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金得心寫【女人花】——畫家芙烈達與九重葛,用你與生俱來的熱情,面對人生的糾結矛盾,我們會在過程中重獲完整。

初次看到芙烈達的照片,穿戴完整的傳統墨西哥裝扮,炯炯富有生命力的大眼睛,以為她是朵牡丹,無懼他人眼光,多采多姿盡情綻放。細探她的身世與情感軌跡,才發現她像色彩豐富的九重葛,蔓生的情感如枝枒纏繞蔓延,用與生俱來的熱情與才華面對內心的糾結矛盾和外在曲折繾綣的每段感情。

出生、意外、死亡,人生每一筆都魔幻絢麗


照片|來源

芙烈達的父親是匈牙利裔的德國猶太人,剛到墨西哥時就相識了第一任妻子,生了兩個女兒。前妻過世後遇到了芙烈達的母親,一位有西班牙及原住民血統的美麗女性,幾乎是同個時期經歷著未婚夫在眼前自殺的傷痛。

無怪乎無論芙烈達的自畫像用色多麼熱情,表情卻總是一慣的沈靜冷峻。現實生活中時而冷冽,時而豪爽熱情,可能就是來自於這樣感情糾葛的上一代身世。父母間微妙的情感,隱晦沒說出口的心事,或許也這樣影響著小時就敏感聰慧的芙烈達。

父親為女兒取名 Frieda,在德文裡是「和平」的意思,他說,這是個別具意義的名字。如同魔幻風格的畫作,芙烈達也為自己的出生魔幻了幾筆:「我是在一九〇七年,跟著墨西哥革命一起誕生的。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我是在革命的火焰中誕生的。炙熱的太陽賦予我生命,小時候的我發出劈哩啪啦,火苗燃燒的聲音,長大成人之後便轉化成熊熊火焰。我應該說得上是革命之女。」


圖片|來源

活潑的芙烈達童年便患上小兒痲痹,一腳長一腳短,在學期間被同學戲謔跛腳。而命運似乎就是要她動彈不得,芙烈達少女時期經歷了一場影響一生的車禍,她這樣回憶說:「扶手就像利劍刺進公牛的身體,刺穿了我的身體。」即使在這樣慘烈的車禍,也有不知從何而來的金粉灑落在滿身是血的芙烈達身上,有人驚呼:「你們看,穿著金色舞衣的芭蕾舞伶。」

就連芙烈達的喪禮也出現如同她畫作般的奇特畫面。據說在芙烈達火葬的當天,她一如往常被打扮得光鮮亮麗然後推向火爐,熊熊烈火燒得她的身體坐起,著火的髮絲像向日葵一樣包圍著她。芙烈達自述的出生之說對於聽者而言相當超現實,然而在火葬的那天她便好像實現了自己所說的話,她從火裡來,再從烈焰裡歸去。

線條與線段,連繫與牽絆

芙烈達的畫除了有自己,還有很多很多的線段,有時是畫面的主體,有時在背景佔據大半塊畫布。從這個物體到那個物體,維繫住兩方連結的線段,或是蜷曲蔓延的線條,不是盤根錯節,就是剪不斷理還亂。同樣是此端到彼端,芙烈達的畫裡沒有常見的厚實連結雙方的橋樑意象,她畫筆下的線條多細而纖弱,巍巍顫顫,彷彿渴望連結卻又害怕過度敞開而受傷害,因此寧願維持弱不禁風的連結。


圖片|來源


圖片|來源

繪畫對於芙烈達就像連接兩方的線段,以自己為主軸將身邊的人事物連繫起來。父親、母親、姊妹情誼、丈夫、情夫、情敵、前男友、未出世的孩子⋯⋯,每段關係之於重感情的她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有人真心真意,有人帶來痛苦的甜蜜,她畫裡的背景就像身旁複雜交錯的關係,為她交織起鮮艷多彩的世界。(推薦閱讀:【關係日記】芙烈達卡蘿與里維拉:你是我痛苦而甜美的意外

有些線條像風箏線,芙烈達藉由繪畫,表達有些人事物早已遠去,或是若即若離仍能像遠在天邊的風箏被自己握在手心裡。有些線條盤根錯節,一邊牢牢抓地,一邊不停延伸,以枝蔓和地根彰顯她生命裡的野性本性。

與外在的連繫對芙烈達來說是重要的,不只是人,芙烈達也在家中養了鸚鵡、小狗、猴子、鹿,種植九重葛、鶴望蘭、百合花,因為外在的互動與包圍可以讓她忽略痛楚。然而,她真正渴望的還是實實在在的情感連結,渴望感受到有人能對她精神肉體的痛苦感同身受。而她能做的就是拾起畫筆延伸觸角,讓每幅作品都是一朵枝枒上的花,觸及每顆與她一樣易感的心。

女人花——芙烈達與九重葛

九重葛想說:「維繫每段關係,因為人生是由一段段關係串聯而成。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但也沒有完全終結的關係。舊存、新生的關係,會以不同方式填補靈魂,使你成為更完整的人。」

芙烈達的身軀因多次手術的縫縫補補早已支離破碎,丈夫不停出軌、親妹妹的背叛、父親離世、流產、離婚也曾掏空她的心,她的人生際遇比許多編造的故事都還要刻骨銘心。這樣波瀾的人生以世俗角度來看並不完美,但靈魂的角度沒有好與壞的二元分法,只知道該把她推向必須經驗的關係與遭遇。

而這些經歷的淬煉的確賦予她創作泉源。許多畫作反映了她的靈魂,儘管風格強烈又傳遞出支離破碎的痛楚,每幅畫都呈現出完整的意圖及意念,全然豐沛飽滿,在這世間熠熠保有獨特的姿態。(延伸閱讀:【花繪卡占卜】秋季生命花語:你不需要活得跟別人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