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層層疊疊的社會,每個人、每個位置都有自己要面對的壓力與焦慮。可以的話,試著將焦慮提升成欲望,反而能把負能量轉變成推動你向前的動力!

文|瞎妹休日委員會

我的第一份工作帶給我相當嚴重的焦慮感。

大學生的畢業集體焦慮:找工作,我也同樣經歷過。一開始我以為那樣的焦慮已是我的極限,所以在我接到錄取通知的電話,欣喜若狂。

可是我從未想過,這將是我短短人生之中,最痛苦的一年,這只說明了我的人生經驗過於貧乏。那時的主管像是全知全能的天神,我總是會被一個又一個考題擊倒,怎麼做似乎都達不到要求。依稀記得到職剛滿半年,搭著每天通勤的公車,都想著:「今天就遞辭呈吧!」但是一想到要與老闆共處一室的焦慮,竟嚴重到讓我一拖再拖。(延伸閱讀:【女人迷兒說工作】做一個成就自己也成就別人的工作者

一方面覺得好氣又好笑,對主管的焦慮慢慢轉化為憤恨,這樣的情緒反倒成為我上班的動力,困獸被逼到了谷底,只想拚個你死我活。當時手中有個專案,只想著:我要做到完美,我要讓他覺得我無可取代,然後我要在他最需要我的時候,狠狠地離開他。

揣著這個大夢,工作的繁忙與挨罵雖然不曾中斷,我卻莫名地感到一絲異樣的輕鬆。已經離開這份工作好幾年了,但在讀《請把焦慮當愛人》的時候,那一段時光卻一直讓我回憶。現實中,想當一個無憂無慮的人,簡直是天方夜譚。生命的成長來自不斷地毀滅與重生,「長大」這件事,往往伴隨著傷心,是內在的突破,必須靠內省以達成,外力難以介入。


圖片|《四重奏》劇照

如果用運動來比喻的話,適當的焦慮就像有點累的慢跑,不至於讓你氣喘吁吁,但也不是太輕鬆的事情。所以大部分人無法享受這個過程,雖然你的理性知道,持之以恆的運動對身心靈是好的;但你的感性拒絕讓自己陷入不輕鬆的狀態。

實際上,將焦慮提升至欲望,就能變成不斷向前的動力。(不見得是功成名就,而是你個人冀求的終極目標,每天躺在床上一事無成也可以。)

再繼續聊聊我的主管,當我的王子復仇記展開之時,他卻開始對我推心置腹,很多事放手讓我做了,外出時會閒話家常了,旅遊時也有專屬我的一份小禮物了。

某次出差,我們路過一座花園,恰巧更上層的主管來了通電話,一接起就是頓飆罵,聲音大得我都聽得見,我知道部門的流動率很高,我知道業績不好,我還知道好多問題但都無解。九月的太陽不熱,雲影天光,小小的水池裡錦鯉一直轉著,主管默默地蹲了下來,臉低低的,什麼都沒說,直到電話那端的聲音漸弱,主管的姿勢仍舊維持著,一分鐘後又神情自若,一貫仍是那個我討厭的主管。到了很後來的後來,我才知道主管有多厲害,與自己的焦慮相處自如,甚至讓焦慮成為武器。(也推薦你:佛洛伊德談焦慮:焦慮使我們刺痛,也讓我們行動

因為當我遇到類似的情形,焦慮便如海嘯般捲來,使人情緒崩潰。那一瞬間,我才明白,原來焦慮是不分人的,尊貴如天神般的主管,下賤至我這種免洗員工,大家都有自己要處理的焦慮。而書裡所討論的職場焦慮,我都經歷過。第一份工作的重要性?同事之間的爾虞我詐?現在離職是不是就完了?對公司開砲,是否會害得自己被業界封殺?焦慮這件事,在《請把焦慮當愛人》,從存在、成長、選擇、社交、職業、愛情六大項,有系統地探討,沒有單一解方,帶領你認識、學習擁抱焦慮,內外兼修,不迷惘自己的步伐,終而使焦慮成為敲破你舒適圈的槌子,迎向更多可能性的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