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時誰都渴望指引,但事物總是過猶不及,熬過難關、補足自信之後,千萬別過度依賴這些「信仰」,而失了自己對生命的主導權。

最近國產遊戲《還願》大紅,引起了眾人的熱議,特別是主角美心的父親,為了解開人生的困境,將整個生命都寄託給宗教,反而因此失去了自我的力量,還造成家庭的悲劇,讓許多人都不勝唏噓。

人在生命脆弱的時刻,都會渴望有一個明確的外在指引,幫助我們度過難關,或是提供心靈上的依靠。我在前幾年也是如此,因為一場失戀,發現了自己內心的許多黑暗面,人生也有很多不順遂,突然對自己的價值觀、生命觀都充滿懷疑,不知道到底該怎麼活才是對的,於是開始大量接觸身心靈學問,渴望能尋得一個解答。

其中一個學習最深的是人類圖。

圖片|來源

初識人類圖,發現全新的人生視角

剛開始接觸人類圖,讓我覺得這學問真是太新奇了,它號稱「人生使用說明書」,而且整合了西方的占星、卡巴樹、量子物理,以及東方的易經、脈輪等系統,集博大精深於一身,這一定就是我在尋找的,人類該如何活著的終極解答了吧!於是我花了許多時間與經費去上課,每多認識一點,就越被這門學問吸引,也深信我可以因此活出一個喜歡的人生。

比如,當我知道自己的類型是投射者,應該等待被邀請而不是主動出擊,才能被賞識與珍惜時,突然有一種恍然大悟的震撼,原來社會上鼓勵的主動積極,其實並不適合我這樣的人,難怪過去常常有主動提出想法,卻被無情打槍的慘痛經驗,就是因為我沒有依照適合自己的策略去活。

又像是,我的意志力中心是完全空白的,所以容易有打從心底的不自信,對於自我的存在沒有價值感,常常需要透過一些外在的行動努力,去證明自己值得存在、值得被愛。當我知道自己的不自信原來是天生的,真是鬆了一口氣,原來這心虛的感覺,是與生俱來的特質,完全不能怪我對自己沒自信。(推薦你看:【情緒販賣部】你需要的不是自信,而是學會擁抱自己

那一陣子心情很愉悅輕快,興奮於找到一個可以遵循的生命守則,就像在汪洋中抓住了一根浮木,覺得只要好好照著人類圖所說的活,我就不會再像以前一樣遇到挫折,開啟更加順遂的人生。同時,身邊也有許多朋友要我幫他們看圖,每當我幫他們解說時,他們都會以一種崇拜的眼神看我,覺得我很厲害,甚至叫我「女巫」或「仙姑」,我彷彿掌握了重要的宇宙秘密,為此沾沾自喜了很久。

執著於遵守指引,卻為此困頓掙扎

我繼續遵照人類圖的指引生活,像個苦行者要求自己務必遵守戒律,才能換得理想生命。可是過了大約兩年,我開始漸漸感受到不對勁,發現自己好像被困住了,常常在一件小事上掙扎無比,像是在開會時如果主管沒問,我明明有一個完整的想法,卻因為自己必須「等待被邀請」,就默默把想法吞回。或是在某個場合主動與新朋友說話後,內心開始責怪自己,深怕自己的主動會引發不好的結果。

我甚至開始依賴人類圖,認識一個人時不是先真心認識他,而是觀察他的特質後,在心裡猜他一定是什麼類型,什麼人生角色,然後偷偷幫他貼標籤。或是面對一個新挑戰覺得沒有信心時,我就躲進人類圖裡,安慰自己「反正我本來就是天生沒自信的人啦!」然後就放任自己的不自信。

後來有天晚上,我剛好遇到一位女生請我解她的圖,看到她的圖是只有一條通道的投射者,大多能量中心都是空白時,我默默地開心:「啊!此人一定很慘,有這麼多空白中心,一定常常受外在環境影響!」然後開始一一跟她解說:「妳的意志力中心空白,所以妳會很沒有自信;妳的情緒中心空白,妳會很想討好大家,讓大家都快樂;妳的 G 中心空白,妳很擔心人生沒有方向;妳的薦骨中心空白,所以妳會不知節制地一直工作!」霹哩啪啦跟她說了一堆後,我以為她會大嘆我說得真準,然後開始訴苦她過得有多慘。

沒想到她卻笑嘻嘻地回我:「咦?不會啊,我滿喜歡我自己的,而且我每天都過得很快樂,也很享受沒有方向感,感覺會很有驚喜!然後我現在每天時間到就下班了,不會想多做什麼去證明自己,因為我上班就是去賺錢的啊!」

我被眼前這位女孩嚇傻了,她臉上的喜悅都是真的,她是真心活得很快樂!後來她告訴我,自己小時候在經歷父母的離婚時,就開始看九型人格那類認識自我的書籍,因此更瞭解自己,也知道怎麼區分自己跟他人的情緒,所以不會想討好別人,承接他們的情緒,反而活得自在,也不會討厭自己。(延伸閱讀:設計人生的認知練習:相信命運,也更要相信你自己

回望學習心態,不再全盤依賴

那天晚上對我影響深刻,我想起自己接觸這些學問,其實要的不過就是像她一樣,活得更快樂,更喜歡自己,而不是更加掙扎,更討厭自己。後來回家後我仔細思考,發現自己在不自覺中,把人生的決定權交了出去,丟給了人類圖,我一直擔心自己學得不夠深入,或是遵守得不夠嚴格,但是忘了自己才是生命真正的主角,反而把責任與希望,都寄託在某個外在的事物,讓一個本來應該幫助我們活得更好的工具,變成另一個「制約」我們的體系,甚至凌駕了生命。


圖片|《算命大師說》劇照

後來我漸漸練習放開對人類圖的執念,不再每一件事都用人類圖的角度看待,或是依賴它作為生活的唯一依據。我不再像個乖學生,全盤接收整個體系告訴我的所有東西,反而試著跳脫出它的框架,去思考它為什麼要這樣說,並檢視它是否符合我的生命經驗,它真的適合我嗎?

慢慢地我不再害怕,自己沒有乖乖等待被邀請,反而讓自己隨著每次狀態的流動,選擇要主動還是被動,結果也都不會差很多,而且心情反而輕鬆,靈魂感覺自由。有時想起人類圖還是會研究一下,但不再是奉為圭臬那樣戰戰兢兢。

當我把自己放回生命的正中心,力量其實才回到手中,知道今天就算不再有任何身心靈學問指導,我都能回歸自己的心靈,跟隨它給我的內在指引,去過自己的生命,並且承擔每個選擇後的結果。

我想不管是哪個宗教,或是任何身心靈系統都一樣,世上從來就沒有關於該怎麼活著最正確的那個教戰指南。可是不被任何系統束縛地活,本身也就是生命最大的自由,當我們懂得了那樣的自由,也許就能放開緊抓浮木的手,享受著悠遊大海的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