有天賦,認清這份禮物,便是前進的原動力。

認清自己的才華,以及什麼事會讓自己快樂

一個人需要受孕、出生,得到滋養、保衛、安居、呵護、刺激與教育。如果她或他想充分發揮潛能,就必須先認清自己的才華,以及什麼事會讓自己快樂(亞里斯多德認為這是同一件事),然後透過專業訓練加以實現。

海倫.凱勒(Helen Keller)實現了她傑出的潛能,成為替殘疾者發聲的鬥士,她覺得自己發現了真正幸福的源頭:「幸福不是透過滿足自我欲望,而是透過忠於有意義的目的而實現。」但要是她的父母、醫師,尤其是她的老師安妮.蘇利文沒有這麼努力地幫助她,又聾又啞的海倫.凱勒就不可能讓世人認可並支持她的智識、熱情與活力。另一方面,要是沒有潛能,再多的訓練、意圖和理性思考都不可能導致成功。也因此,最重要的就是必須找到每個人潛在的專長。只是很遺憾地,需要理性來發揮的潛能,絕對有可能完全不曾實現。(延伸閱讀:做自己,讓天賦自由

在《論動物的生成》(Generation of Animals)裡,亞里斯多德試圖解釋,創造新生動物的原料是如何取得它的形式。他錯誤地以為質料是母親體內的女性經血,再由男性精子賦予潛在的形式。他並不清楚男性和女性在基因遺傳上扮演了等量齊觀的角色。但這不是重點。亞里斯多德瞭解,所有的生物都處於持續改變和發展的過程,即使有些改變在受孕時就無可避免,但還是要花上數月或數年。

 圖片|來源

亞里斯多德覺得新生動物在孕育之初就接受了形式(form) 或「符碼」(code),但也發現其影響會延後出現。就人類動物來說,亞里斯多德認為,從受孕到長成身體完全成熟的男性,這其中的時間間距至少是三十年;在智性上,他認為男人要到四十九歲(亞里斯多德精確的程度令人好奇),獲得許多經驗、學到各種教訓之後,才會完全實現潛能。

在倫理學、物理學、形上學、心理學和認知學各領域的作品裡,亞里斯多德都採用了「潛能(dynamis)」 和「實際發揮這種潛能」(他用的詞是「energeia」)這兩個雙生概念。

以你本身的狀況來說, dynamis 就是你天生具備的一組特質和才華。如果你是成熟的成年人,只有你才能評估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而評估的基礎是你個人的欲望和經驗,或許再加上與坦誠的朋友或諮商者討論。就算別人說太瘋狂了, 你也要勇於說出並面對狂野的夢想與抱負,這一點非常重要——很少有人在臨終時後悔努力追求夢想,但確實有很多人會後悔連試都沒試。

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幫助年輕人認清自己的潛能並加以實現,而這或許是父母和教育、照護專業工作者的全職任務。有些潛能必然會實現,完全無法被阻擋;有些則需要適當的條件。人類必須置身於「合宜的狀態」,容許外在環境及促成者提供支持、發揮作用,潛能才會得到配合而實現。如果幼兒沒有得到餵養、撫抱、接觸文字,他們就會營養不良、心理受創並變成文盲。(延伸閱讀:喚醒90%大腦潛能的露西,真的只存在電影裡嗎?

我們現在知道,人類大腦的「理性」部分,亦即額葉皮質,要到二十幾歲才會充分「興奮起來」,這表示在年輕人成為法定成年人、結束正規教育之後好幾年,我們還是必須持續地支持他們。換句話說,人類可以得到適當的培育和照顧,被容許實現所有潛在的能力,但也可能讓潛能發展受挫或從未實現。

如果我們從亞里斯多德覺得最迷人的概念——智性潛能——來理解 dynamis,請記得,潛能實現與否,要看環境對不對。此外,每個人具有的潛能類型或多寡,不會一模一樣。人類這個物種擁有某些共同的潛能,但亞里斯多德也認為,不同類別的人會有不同種類、不同程度的潛能。

舉例來說,兒童還沒有理性慎思的能力,但充分具備這樣的潛能。我們可以確定,亞里斯多德堅信個別的人類也各有不同的潛能——在《論動物的生成》裡,確實可以看到他試圖分析,一個父親究竟為胚胎貢獻了多少,使得這個潛在人類和其他人類有著個別化的差異。是什麼讓亞里斯多德更像他的父親尼各馬科,勝過同樣住在北希臘家鄉斯塔基拉的其他父親?他的潛能裡,又有多少是單憑「物種」符碼決定,使這個胚胎像其他胚胎一樣長成人類,也就是 Homo sapiens (智人)?

你是否認出並實現了你的獨特潛能?你是否渴望在這一生中做某件事,卻從未得到支持,以發展某項才能或特質?你想成為畫家、政治家或主廚嗎?亞里斯多德一直到五十多歲才真正開始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你幾乎可以確定還有時間!不過,無論是幾歲,長遠的思考都是關鍵。在亞里斯多德的觀念裡,幸福是指決定你想做什麼、為什麼想做,然後實施計畫去達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