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y Janurary,由 Alcohol Concern 發起。這個公共衛生運動意旨是在十二月充滿狂歡暢飲後,禁止自己一個月不喝黃湯,滴酒不沾。現在已經是二月底,回顧一月戒酒到底對我生活有沒有持續性影響呢?答案是有的!

文|Wen Shaw

為什麼不喝酒?

因緣際會之下,我決定今年一月整個月不喝酒!

的確事起必有因,說起來有點尷尬,但也不是大事。簡單說就是一月一日早上五點多時,我正在智利 (Chile) 北方邊境,就在要入境玻利維亞(Bolivia)時,發現自己把護照忘在一個沙漠小鎮上網咖的印表機上!

因此我害我跟朋友接下來五天的行程都泡湯了,與看到天空之鏡(烏尤尼鹽沼,Uyuni Salt Flat)的機會擦身而過。我滿心懊悔,就決定一個月不喝酒。

生活中太多誘惑

仔細想想,生活中無時無刻都有酒精的誘惑。我雖然離酗酒相差很遠,也沒有任何酒精長期影響生活的跡象,但生活上還是很習慣有酒的存在。週間跟朋友吃晚餐可以小酌一杯,週五下午公司有 Happy Hour。週末晚上跟朋友出去,不喝酒的話在美國晚上可以做的事還真的不多。

其中最困難的時候,應該是我跟一群朋友去太浩湖(Lake Tahoe)滑雪時,我們一群人住在小木屋裡。我被指派負責酒精飲料,但我在調酒同時又無法試喝。至今我還是覺得很神奇地我真的滴酒未沾。


圖片|Alcohol Change UK

每年一月不喝酒的群眾運動:Dry Janurary

後來我上網一查,才發現還真有一個群眾活動叫做 Dry Janurary,由 Alcohol Concern 發起。這個公共衛生運動意旨是在十二月充滿狂歡暢飲後,禁止自己一個月不喝黃湯,滴酒不沾。

這個活動引起了很大的迴響,2017 年 1 月時估計有五百萬人參加。後續有一些研究試著探討這個活動是否有持續性效果。我還沒看到有足夠大規模的研究做出很可信的結論,但一些小規模調查發現,的確許多人在六個月之後酒精攝取下降了。

對於我來說,一個月不喝酒感覺如何?

簡單來說,一個月不喝酒,感覺非常舒服,覺得身體與心理都更健康了。雖然在很多時刻有一些不方便之處,比如說出去玩時,每個人都在喝酒。或者與在公司慶祝專案落地時,也會有些麻煩。

但我清楚感覺到我的記憶力變好,心情變比較穩定,睡眠品質提高。以往常常喝酒比食物還貴很多,這樣也省下了一筆酒錢開銷。目前看到喝酒如何造成宿醉還是有多方意見,其中一方指出同屬物(congeners)在深色酒特別多,例如紅酒、波本威士忌(Bourbon),容易造成嚴重的宿醉。相對之下白酒、琴酒(Gin)、伏特加(Vodka)就比較少。(推薦閱讀:宿醉後的上班日!五個實用小撇步告別宿醉

後續

現在已經是二月底,回顧一月戒酒到底對我生活有沒有持續性影響呢?答案是有的!雖然二月充滿了喝酒的場合,像是我的三十歲生日、朋友三十歲生日等,我也在這些場合都有黃湯下肚。

不一樣的是,我在每次喝酒時都會回憶起一月時戒酒的好處。相信潛移默化之下,這勢必會改變我喝酒的習慣。就像在心中種下一顆種子,慢慢地會開花結果。經過一些人生閱歷,若問我有什麼事情對一個人的成功影響最大?我絕對會說,將想要達成的目標轉換成習慣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所以我才認為喝酒時聯想到不喝酒的好,是一個很正面的指標。代表我能夠達成長期適度飲酒的可能性很高。

喝酒對我來講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從大學開始就會跟朋友在酒吧出沒。後來來到美國,更是少不得酒精的刺激。但經過了二十幾歲的青春歲月,今年剛滿三十歲的我,也許可以給自己最好的禮物之一,就是體驗一個月無酒精生活。我的目標不是完全戒酒,而是重拾掌握自己生活的紀律。我已經想好明年也會再做一次 Dry Janurary!

Dry January 宣傳影片

Alcohol Change UK,倡導 Dry January 的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