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許茹芸,時隔四年帶回《綻放的綻放的綻放》一輯,傳遞人生每次綻放,只為回歸自己的根源與初心,在這過程中逐漸明白,人生中的轉折也是種醞釀完美的過程。

「這裡 有一個最深邃的秘密 無人知曉
這裡 是生命之樹 根源裡的根源
蓓蕾中的蓓蕾 天空外的天空
它高聳於靈魂所能仰望 心靈所能隱藏
這是使星辰得以永恆 各得其所的奇蹟」

——〈我帶著你的心〉,美國詩人 E. E. Cummings

時隔四年,許茹芸帶回《綻放的綻放的綻放》一輯,專輯意象取材美國詩人卡明斯的詩句,傳遞人生每次的綻放,都為回歸自己的根源與初心。

1996 年,《如果雲知道》專輯,全台賣破 220 萬張,奠定許茹芸天后地位,1999 年,她開始變換曲風,開拓芸式唱腔的其他可能性;2005 年,生命歷經工作情感轉折,她義無反顧,把自己丟到紐約一年,感受情緒,經驗空白,慢慢找回自己;2009 年,發行第十四張專輯《愛.旅行.一公里》,嘗試專輯製作人,把許茹芸獨立抒情音樂及搖滾曲風的一面,呈現在世人面前。

這些年,她活得更恣意了,不斷翻玩創意,嘗試新曲風,我看著眼前的許茹芸,談到做音樂,眼裡始終有強烈的信念,「如果我一直執著在當年賣破百萬張專輯的情景裡,我根本沒辦法進步。時代在變,我覺得自己是個遊走在瘋狂與理智之間的人,跳脫傳統,對玩音樂有瘋狂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許茹芸的音樂路,從綻放那刻至今,二十個年頭過去,她在不斷定錨自己的過程,明白何謂綻放的意義。

綻放是生息,是循環,是當你不再探究存在的意義,所走的每步路、歷經的每種痛、見過的每道風景,就成了生命的目的。

接受「轉折」,也是醞釀完美的過程

新專輯《綻放的綻放的綻放》傳遞努力的過程,最終都將回歸初衷,對許茹芸來說,初心,是做一件事情的時候,心有熱愛。

「小時候我對唱歌沒有太大想法,就只是自在快樂的唱,做音樂路上,能夠一直保持那顆最初快樂、熱誠的心,我覺得是不簡單的事情。做音樂,早期對我來說就是比較單純地唱歌詮釋,近年做了一些改變,自己也參與製作音樂的過程,兩種角色都有收穫,我也都很享受。」詮釋有詮釋的真心,創作有創作的痛快,我好奇,面對音樂的身份轉換,給了她怎樣的養分?

「慢慢地,我在做音樂的過程,找到一種中庸的姿態,我開始明白,事件有自然萌芽的過程,學會接受當下的完美。」

她舉例,2009 年,自己嘗試獨立發行唱片的過程,得從只是單純詮釋歌曲的歌手,到編排音樂、主導專輯想傳遞的意念,是挑戰,也是學習。她更明白,生活除了有對事物的熱情之外,還得找到平衡熱情與現實的中庸之姿,在不斷失衡與穩定的狀態裡,執著信念,看淡慾望。(推薦閱讀:專訪鍾琪:你如果真想做一件事,就應該讓它發生

99 年,許茹芸因唱片公司變動,原先預計舉辦的演唱會因此暫緩,多年過去,這份對歌迷的承諾她牢牢記著,也是想,有天,把演唱會好好辦回來,「我很享受演唱會的過程,與歌迷一起沈浸在音樂裡,但又因為每個人的生命經驗不同,聽著歌曲時有不同的感觸。」不同的感動,聚集在同一個時空下,像許茹芸用音樂陪我們走過不同的人生階段,一首歌表徵一個時空,一段年少時的瘋狂與感動。

因生命動盪,而造成的擦肩,回望為了赴約而不斷努力的自己,這錯過,何嘗不是種難得?「我們人生有很多不同的階段,每個階段都有值得停留與放下的東西,」這東西很玄,我們暫且把它稱作「執念」,放下執念,才能真正地去感受。

「我覺得人生有趣的地方就在於,不斷有新的事情出現。曾經,單身久了,我慢慢覺得一個人其實挺好的,當我不再去執著感情,接受當下自己的狀態時,就遇見了我先生。所以,所有的事情,都是一體兩面,好壞並存的。」

