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家暴父親讓幼小的你感覺無助,當你提起勇氣面對童年創傷時,其實你的勇氣也正被你見證、你的痛苦也才被你擁抱著。

公號 ID:knowyourself2015
公號簡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會喜歡的泛心理學。

親愛的諮詢師,

您好,

今天,我和父親大吵一架。雖然我贏了,但還是像小時候一樣哭得很慘。

從我記事開始,關於他的所有記憶都是灰色的。題不會做,他二話不說一隻手過來,像是要試試能不能把活人耳朵揪掉一樣,拎起我大聲質問、叫罵,我嚇得一動不敢動,我怕我動一下就會遭到更殘暴的毒打。然而不動也沒有用,接著是突如其來的耳光。那時候真的是個孩子,我甚至天真地希望在他兩個耳光的空隙之間時光可以靜止,哪怕只是稍微延長一會讓我有喘息之力。

在家的各種小事都會引起他的打罵,看電視看晚了,自己一個人玩(沒錯,這也是一個理由),書丟了,飯灑了。他用盡他的力氣來踹,打,扇耳光,我就像一個布偶,在客廳的地板上被摔來摔去。

我曾經嘗試討好他,以求他能夠不打我。

那天是他們車間的合唱排練,我知道他們在哪排練,就過去看他,旁邊一個小朋友都沒有,我想他一定會覺得我比其他小朋友都有心吧。就這樣,我站著看他排練,一兩個小時吧,結束了他沒理我,直接回去了。我很失望,跟了回去。讓我沒想到的是,回家之後他問我:「你一直仰著頭憨逼逼看什麼?」(推薦閱讀:父親的領帶:每個男子漢養成的背後,都有個需要擁抱的少年

我整個人都傻了,原來我在自己父親的眼裡就像個傻子一樣。我是不是看起來像傻子一樣?我很絕望地相信了這一點。我去看他,給他丟人了。


圖片|來源

後來啊,我終於長大了,有自我的意識了,我開始覺得,就算是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人,需要怎樣一種恨才能對沒有抵抗能力的兒童下那麼重的手。何況他是我父親。我開始討厭他,即使他跟我說「花吧,不用擔心錢」。他人也大了,脾氣有所收斂,但還是會因為小事跟我發火,大多數時候我會忍著,但每忍一次我就多討厭他一分。終於,今天,我沒有忍住。

他又一次因為小事辱罵我。我討厭這種很大聲,叫罵著的質問。我終於喊出了頂撞的話,我看到他眼裡的慌神。

說完感覺很痛快,這架我算是吵贏了,當著熟人的面,他沒有任何反駁。可是回到家我還是忍不住哭了,我想到多年前那個無助的小孩。

他曾經想到死,想過從樓上跳下去。他很焦慮,犯一點小錯就會很緊張。他害怕和同性發生衝突,即使別人一個看起來挑釁的眼神,也會讓他慌亂。他在意別人的看法,直到現在,只要保持著站立著的姿勢一會,心裡就覺得自己看起來像個傻子。

他很自卑,因為他覺得自己像個傻子。

感謝您看到這裡,

願所有童年都被溫柔以待。

 諮詢師回覆一

你好,

感謝你的來信,從你的字裡行間無處不見一個受了傷的孩子,著實令人心疼。但在我們開始談論問題之前,我希望你可以先肯定自己:你是個很勇敢的人呢!

很多遭遇這樣創傷的人是不敢說出來的,但你卻能如此將它述說成一封信;這也顯示了,歷經千辛萬苦的你並沒有被摧毀,反而洗練得更為強壯,能夠獨立。

但這樣堅強的你,有否想過再為自己也為爸爸勇敢一次,把這封信改寫給他呢?

從信的字字句句間,我相信任誰都看得出,爸爸得對你的受傷負一定的責任。

雖然這封信寫給爸爸看,他一時將無法接受,但那是他自己的課題,他有責去面對和理解;而已經長大的你,也應該將這個機會和責任交還給他。唯有這樣,當兩人都能成熟的正視過去,才能真正跨出和解的第一步。

就算幾經努力後爸爸仍舊無法或者不願面對過去,至少我們將不該屬於我們的重擔交還給他,不再困住自己,而能夠真的往前邁進。

長大了,在撞上更多複雜的事情后,會有更多難以宣洩的情緒產生。

我們也許也會無意識地將之轉嫁到身邊的人身上,尤其是親近的人。在爆跳過後,我們也曾感到歉意,知道因為自己的衝動而傷害了所愛的人。我們真的好抱歉好抱歉,卻覺得難以開口,或者不知從何說起。

爸爸當年會不會正處在這種處境當中呢?

