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有些人來說,吉列刮鬍刀的新廣告讓他們看見了進步的空間,但對有些人來說,那則廣告想要直接抽走他們緊握的藤蔓,讓他們滑落不可知的深淵。不負責任的說服方式,其實只是想要別人無條件服從。


圖片|廣告影片畫面

吉列刮鬍刀的最新廣告 We Believe: The Best Men Can Be 播出後,引起許多人反彈。若觀察一下留言抱怨者,有部分的人是自行對號入座,覺得這廣告在羞辱他;有些人認為這廣告一竿子打翻一艘船,認為這廣告污衊了所有男人;還有一些人,認為這廣告說教的寓意太濃,因此紛紛留下「一個廣告憑什麼對我說教」、「別想說服我該怎麼做」等留言。


圖片|廣告影片留言區

關於前兩種想法,可以參考〈吉列廣告推翻性別刻板印象,為何 Youtube 上有 100 多萬個反對?〉這篇文章。本文想要討論的,是關於最後這種「你憑什麼譴責我」的人。

看到這個留言,讓我想起中國茼蒿的事。很多人吃火鍋或燙青菜時,喜歡吃名叫「大陸妹」的青菜,但不久前開始有人呼籲,希望能將這青菜改叫「中國茼蒿」,因為「大陸妹」有貶損女性的意味。我和媽媽聊過這件事後,她也認為大陸妹確實不好聽。然而,過沒幾天,我聽見她在麵店點燙青菜時,大聲喊出了「大陸妹」三個字。

難道她忘了嗎?該團購銀杏了嗎?但其實冷靜想想,今天若換作是我,我可能也會對店員說「大陸妹」,因為我和我媽都不是喜歡和陌生人攀談的人,如果還要跟店員解釋什麼是中國茼蒿及改名字的原因,那我寧可跟著大家叫大陸妹。

說服他人,其實是一件很暴力的事

用文字好好跟對方溝通,到底哪裡暴力了?想像一下這情境:有一個人失足滑落懸崖,幸好他緊急抓住了一根藤蔓,才免於繼續往下滑。你在一旁發現他緊抓著藤蔓懸在崖上,但其實他正下方是很深的湖泊,就算放手也不會摔死。這時,有些人可能會告訴他「可以放手沒關係喔」、「藤蔓抓久也是會斷的」,然而對方光是抓住藤蔓就已經用盡全力,無暇再往下看,因此不知道若聽信你的話而放手,下場會不會是粉身碎骨。

在一些人的生活中,抓住藤蔓是他們當下唯一知道的存活方式,而想要說服他們接受新觀念,就像要他們放開藤蔓那麼難。因此對有些人來說,吉列刮鬍刀的新廣告讓他們看見了進步的空間,但對有些人來說,那則廣告想要直接抽走他們緊握的藤蔓,讓他們滑落不可知的深淵。

不負責任的說服方式,其實只是想要別人無條件服從。

想像完這個情境後,可以再捫心自問一次:你憑什麼要別人接受男女平等/支持婚姻平權/放棄刻板印象?

想要說服別人接受新的想法,往往等於要對方否定自己過去的思想或作為,因此藏在「區區一則廣告,憑什麼對我說教」這類留言背後,其實想說的是「我哪裡做錯了?」、「為什麼要說我的生活方式是錯的?」、「我不想要否定自己」。

從實際面來看,那些服膺男尊女卑觀念的人、異性戀者、政治上手握實權的人、領 18% 的人、把女人黑人同性戀當次等生物的人、鄙視國中懷孕的年輕媽媽卻反對國小進行基本性教育的人,這些人都是當前的既得利益者。有些人會因為道德勸說而自我反省,但有些人就是不會。面對這樣的人,你打算憑什麼說服他為了不相干的人,去放棄既得的利益?你打算如何說服他們,去否定自己過去的人生?

