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塑生活真的能夠拯救地球嗎?「零廢棄媽咪」洪平珊提出了另一個觀點:「我們需要的不是『無塑』,而是好好珍惜獲得的資源。」

不小心成為減塑教主,現在的洪平珊更安於「零廢棄媽咪」這個角色。她說,當了媽媽後,一切的行為變得更落實、實際。對她來說零廢棄和環境保護是時時在小事上更加意識自己的每一個選擇,並且感受這些選擇帶來的結果。(看看更多:【TEDxTaipei @ Womany】保育家:海洋勇者,廖敏慧

曾在台北任職電影公關的洪平珊,在澳洲打工度假期間受到美國「我的無塑生活」(My Plastic Free Life)發起人 Beth Terry 的啟發,每天記錄自己生活中產生的垃圾,誠實的觀察、省思自己的行為對環境帶來的影響。後來她將此理念帶回台灣,2014 年為了分享自己的想法,創辦了小事生活,以自己常用的竹牙刷、布衛生棉、不鏽鋼吸管與人交流。因為超強的執行力和追根究底的精神,一度被封為「減塑教主」。

然而實行減塑多年,又成為母親後,洪平珊慢慢有了不一樣的想法,她開始稱呼自己為「零廢棄媽咪」。

「我們需要的不是『無塑』,而是好好珍惜獲得的資源。」—— 洪平珊

洪平珊說,我們需要的不是「無塑」,而是好好珍惜獲得的資源。當我們談論無塑,很容易專注在「沒有塑膠」上,但其實紙張或其他天然材質若過度使用,一樣會耗盡天然資源,這也不是友善環境。無塑二字嚴肅,容易讓對此議題無感的人覺得太過極端且不實際,於是她的理念與號召就慢慢地從「無塑」轉為「零廢棄」。她的零廢棄是指「學習大自然的智慧,任何東西物盡其用,在無限循環中不再有垃圾。」

推廣零廢棄生活時,常遇到許多媽媽問她,帶著小孩如何做零廢棄?而自從自己懷孕生子之後,更能親身體會到母親在從事零廢棄上容易碰到的問題。新手媽媽沒時間煮飯,但又想讓小孩吃最好的、最營養的,最後選擇購買副食品。更不用說尿布這種必需品,多數時候都是一次性使用完就得拋棄。


帶着小孩擺攤的零廢棄媽咪|洪平珊提供

洪平珊認為,零廢棄重點是「嘗試」,透過實做的過程,有意識的選擇。去做之後會開始發現自己的起心動念,或是會知道自己的困難,這些都是很好的改變,就從自己可以做的開始,像是帶著寶寶一邊玩水、一邊手洗衣服,感受自己與物品之間的關係。這種體驗很重要,會慢慢引導走向愛物惜物的方向。

布衛生棉圖書館,示範女人照顧自己、照顧大地的方式

無意間得知台灣有個「揹巾圖書館」,廣納各式各樣的揹巾。為了友善婦女,只要支付車馬費,就會有解說員上門為新手媽媽示範揹巾的使用法。洪平珊於是聯想到自己常用的布衛生棉,如果有個地方能讓大家接觸到不同的布衛生棉,了解到完整的使用方式,或許能讓更多人放下恐懼,願意開始嘗試。

女人的身體很細緻、常常在變化,每種布衛生棉的特色不同,有時單一品牌的布衛生棉不能完全符合一個女人的需求。有些布衛生棉質地親膚,有些材質則是超好洗,端視每個女人的需求而定,若能有一個「布衛生棉圖書館」,就能和其他女人交流、分享自己的使用心得或疑問。(也推薦你:正視私密肌的敏感問題,妳需要認識的日本製「有機衛生棉」

聽到布衛生棉,常有的疑問是,是否使用後更容易有異味?洪平珊說:「事實上,在化學製成的衛生棉不透氣的狀態下,經血上的細菌滋生,並與拋棄式化學材質交互作用,因而產生讓人難以忍受的臭味。透氣的布棉不會有這樣的問題,或許帶有些許鐵質味,但得要非常靠近仔細聞才感受得到。」

許多女人想嘗試,但不知有多種選擇,或是有了疑問不知從哪裡找答案,洪平珊想營造的這樣一種多元、安心討論空間,讓女人們可以從布衛生棉開始,以不費力又貼近自己的方式嘗試零廢棄生活。


女人應好好觀察身體需求找到最適合的布衛生棉組合|洪平珊提供

零廢棄其實與「身體」和「心」有關

零廢棄其實是一件非常身心靈的事。洪平珊 2016 年在台中參加十天的內觀後,深深的體會到這件事。內觀時,聽到葛印卡老師的音檔說:「我們在觀察身體的感受時,只是要去經驗它,而不是在追求什麼結果。」

有段時間洪平珊為了不製造垃圾,需要戒除自己最愛的洋芋片,也曾經把自己弄得很痛苦。後來透過這個過程,她找到了兩個方法,一個是外在行為,購買大包袋裝洋芋片,吃完後清洗袋子重複使用,如此一來也不是製造垃圾。利用不勉強自己的折衷方案,讓她找到一個內在解法,她有更多時間觀察自己吃洋芋片的動機,觀察身體想吃洋芋片的感受,在那股感受上來時溫和的體驗。就只是品嘗那股想吃的欲望,漸漸洪平珊對於洋芋片的衝動就消失了,進而也減少了購買洋芋片的行為。

洪平珊認為,零廢棄應該就像內觀老師說的那樣,去做了,經驗到困難跟快樂,無論這困難來自於內在或外在,而後產生的結果自然接受就好。這樣不斷反覆的練習過程中,自然會找到適合自己也友善環境的最佳方案。零廢棄不該單單只是行動,應該是身體、心靈整體調和一致的結果,每個生活選擇不只是環境議題,仔細觀照後,會發現更是身心靈的整體融合。(延伸閱讀:16 歲少女罷課讓全球頭痛:「大人都不在乎未來,我何必上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