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你挑片,挑一部講述一名女性如何因愛重生,為愛而死的電影。《揮灑烈愛》用鏡頭語言帶我們看墨西哥畫家芙烈達・卡羅充滿起落的傳奇一生。芙烈達和愛人里維拉是如何相遇?又是怎麼傷害彼此?最後又怎麼攜手共度下半生?

公號 ID:knowyourself2015
公號簡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會喜歡的泛心理學。

今天給大家推薦電影《揮灑烈愛》,這是由朱麗・泰莫導演,薩爾瑪・海耶克和阿爾弗雷德・莫里納主演的一部傳記電影,講述了墨西哥畫家芙烈達・卡羅充滿起落的傳奇一生。芙烈達在最青春的年紀遭遇嚴重車禍,她直面遭遇的苦難,大膽而熱情追求藝術和愛情,令人感動。

她因為車禍而半身不遂,但也遇見了藝術和愛情

芙烈達出生在一個藝術氛圍較濃的家庭,父親之前為別人畫肖像畫,後來做了攝影師。芙烈達青春洋溢,風華正茂。她在學校裡有個帥氣的男友,兩人如膠似漆。

芙烈達個性十足,自由灑脫。姐姐結婚時要拍全家福,她不打扮成溫柔含蓄的樣子,而是穿上一身西裝,英姿勃發。父親對芙烈達偏愛有加,但他怕芙烈達過於散漫,時常詢問她的未來計劃。芙烈達對此沒有什麼明確的想法,她覺得生活充滿各種可能性。

然而,一場車禍將芙烈達當前的生活徹底摧毀。她的身體嚴重受傷:脊柱、鎖骨和兩根肋斷裂,盆骨三處斷裂,金屬扶手穿過身體右側,右腳 11 處骨折,腳掌粉碎性骨折。她死裡逃生,從醫院出來時幾乎全身都裹上了石膏,像蠶蛹一般。

為了讓她能繼續走路,家庭四處求醫,積蓄很快用光。芙烈達無法動彈地躺在床上,聽父母在隔壁爭論該不該繼續手術、到哪裡籌錢,她覺得自己成了家裡的累贅,不禁哭起來。同樣讓芙烈達傷心的還有即將離去的男友。他要跟隨叔叔去往歐洲,之後就在那裡讀書生活了。

在如此困難的時候,她自我鼓勵,在身上那副蝶蛹般的石膏上畫下一隻只蝴蝶,期待哪天也能迎來華麗的蛻變。她想到父親說起畫肖像的事,想著自己也能學習畫人像,以後以此謀生。父親為她設計畫架,在床的上方安裝一面鏡子,芙烈達便從畫自己開始練習。

幸運的是,治療帶來了效果,芙烈達能勉強起身,之後可以慢慢走路。她開始為家人畫像。當她能拄著拐杖到街上走動,她拿著自己的畫去找學校裡的專業畫家里維拉看看,希望他能給出真實的評價。芙烈達沒去想自己的作品能有多大的藝術價值,她更關心的是她的水平能不能從事這份職業,以此幫助家庭。

里維拉看了芙烈達的畫,他被畫面中的真誠打動。他親自來到芙烈達家裡,看了她的更多作品,他看出這位初學者的驚人才華,沒有矯飾,沒有流行的伎倆,他給了肯定。芙烈達都不敢相信這樣的讚揚。

之後,芙烈達和里維拉越走越近,兩人性情同樣開朗豁達,內心充滿激情,熱愛藝術。他們一起參與左派運動,共同參加朋友的聚會,除了千里馬與伯樂的關係,他們是朋友,是革命戰友,是藝術上的同路人。

這時,芙烈達終於從那場巨大的災難中脫離。她在臥床時用藝術幫助自己熬過漫長的時間,想通過繪畫謀求一份工作,擺脫成為家人負擔的宿命。面對苦難時,她沒有怨天尤人,無論多麼困難,她終究接受了既定的事實。而她想到的是不僅是接受,還要嘗試去改變它。(電影之外的故事:【性別觀察】韋恩斯坦是我的惡魔!莎瑪 · 海耶克:他說我的價值只有性感


《揮灑烈愛》劇照

雖然痛苦難熬,愛的糾纏終究是一種陪伴

慢慢地,芙烈達和里維拉愛上了彼此,但真要走到一起並不容易。里維拉有過兩段失敗的婚姻。他之所以離婚,主要因為前妻們無法忍受他與別人的女人糾纏不清的關係。

里維拉對人的洞察力很強,懂得發掘別人的優點,能言善辯,幽默風趣,身上又洋溢著藝術氣息。他的身旁從來不缺女模特和女粉絲,他本人對性的態度也很開放。在絕大部分人看來,他根本就不是理想的伴侶。

里維拉又投身社會主義運動,在當時的環境中有些敏感,芙烈達的母親就不待見里維拉。這一切都沒有阻止他們相愛和結婚。里維拉知道自己對一個人保持忠貞很困難,但為了芙烈達他願意嘗試;芙烈達也願意相信這樣的承諾。