若想說服別人改變,卻不為對方的人生負責的話,其實你只是想命令對方服從而已,但不會有人沒事去服從陌生人的命令。

當支持婚姻平權的人,想要說服反對婚姻平權的民眾時,有想過要為對方的社交生活負責嗎?若對方在教會之外,已經沒有任何願意陪他聊天的對象時,他又為什麼要為了不相干人的權益,去放棄自己現有的人生?在網路上譴責別人自殺的人,有誰解決了當事人若選擇活下來,所必須面對的種種難題?譴責恐同者的人,有去了解他內心自我嫌惡的恐懼從何而來嗎?(延伸閱讀:公投倒數週記|當路人告訴我,支持婚姻平權的人就是有病

以上的事情,我自己也全都沒做到。這些是我在看完吉列廣告下方的留言後,才開始在我心中浮現的想法。「對於那些我試圖說服的人,我有在乎過那些人的人生嗎?」答案是:沒有。原來我只是希望一聲令下,對方就能認同我認為正確的價值觀。

譴責某些男性的言談不夠尊重女性時,我沒想過若要他們在同溫層中做出改變,必須拿出多大的勇氣。他可能會犯眾怒、被嘲笑,甚至被霸凌或排擠,而我卻無法為他準備一個新的社交圈,讓他自在成為新的自己。因此,他根本沒有動機去改變,也沒有理由去否定自己一直以來的說話方式。

幸好,這問題並非無解

回到上面懸崖的比喻。在說服不成後,你可以選擇開始嘲笑他緊抓藤蔓有多不合理,希望他聽了之後會「茅塞頓開」而選擇放手,也可以費非常大的力,直接去把他拉上懸崖。


圖片|來源

為什麼社運人士常呼籲大家要和自己的家人多溝通?因為和網路上此生不見得會碰面的人比起來,身邊的人可以比較容易為他們的改變負責。若我媽第一次鼓起勇氣在火鍋店說出「中國茼蒿」,店員卻聽不懂時,我可以替母親出面和店員解釋。若我爸在聊天群組裡轉傳了不得體的笑話,我可以在解釋自己的想法之餘,幫他找其他笑話分享到群組去。

同樣地,知名動保組織「善待動物組織」(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 PETA)不再只是說服別人放棄吃肉,而是會介紹許多素食料理,為別人「必須改變飲食習慣」這件事負責。一些支持婚姻平權的人,也開始呼籲別再嘲笑別人的信仰,而是宣傳同光教會等尊重多元的團體,為別人「失去反同同溫層後的社交生活」負責。

我不會輕易去否定別人的生活方式,因為那可能是他費盡心思、左思右想才做出的決定。那些不為人知的成長背景,造就了他的此時此刻。光憑這一點,他活在這世上就絕非沒有意義。

——木靈《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

最後要再次強調的是,這裡並非在擁護那些贊同仇女、反同等等的人。錯誤的觀念應該譴責,藉此去引導那些還在觀望風向的人,但針對個人的批評或強硬說服,通常都無濟於事。我們不必,也不該去認同錯誤的想法,但必須正視別人在生活中碰到的困境,認知到他們緊抓著藤蔓不放手的理由,最終才有可能讓對方脫離懸在崖邊的處境。因此,當你覺得為什麼有些人怎麼講都講不聽,因而感到挫敗時,可以想想自己憑什麼要對方否定他一直以來的生存方式,自己又願意為對方的改變負多少責任。(推薦你看:【法律讀性別】同婚戰場該如何突破同溫,開啟對話?


圖片|來源

當然,本文提到的方法,不可能適用所有情況與所有人。有些人會見不賢而內自省,有些人則見賢而惱羞成怒。這句話不是在分優劣,而是想告訴大家,世界上就是一種米養百樣人,每個人面對問題的反應都不盡相同,而且每件事都有其複雜性。然而,當你我在一次次的投票後,對未來感到越來越無所適從時,或許這些思考的角度,可以幫助你我看見踏出下一步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