人們常說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於是受傷的我們常常不自覺的先檢討自己「我真的可以怪罪父母嗎?」抑或是質問自己「我這樣是不是很不孝?」但實際上,你的感受都是真實的;那個內在需要被關懷與照顧的,瑟縮的自己,是真實存在的啊!(推薦閱讀:可不可以不要弄壞我的玩具?心理學看童年創傷

小時候的你,沒有力氣、沒有能力,孤立無援,因此你不能反抗,必須要用這樣委曲求全的方式才能生存下來。直至今日,這樣的策略可能也複製到了你的其他關係中;你自卑、恐懼、沒有安全感;你害怕犯錯、害怕失誤後招致的打罵。

也許你沒有發現,就算現在你已經長大成人,那個武裝的、恐懼的、受傷的小孩卻一直在你心裡,從未離開。

但就像信的一開始我說的那樣,現在的你已是足夠堅強的大人了,你不需要再像過去一樣逆來順受也可以活下來。你無須再自我質疑,反抗並不可恥,透過頂撞才能讓爸爸知道,他不能再這樣對你了,他也必須成長,知道你已是一個獨立的個體,需要被尊重、需要被愛。

最後,想再次肯定你,儘管傷痕累累仍願意不帶著仇恨面對爸爸,而是保有真誠,能夠誠實地面對那個緊張焦慮、像個傻子的自己,並且設法找尋出口。

如你所說,願所有童年都被溫柔以待;未曾被溫柔以待的童年,如今,讓我們用成熟的溫柔撫慰帶著傷痕的內在小孩。讓他知道,如同冬天過去了我們會收起棉襖,輕盈地迎接春天,現在的我們也可以把那些如盔甲般堅硬的武裝收起來了,讓他看到,春天來了。

心理諮詢師盧美妏敬上


圖片|來源

諮詢師回覆二 

您好!

你的來信已收到。雖然未見到你本人,但從你的字裡行間也能體會到你的痛苦、悲傷、不易以及內心的掙扎和糾結。是啊,如果從小帶給我們最多傷害的人同時也是我們最親近,或是最渴望接近的人,那麼,試問天下還有什麼關係會比這更讓人糾結呢?靠近父親,意味著童年的創傷再次被喚起。完全遠隔離或否認他,又意味著否認了對自己來說最重要的親情,否認了自己和那個家的羈絆。這種既渴望和一個人親近或得到他的認可,但又如此害怕靠近他的感受,是最讓人無法面對和釋懷的。

正因與父親的關係讓你如此難以處理,所以從你的來信中流露出的勇氣才讓我格外感動。這是一種面對自己的童年創傷,一種面對自己對父親的憤怒和期望夾雜的糾結感情,一種面對世間最複雜的感受的勇氣。

在你年幼時,也許你的痛苦沒有被及時看到和見證,你也許無力保護自己。但是現在,你卻在生活和成長中,慢慢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勇氣、力量和資源。你有了自己的意識,開始去思考自己的痛苦從何而來,去處理自己的創傷,開始能夠真正的代表自己對別人說「不」,能夠在信中清晰的直面自己的過去,能夠允許我這樣一個陌生人見證你的痛苦。此刻,我彷彿看到一棵小樹,雖然經歷風雨,但仍然在頑強的成長。

現在,這棵小樹不但長大了,而且還開始允許自己去思考父親為何會如此的對待自己。這是多麼不容易的一種成長啊,開始讓自己從痛苦中能夠適當的抽離出來,去看待給自己帶來痛苦的那個人。一個人的成長和成熟,並不是指他/她不管遇到何事,想到何人都不會有情緒,而是指他/她能夠面對和分清自己的愛與恨,期望與恐懼,快樂和悲傷,進而能夠更有彈性的去表達自己的情緒。所以,偶爾與父親的衝突並不一定是壞事,如果你能從中更加了解引發了這些衝突的情緒和渴望,那麼衝突也可以變成有用之物。(推薦閱讀:童年的傷情緒都知道:讓我們好好談談恐懼

正如你說的,願所有童年都被溫柔對待。我也想說,所有的成長和不易也應當被看到、被理解和被見證。你完成這封來信的此刻,你的勇氣和力量也正在被你自己見證,你的痛苦也正在被你自己看到和心疼。雖然我們無法選擇我們的親人,無法決定我們人生之初一定能摸得一手好牌,但我起碼們可以選擇我們接下來的人生中如何去打好這手牌。

所以,非常期待看到未來的你越來越多的心疼自己,看到自己的勇氣、力量和資源。如果可以,試著去想想這一路走來,有誰是真的愛你、心疼你的,你自己在成長中又獲得了哪些屬於自己的長處,哪些和父親不一樣的優點。雖然與你未曾謀面,但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

願所有的痛苦都得到溫柔的見證,願所有的成長和勇氣都得到肯定。

心理諮詢師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