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許久後,我遲遲放不下他,所以我開始嘗試恨他。批評他的當下,有一種紓壓的快感;可是,快感一旦過去,我只覺得精疲力盡。有一次,我突然無法控制地大哭。我才發現,原來自己從沒真正好起來。

「我好像沒那麼喜歡妳了。」他是這麼提分手的,就這麼一句話。我知道我們之間出了一些問題,但沒想到這足以讓我們決定分開——不,不是我們一起決定的,是他單方面決定的。

「對於陷在愛情裡的戀人而言,分手就像是死亡,永遠都只是會發生在別人身上。」——《妳沒說再見》,橘子

那時候,我想起這段話。我沒有挽留,除了看到他眼神的肯定,也因為這不是他第一次提分手了。這次,我想替自己留一點點微薄的尊嚴,一點點就好。畢竟,前幾次爭執,也都是我低頭、退讓,只求他別離開。(推薦閱讀:【單身日記】這一天你決定比任何人都照顧自己


圖片|來源

分手那天,和他說再見後,我轉過身就流下眼淚。之後的每個夜晚,我都抱著棉被痛哭,直到入睡,隔天再拖著疲憊上班。

至今,已經和他分手三個月了。刪掉 facebook 和 Instagram ,原以為不再看社群網站,就可以避免接觸他的消息,才發現自己錯了。他不只存在於我過去的生活,也不只存在於共同朋友圈,他存在於我生活中的每個縫隙。

早晨醒來,拿起床邊的手機,螢幕上是空蕩蕩的桌布,沒有他的早安問候,我才在朦朧之間,意識到他早已離開。下班後,走在回家路上,總是想起從前他每次送我回家的場景,我們手拉著手搖擺,看影子跟著一起晃動;現在,路燈只將我一個人影子拉得細長。

我放不下他,所以我開始嘗試恨他。我回想過去,他每一個讓我討厭的地方:他總是大男人主義、他總是不承認自己犯錯、他總是吹毛求疵⋯⋯他無視我的愛和付出,他和我提分手,他真的好差勁。我努力說服自己,他很糟糕,實在沒什麼好留戀的啊!和姊妹見面聊天時,她們也陪我一起說他的不是。

批評他的當下,有一種紓壓快感;可是,快感一旦過去,我只覺得精疲力盡,然後還是忍不住想念他。

有次,和姊妹一起談心時,我突然悲從中來,無法控制地大哭。那時,我才發現,原來自己從沒真正好起來。(同場加映:相信自己療傷的能力:大哭吧!但記得不要太久

關係心理學:更有效的療傷,是轉移注意力

Suzanne Lachmann Psy.D. 指出,在療傷的過程裡,渴望曾深愛的前任,是相當正常且無可避免的。她建議,除了讓時間沖淡對另一半的情感,和前任保持距離,也有助於你在分手後的狀態愈來愈好。

在 “Down-Regulation of Love Feelings After a Romantic Break-Up”(2018) 研究中, Sandra J.E. Langeslag 和 Michelle E. Sanchez 測試如何減少受試者對前伴侶的感情。

他們將「愛情調節」 (love regulation) 定義為:利用行為或認知策略,來改變受試者對前伴侶「愛的感覺」。他們分別嘗試兩種方法,一是讓受試者對前伴侶做負面評價;二是讓受試者分心,將注意力轉移到其他事物上。

根據實驗結果,他們發現:

  • 對前伴侶做負面評價,雖然降低受試者對前伴侶「愛的感覺」,但卻讓受試者的心情更加不悅。
  • 將注意力轉移到其他事物上,不影響受試者對前伴侶「愛的感覺」,但受試者的心情變得愉快。

這個結果指出:分手後,「轉移注意力」對療傷和培養正面情緒,有一定程度的幫助。

當你不斷和自己說「我討厭他」、「我要放下」,其實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自己「他」的存在。

更好的方法,其實是讓自己移開目光。當你的目光不再聚焦前任,你的視野中,才可以容納世界的廣袤與風光。

承認吧!你們的愛,曾經存在

其實,你無須將前任指責或批評得一無是處。你終究喜歡過那樣的他,你們終究曾經彼此相愛。無論你們因為什麼緣故分手,無論你現在覺得他多壞,那段過去的愛,都真真切切存在著。

想念他?沒關係,就想念吧。不必逼自己把他從腦海中徹底擦去。記得用鉛筆寫錯字的時候嗎?你拿起橡皮擦,在紙上不停來回擦拭,但即使看似擦掉錯字,也還是留下一些淡淡的筆痕。

那段愛存在過,但他走了,你要繼續前進了。前進,不一定是蓄滿勇氣的乘風破浪,也可以是平波緩進,順著水流慢騰地推移。

「用十年時間/才把你的愛/忘記一些/曾經做我最愛的人/你是否覺得榮耀光彩/這是一場無論如何都會結束的愛情/你是那種無論如何都應該跟你愛一場的人」——〈十年〉,林婉瑜

你們在這段感情裡的溫度已然不同。分手時,他冷淡瞧妳最後一眼,對妳告別,就離開了。你的心還滾燙,卻無處安放,差點讓自己灼傷。

珍惜你仍持續跳動的心臟,有一天,它會為更值得的人沸騰。

他有他的嚮往,無所謂。你有你的燃點,你的熾熱,你的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