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決定要不要愛自己,一如你可以決定要怎麼看待自己。

「所有事情都是光譜,都是程度問題。」小古醫生輕輕地說:「生命是流動的,所有的東西都是流動的,包括愛,包括自由,這些美好的詞彙,包括妳的名字,妳相信的、感覺到的事。因為沒有事情是恆常的,所以變化往往會導致失衡,在失衡的過程裡,有些人會找到和失衡共處的方法,也許是自欺欺人、也許是埋怨,也或是是積極地尋求改變。」小古醫生認真地看著幸子:「所以會不會再長出花來,端看妳怎麼面對自己的失衡。」

「長大後要面對的東西好多,好麻煩。」幸子嘆了一口氣,像是一個天真而善感的女孩。小古醫生露出笑容,這與第一次看見那個防備心很重的女生截然不同。


來源|張西 IG

「妳知道嗎,其實,我很不喜歡人們帶著負面的語氣說『長大後的人生變得很複雜』,好像孩子般的生活就是最好的。為什麼要去污名化長大呢,每個階段都有它美好的地方,長大讓我們有能力承擔更多人的眼光,有能力突破這些,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甚至,更敢於承認脆弱。」

「可能,說這些話的人,無力處理長大的複雜吧。」幸子邊說邊低下頭:「或甚至覺得,自己不擁有長大的資格。就是,成為一個優雅的大人的資格。」(延伸閱讀:長大後,笑著笑著就哭了:從《小飛象》學成長的勇氣

「為什麼妳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呢?」

「因為我很醜。」幸子終於說出了心底話:「我很醜。」幸子再說了一次。她始終沒有將傅里說過的話轉述給小古醫生,只是低著頭繼續說道:「那種心美最重要的話,對醜女生而言是一個謊言。醜女生永遠不懂,為什麼心美最重要。他們高高在上,用漂亮的嘴唇、優雅的姿態說起這些話將自己顯得有智慧和內涵,但其實這只是一個他們說給自己聽的謊言,漂亮的女生只是想要以此繼續閃閃發光。而醜女生只能繼續待在角落,努力地用這些話安慰自己,卻每一次感受到安慰,同時又感覺到被傷害。這種安慰是不對等的。是九十分的人對七十分的人的安慰。」

小古醫生微微地皺起眉,但是很不明顯,她將身子往後傾,靠向身後的沙發:「子安,我很抱歉,因我無法告訴妳妳是好看的,還是不好看的。」小古醫生深呼吸了一口氣:「妳覺得好看,那就是好看的。」

幸子愣愣地看著小古醫生。她雖然聽過很多人要愛自己,但往往那也變成一種莫名的綑綁,所以能選擇不愛自己嗎,不愛自己的人就等於做錯了什麼嗎。(延伸閱讀:「當你覺得心碎,代表你的心正要長大」我愛我大好時代影片故事

幸子從小古醫生的眼神裡看見一個閃爍著的答案——妳可以決定要不要愛自己,一如妳可以決定要怎麼看待自己。那都是妳的決定,但是決定了以後,就要接受自己的選擇,不能做了決定以後,卻渴望著別人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