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總需要磨合,在磨合裡看見彼此的愛,「當一個人願意為了另外一個人做他不習慣的事情時,那就是最難能可貴的付出了。」

我跟我男朋友,剛好是外向與內向的極端。外向者與內向者交往,究竟會是怎麼一回事?我想關於「我想你」的故事,是個很好的例子。


圖片|來源

我是在國外旅行時認識住在澳洲的 K。剛認識 K 的時候,我便感覺到他對自己的吸引力。於是,和他相處的時候,我總會問他各式各樣天馬行空的問題。雖然他都聽見了,但大多數時候他並不太願意回應我。一開始,我感到有些挫折,感覺對方似乎不太喜歡我。

對於外向者來說,他的很多行為都代表了「沒有興趣」,除了他不愛搭理我的問題,兩人一起出行時,他總是快步走在我前面五到六步的距離,兩人經常一前一後的走著,也因為這樣的距離,其實多少也讓我想與他「對話」的難度變得更高。

但是作為外向者,不斷尋找新話題的漫談一直是我非常拿手的事。因此,遇到他不願意回答的問題,我就再找其他事情聊下去。就這樣,我們連續聊了三天,或更精確地說,我「自問自答」了三天,他「聽」了三天。(推薦閱讀:跟誰聊天都盡興:聊天讀心術四大重點

我問他為什麼願意每天與我相處,他只是酷酷地說,「你很會娛樂人。」

我也是傻眼了啊,原來老娘每天這樣自問自答,最後在你眼中都是笑話啊。不過,在他生命中扮演「小丑」,總比在他生命中扮演「路人」來得要強多了。(嗯,我不只是個外向的人,也是個樂觀的人。)

於是,抱持著他應該是「還是有喜歡我,但是他不好意思說」的猜測,超級行動派的我在飛回台灣的前一天,也是我們相處的最後一天,很主動地跟他說,「我回台灣以後,會想你。」

沒想到在我丟出了這直球以後,K 只是繼續開車,然後表情淡漠地說了一句,「我覺得我還好。」原來是個喜歡直接把球捏爆的同學。還好,作為行動派的外向者一向視社交中的挫折為生活中的一小塊,於是,回台灣以後的我便不再多想這段關係,便只是默默放下這段念想,回台灣繼續忙於我的生活。

沒想到,過不多久,這名內向卻擅於把球捏爆的接球員卻又主動在臉書上敲我了。問了我些近況,一如初識,我還是熱情地回應他,而他在網路上也總是比較願意笑笑鬧鬧,相比見面,他反而更容易在網路上透過文字與我分享的生活與想法。


圖片|來源

內向的人更傾向用訊息溝通,因為他可以想好了再回應。但是當面對話時,他可能同時在處理很多事情,一方面他可能在觀察環境,一方面要聽我的問題,還要想這個問題有沒有意義與想不想回答,更遑論外向者所熟悉的一來一回地漫談社交了。然而,通常內向者在「傾聽」時會比外向者更加投入,因為外向者更急著表達。(推薦閱讀:親愛的你,內向是種能力

這也是為什麼我覺得 K 很迷人,我很少看見一個人能夠如此有耐心地聽我說上那麼久的話。後來,經歷將近兩年的時間,我們終於決定交往。

「你為什麼當初聽我說我想你的時候,你不願意給我正面回覆?」壓在心底兩年的困惑,外向者如我當然不會錯過在交往之後拿出來拷問一番。

「說出口的話,就要能夠做到,我不想說做不到的事。但是當時候你要回台灣,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繼續跟你維繫這段關係,那乾脆不要給你希望。」對於他來說,承諾、行為都是在深思熟慮後才出現的結果。相比他,外向的我倒是很容易想到便說出口,有什麼情緒、想法都會立刻外顯成為話語與行為,但是當理解這之間的差異時,那些在不同行為背後的愛卻是共通的。

「我想你。」

一交往便處在長期遠距離的狀態,能夠輕鬆表露情緒的我自然常常對伴侶說起自己的思念與感情。然而,不能說是出乎我意料的答案,卻還是讓我無言以對的是,他總是回答「嗯。」沒有了!沒有了!沒有了!剛開始面對他的冷靜,我一度覺得這應該就是冷漠錯不了了,但是我卻又會在下了小結之後想起,「如果他真的不喜歡我,他幹嘛跟我交往?」。

對於我而言,K 總是不太分享感受與想法,一開始我很容易解讀為 K 就是沒意思、沒興趣,但是他只是太習慣「思考」、「獨處」、「聆聽」,而不習慣(或也有點不喜歡)「口語表達」。

對於外向者來說,要能與內向者相處下去很重要的一課是要學會「聽見」那些沒有說出口卻展現在其他互動上的愛。

舉例來說,K 是華裔澳洲人,對他來說,英文是第一語言,中文才是第二語言。他住在跟台北有兩小時時差的雪梨,交往前每次見面,我們總是英文與中文混著用。

但是交往以後,我們每次在台灣時間晚上十點,澳洲時間晚上十二點時,他都會堅持用中文與我聊上 1-2 小時。按他的說法是,「你英文太爛了,還是讓我練習我的中文吧。但我知道,在半夜用第二語言跟一個愛講話的外向人聊天,其實對他來說是件很辛苦的事,但是他卻甘之如飴,只是為了讓我可以更自在地跟他分享我想說的事。(推薦閱讀:如何維持遠距離戀愛?科技不能取代一切,信任才能愛得放鬆

使用的語言、溝通的時間,對於 K 來說,這些是他用心表達愛的方法之一了。看見同樣一件事情對於另外一個人來說為何不容易,並且珍惜、感謝對方的用心付出,自然更能維持關係的品質。

交往一段時間以後,我學會與其問他「你會想我嗎」、「你愛我嗎」這些常見的台灣女友起手式,不如改告訴他,「我很想你」、「我喜歡你」,然後與其期待他回應「我愛你」,不如花時間觀察他又做了哪些關於愛的思考和行動。畢竟,光是靜靜坐在那邊聽我說著一遍遍的想念和愛,都可能是他表達愛的方式了。


圖片|來源

最後,轉送給大家一句我朋友曾經跟我說的話,「當一個人願意為了另外一個人做他不習慣的事情時,那就是最難能可貴的付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