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印度,我重新找回自己的心靈,諮商師要我一人分飾三角:自己、伴侶、旁觀者,看這部戲如何進行。過程中我哭的張狂,後來才理解,自己在關係裡想要的信任、陪伴,都得先從自己身上找到。

文|歐歐

「Shanti,一旦妳明白了,妳也就自由了。」Raj 的擁抱維持了十餘秒的長度,帶著安慰與鼓勵。

第一眼看到 Raj ,猜不出他的真實年紀,頂著大光頭、總是笑臉迎人,肢體語言感覺頑皮得像個大男孩。第一天抵達園區時還不認識任何人,他十分親切地打招呼、鬧些小玩笑、也仔細的為我解說我所選擇的 7 天方案裡面 individual sessions 有哪些內容,言談間給人舒服、快樂、自在的感覺,因為他無時無刻散發這種氣息,讓人很難不被他的快樂磁場所吸引,又不由得羨慕起來,一邊心裡想:「我也想變成跟他一樣、總是這樣自在又開心!」

取了這麼印度的名字,Raj 的意思是「國王」,但他來自加拿大,原本是個律師,「平日沒日沒夜的工作、然後換來 14 天的休假—你知道,一年當中只有 14 天完全放鬆,我覺得這樣的生活方式太荒謬了。」

他半開玩笑的說,以西方的工作環境說來、14 天是有點誇大其詞了,但不想被現實既定的工作與生活方式框住,我想這才是他離開家鄉、前往普那的原因吧,而這一待就是 30 幾年。

1980 年代他初次造訪印度普那社區、幸運地奧修(OSHO)仍在世,而 Raj 親眼觀察。

「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他只是人在那裡、即使不說話——你知道,因為後來他長期禁語、不太說話、也不太演講了,但他在的地方、四周充滿著喜悅與寧靜。不知道怎麼會這樣,但這樣的氣氛真的很棒。」(推薦閱讀:心理諮商師帶你認識自己:為何人們會有崇拜心態

「然後我喜歡當時這個社區所營造的氛圍,當時我僅僅是跟妳一樣:第一次我待了一週,然後我回到加拿大,但自此之後我再也不是之前的我了。後來我做了決定,搬進這個社區。這社區有大大小小的工作需要有人去維持與推動,妳知道,我當時是個律師,但這裡的行政人員派我去清潔、打掃廁所等等,但我不在乎,因為我喜歡這裡,我覺得這裡像家、心裡的家。」

Raj 眨眨他眼睛、帶著頑皮的感覺,64 歲的他看上去像要再減 20 歲,而這對西方人來說⋯⋯嗯,不簡單,是吧? 所以我猜,他肯定在內在下了許多工夫,能把日子過好、把自己過好,而因為他的快樂、也感染了許多仍在「迷路」的人們,不難猜想他在奧修社區裡授課當老師。


圖片|來源

他的打扮跟一般學員有所區隔,是一身的黑色長袍、腰間繫上白色緞布,以示區別。但我察覺這樣的外表區別不同於一般社會認定的區別—例如自古皇帝穿黃袍、軍警升遷就是加了梅花或五星,這種外在服裝的區別傳統上通常代表名望與權力,附帶隨之而來的自我感覺良好(助長小我)與驕傲,但在這裡,老師的黑袍代表的是把自己經營很好的人,並有能力與他人分享,而他們真的很亮眼!因為隨時散發出的正能量很難不感染周圍的人。

後來碰到另一位臺灣女孩,與我差不多年紀,她先上了 Raj 的個人諮詢課,吃午飯的時候遇見她、向我津津樂道地描述他們的對談過程愉快並且收穫良多。因此我決定報名 Raj 的諮商課—— conscious relating。(推薦閱讀:心理諮詢背後的心理學:每個人都曾受過傷

其實關乎隱私,自己因為兩性關係的課題而逐漸走入身心領域,試圖找方法去「解決」問題,在造訪印度之前,偶然地接觸到奧修(OSHO)的書,這一年多來看他的著作少說也超過了 40 餘本,越是看越是明白、卻也同時越加迷糊—明白何謂真實的愛、自由與單獨。

迷糊於老是跟現實社會價值的衝突與矛盾,加上許多超越現在自身所能理解的觀念範疇,奉行「只有親身經歷才有收穫」想法,終究是帶著自己去了印度、來到普那,感覺這裡的氣氛、與其他學員們聊聊、以及從課堂裡學習,現在想想、自己總是衝動,說走就走,但也不後悔。

話題回到 Raj 的諮商課,我不太曉得心理學裡怎麼稱呼這種諮商方式。在了解我想探討的議題後,Raj 要我一人分飾三角:我自己、我的伴侶、以及旁觀者,看這部戲如何進行。有點像家族排列,只是角色扮演者都是我自己,而指導者不介入整場戲,只依狀況適時提點。

過程中我哭的希哩嘩啦,好吧、可能我天生就是個愛哭的人。

Raj 只是看著我,沉默而理解的陪伴,這當中他啟發我的一些話當時做了筆記,不時地翻著、做為生活的提醒。


圖片|來源(非當事人)

這堂個人諮詢課的啟發,與你/妳分享:

「嘿,妳要的愛、陪伴、信任、與照顧,都要先從妳自己身上找到。唯有妳自己身上俱足這些條件,才可能遇見一個不需妳索愛的對象;也就是說,自己富足了,也才有可能遇見跟妳一樣或比妳更富足的人。還有,依賴並不是愛,雖然大部分人覺得是,但依賴意味著安全感、也極有可能會變成『相互索取』的關係。」

「而且我想再與妳分享,當妳向內看,關係就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Once you look inside, the relationship will take care of itself.)。去嘗試「修補」關係意味著你期待對方改變,但 Shanti,為什麼對方要改變呢? 只有當人往自身省思、向內看的時候,才會改變。否則,對方會為了避免更多的不愉快而『假裝』成你要的樣子,但第一、那不長久;第二、假裝只會招來恨意漸增。」

「最後,Shanti,一旦妳明白了,妳也就自由了。」

Raj 的擁抱帶著溫暖,是理解、是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