歷經事業變化,感情經歷,許茹芸慢慢學會,當下看似的「轉折」,其實也是種醞釀完美的過程。

失去生活的本能,我在飄蕩的過程找回自己

許茹芸接著談自己出道當歌手,是她第一份工作。出走紐約的時日,她正經歷一場長跑感情的轉折,在陌生大城,學著與自己相處,「我才發現我一直都在被保護的模式下生活。事情發生後,有天我一個人去超級市場買東西,走在路上,深刻地感受到自己是『一個人』,那感覺很陌生,才發現,原來我一直都不知道該如何與自己相處。」

原來生活拔掉工作與感情,剩下的是一大片空白,能陪伴能依賴的,只剩自己。過去不曾好好與自己對話,突然擁有大段時間獨處,讓她重新理解自己。

我發現,原來這些年我失去了原本生活的本能。人獨身到這世上,有獨立照顧自己的能力,我一直依賴著別人,沒給自己機會去學習。

許茹芸

與自己相處的過程,像嬰兒學步,理解自己的能與不能,陪伴偶有的脆弱,跌撞的過程,學會堅強,撐起自己。

「我覺得我很幸運,在 30 歲發現這個狀態,我就決定放下工作,2005 年去了紐約。現在回頭看,還是覺得當時的自己很勇敢。」那時,身邊的人都勸,這不是個出走的好時機,走了,怕回來沒有人記得你,「如果我離開的日子,被大眾遺忘了,那就遺忘吧!代表我的存在或許是不值得被市場記憶的。當人生遇到一個交叉,感覺迷失,不知道該往哪走時,我覺得我需要去面對那個迷惘。」

這次許茹芸《綻放的綻放的綻放》專輯,首波主打〈芙烈亞〉也是希望傳遞給聽眾召喚內在自我的力量,練習與自我的內在對話,學會愛自己,是 30 歲那年,許茹芸感謝自己經歷的幸運,「人生計劃總趕不上變化,既然生命不能預期,我們要誠實地面對自己的心。努力的當下,不要留有遺憾,如果結果不好又怎麼樣?學著接受它吧,接受了才能放下。」揣著生命裡的遺憾與懊悔去活,是太沈重了。

許茹芸走過二十、三十、四十歲的階段,每個時刻於她都是珍惜,「接受自己每個階段的不同狀態,挫敗或許難免,但是我從不會因數字影響到自己做音樂的自在跟信心,有沒有在那個階段,做到我想傳遞的信念跟訊息,對我來說是更重要的事情。」

20、30、40 歲,都各具姿態

社會價值,時常框架了我們對年齡的想像。

於是許多人的生命軸線裡,本該探索的 20 歲,急著定位自己,多了無以名狀的迷惘;30 歲,擔心婚嫁;終於成熟的 40 歲,卻因社會框架,遲遲不敢跨出一步,追求渴望的理想。

許茹芸想藉著回望過去,對自己說,更希望祝福你,享受每個各具姿態的人生階段。

「我想跟 20 歲的自己說,記住那份瘋狂的勇氣,曾經初生之犢不畏虎,沒想太多就當了歌手,一直做著熱愛的事。」那時許茹芸在民歌餐廳駐唱,唱片公司看中她找她簽約,她說自己沒想太多,未滿 19 歲就自己決定簽約當歌手,反正就當是一生一次的人生嘗試。語畢,她選了〈花粉症〉這首歌送給 20 歲的你,希望你記住那份無所畏懼,追尋熱愛的愚勇。

〈花粉症〉這首歌,就是在描述尋找成熟感情狀態的一個過程,我覺得 20 歲就是不要害怕嘗試。所有的失敗跟經驗,都是有意義的,但你要去經歷,才會學到。

許茹芸

30 歲那年,剛巧就是她出發去紐約的那段日子,許茹芸毫不猶豫地選了〈芙烈亞〉這首歌,提醒自己也想跟 30 歲的你說,放下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學會愛自己、陪伴自己其實永遠都不嫌晚。

40 歲,是許茹芸現正經歷的人生階段,她說自己很滿意現在身心靈的狀態,能夠很自在地享受當下的自己,接受自己的狀態,「無論完美與否,去感受自己在每一個狀態裡的能量,感受並且感謝那個能量帶領自己到達的地方。我想將〈今夜只為你歌唱〉送給處於 40 歲階段的讀者。」

「這首歌描述自己與自己對話的過程,我們歷經青春、中年步入老年,回頭看一路上的努力,你感覺到自己仍持續往前,就算過程有起有落,這一生,還是在為自己很喜愛的事情,不斷奔跑著。」

所謂人生,是一首為了自己而唱的生命之歌,每個人的音色、彈奏的速度都不同,不要因為他人,懷疑自己一直執著喜愛的事情。當我們找到自己生命的主題時,路上他人的閒言閒語、迷惘與失落都成了題外話,不屬於亦不能阻礙你成就自己的價值。

花始終在綻放的路上,且讓我們尋內心鼓聲,一往無前地,追逐心中想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