在婚禮上,不少客人看著恩愛的芙烈達和里維拉,都開玩笑打賭他們能這麼甜蜜多久。就像婚禮上的另一位朋友說的,如果兩個人知道結婚後會彼此折磨,但仍舊選擇了結婚,那麼結婚將是勇敢和無比浪漫的。

和別人預想的一樣,沒過多久,里維拉就和過去一樣了,芙烈達同樣憤怒或悔恨,也慢慢在接受,她在性方面也比從前更開放。隨後,里維拉尋求更多發展機會,接受紐約的壁畫項目,芙烈達隨同前往。

不料芙烈達懷孕了,以她的身體狀況,生育非常危險,但芙烈達堅持要留下孩子,里維拉只能支持。最終她還是流產了,精神恍惚,再次陷入人生的低谷。面對又一次打擊,芙烈達只能將內心的感受付諸於畫筆,排解那如鯁在喉的痛苦。

因政治原因,里維拉在美國的事業遇阻,芙烈達不願繼續待在異國他鄉,決定回到故鄉,重建生活。芙烈達的妹妹遭受家暴,芙烈達便將她和孩子帶到家中,讓她在畫室幫忙。不料,里維拉和妹妹偷情,這讓芙烈達無法接受,選擇與里維拉決裂。

芙烈達搬出去獨自生活,她作畫、酗酒、放縱自我,想要忘記里維拉和因他而起的痛苦。當她漸漸恢復,里維拉竟然再次找到了她。里維拉後悔萬分,但知道自己可能無法挽回。這次,他想和芙烈達裝作一對正常夫妻,將被驅逐的托洛茨基安置到芙烈達父親的住處。

為了保護這位革命領袖,芙烈達和里維拉保持表面上的恩愛,將這件事完成下來。後因局勢變動,里維拉要到美國避難一段時間,他害怕因自己牽連芙烈達,主動向芙烈達提出正式離婚。但芙烈達覺得無需多此一舉,表示拒絕,其實她心裡對兩人的關係依然難以決斷,仍想保持這份聯繫。

隨後,托洛茨基被殺。芙烈達被警方調查,關押在監獄裡。里維拉在美國得知這一消息後非常焦急,通過自己的人脈將芙烈達釋放。

芙烈達身體越來越差,即便是直起身子,都必須穿上一套固定脊柱的鋼製支撐架。她的腳發生感染,必須被切除。這時,里維拉再次出現在她面前,之前他提出了離婚,現在他回來再次向芙烈達求婚。


圖片|《揮灑烈愛》劇照

兩人都青春不再、落魄不已,彼此之間的反反覆覆的關愛和傷害,是聯繫他們的最重要的東西。再一次,芙烈達願意接受他的愛,自己也願意再次邁向歡樂和痛苦並存的兩人世界。(推薦閱讀:謝哲青專文|芙烈達卡蘿:有愛,生命殘缺也無妨

這就是芙烈達最重要的起伏人生,就像她自己的總結,車禍和遇見里維拉,是她生命中最重大的兩件事。

一場飛來橫禍,使她最美好的青春時光戛然而止,也讓她間接走上了藝術道路。在芙烈達悲痛的時刻,藝術總是在場的。人對苦難的承受往往都需要藉助一種方式,有些人會找人傾訴,有些人會選擇逃離熟悉的環境,有些人會選擇文藝創作;文藝創作本質上是一種對話,是自我的言說和傾聽,苦難在表達中會變得不再那麼沉重。

芙烈達和里維拉的關係非常有戲劇性,波折不斷,在常人看來可能難以接受,但是其實,他們在結婚之後的感情狀態是非常真實的。他們沒有像童話故事裡那樣「從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他們在最初都會對未來抱有美好的想像,期待自己會因愛上別人而改變自我,但最後失敗了。從根本上發生改變,對一個人來說太難。絕大部分時候,人依然會像過去那麼生活,會為自己辯解,會責怪對方,會悔恨,會挽留,一遍又一遍地受傷。

這是現實中最真實、最常見的親密關係,其中有慾望的波動,有人性的明暗。而現在,人們似乎越來越害怕傷害,不敢去主動追求愛,不敢走近一段真實的關係,寧願守在自己的那份安全的孤獨裡。為了避免失望,我們在學習放低自己的期望,讓一切都顯得風平浪靜,不敢再去感受起起落落的滋味。

但芙烈達是勇敢的,她充分地了解里維拉的性格和習慣,也做好了要和這樣的人生活就必須承受痛苦的準備。對於有些人來說,他們寧願捨棄一條更容易的路,而選擇艱辛的愛情,為了那份最真切的快樂和愛情,他們願意承受痛苦。

大部分人會為了不再痛苦選擇更平淡的愉悅感,但也有一小部分人下定過千百次決心仍然離不開對方。對他們來說,愛就是痛苦了一萬次之後仍然想要在一起,仍然知道彼此之間才可叫作伴侶。這樣的人,終究是這個世界上的少數。

可我覺得,世界正是因為這些少數人才變得頗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