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遇過不知道該如何溝通分手的窘境嗎?近期大陸興起分手代理師、愛情挽回師的生意,一起看看,透過第三方協調,真能解決伴侶的感情問題嗎?

KY 作者|預言

從去年起,我聽說中國有一門和「分手」有關的生意。我對此一直很好奇。

後來我做了一些粗淺的調查,才發現傳言有誤。

不止有「一門」,而是有好多門和分手有關的生意,而且看起來是一門非常賺錢的生意。客戶們因為無法自己解決分手問題,只能在網上用金錢委託他們來處理。

為什麼會有情侶用金錢委託第三方來分手?這些因為「分手」而產生的情感服務究竟會起到怎樣的作用?

東京索非亞大學的社會學家 James Frarer 在他的著作《開放》當中審視了當代中國人的性和愛情。在書中,他寫到在千禧年代,中國當下的年輕人,因為互聯網的到來,從前人們找對象所依靠的家庭和社會人際關係網絡已經分崩離析,人們有一種強烈的錯位感,年輕人不知道該找誰幫忙。(推薦閱讀:相愛容易分手難!練習面對分手的藝術

年輕人對於愛情的困惑,渴望尋求幫助的訴求直接體現在互聯網婚戀市場上。我們第一位訪談對象雷賓,2013 年在淘寶上開始自己做「代理分手」的業務,那一年中國網絡婚戀愛情行業營收為 20.2 億元人民幣;2017 年,這個數字增長到 37.1 億元。

雷賓的公司也在這 5 年中,從自己單幹變成了團隊作戰,在採訪中,他討厭別人把這個職業的存在簡單的歸類為「騙子」,他稱自己是「情感工程師」,針對不同的分手訴求擬定不同的分手方案,盡力幫助你解決問題。

代理分手師

「我會想盡一切辦法幫你分手,但感情是不可控的。」——雷賓

主要業務:替人分手、代人復合

13 年的時候,我在淘寶上註冊了自己的公司,開始做代理分手業務。做這個的原因很簡單,我看到《頑主》裡面的 3T 公司,還有《甲方乙方》當中的付費感情服務,我覺得也可以搬到現實裡,所以就有了這個想法。當時公司只有我一個人,剛開始接到分手業務時,年齡大部分都在 70 後,主要是幫別人分小三。(KY:怎麼感覺最潮的還是 70 後⋯⋯)   

現在客戶大部分的年紀已經穩定在 22 到 35 歲,分手業務擴展到了代人分手、以及幫人復合。一開始我是只專做分手業務,但是後來在實際接觸案例的過程中,我發現有時「分手業務」是不可控的,很多委託人在委託分手的過程中,最終發現彼此之間還有愛,又要求我們幫忙復合。

來找我們分手的情侶都是兩個人既不想傷害對方,也不想委屈自己,所以很多時候都是沒有辦法正常交流下去。他們不知道自己哪裡錯了,哪裡不好,我作為第三方的角色來告訴他們在感情中面臨的問題,最終要不要分手的選擇權還是要交給他們。

在今年上半年的時候,有一對談了 7 年,感情很好的情侶,因為女生家庭強烈反對,最終女生決定聽從父母的意見,跟男生分手。但是考慮到談了 7 年的感情,她害怕跟男生當面提出分手,於是讓我們跟男生說分手。


圖|作者提供

當時我以朋友介紹的身份跟男生介紹,我不能讓他知道我是職業分手師,只能以比較熟悉的關係來說出女生的訴求。

在後來互相溝通的過程中,兩人都當我的面哭過。我身處其中,也很有感觸。兩個人都有很深的感情基礎,就因為現實原因——男方家在大城市裡買不起房,就要分手。

後來男生堅持不同意分手,我就想能不能提供一個方案,讓他們兩個在一起。

首先,我把他們 7 年的情感經歷變成幻燈片,一張張的展示出來,下面坐著是他們的親朋好友,雙方父母。可以說當時的方法是道德綁架、情感綁架的一種,但是我不覺得我這樣做是錯的。

然後我給他們擬定了一個詳細的財務方案。兩個人現在的工資能夠維持在大城市裡生活的基本開銷,所以他們倆在一起還能省點錢。我們還說服了女生的父母,把他們要求的彩禮錢和金銀首飾錢省下來,大概 20 到 30 萬存在銀行里,由女生保管。這筆錢用於買房的開銷,至於什麼時候決定要用它,就是我不可控的。

最終商討下來,結果是沒分手。雙方父母同意讓他們先在大城市裡租房子過,打破父母原本觀念裡的婚前不能同居、一定要買房才能結婚的傳統婚戀價值觀。

像我接手工作的 5 年中,情侶要分手的案例差不多有 150 多起。這些要求分手的我總結下來有 3 個原因:a. 情感模式,b. 地域和原生家庭,c. 第三者。其中,情感模式出現問題的情侶,他們到分手的那一刻都沒意識到自己身上出了什麼錯,總是互相責怪對方出了問題。

你會發現因為這些原因來尋求幫助的情侶,普遍的情緒都是焦慮,還有一種憤怒,莫名的憤怒。是這種我不知道我們好好的,為什麼會走到這麼一步?我們原來維持了很好的關係,為什麼到現在卻形同陌路,變成了仇人?

近兩年,我發現 00 後過來找我們分手的也越來越多,有的甚至還是才 17 歲、18 歲的高中生。過來尋求幫助的時候,你跟他們對話,發現他們的戀愛觀受社交媒體的影響特別大。

比如說經常在「附近的人」、「搖一搖」、「探探」這類約對象,最後出了問題也不知道怎麼辦,讓我們幫忙解決,我們也不知道上哪裡去找啊。所以現在 00 後的案子我都不接。

我的行業底線是:不輕易給客戶承諾,不欺騙客戶,有違反倫理道德的要求堅決不做。雖然公司近幾年,在不斷的變大,委託的業務也越來越多樣。但其實也側面反映了現在的年輕人的情感都面臨或多或少的問題。

我們這個職業的存在是社會機構下的產物,現在通過互聯網或者其他平台,人們可以利用金錢獲得生活上的一種便利,於是他們想在情感上也通過金錢獲得一種便利,要求我們快速分手,解決麻煩。

雖然我是做這行的,但我現在更希望把分手案子都做成復合案子。因為快速分手就像潘多拉的魔盒一樣,越希望能夠用金錢快速解決情感問題的,最終也難以找到適合自己的感情。 

愛情挽回師

「我會想盡一切辦法幫你挽回,但總有一些是挽回不了的。」——匿名

主要業務:情感修復、愛情挽回、婆媳關係處理

我做婚姻諮詢師已經有 3 年時間了,專門針對愛情挽回業務是在 1 年半前開始做的。我相當於行業新手。在這一年半的時間裡,我都快成為客戶第二個媽了。他們經常在我面前哭,說到自己因為感情破裂,害怕看不到希望,還有面對父母的壓力,一個人孤苦伶仃的在城市打拼的辛苦。這個當中男生女生都有。(推薦閱讀:提分手的人,也會過得不好,這是真的

來訪者的年齡跨度從十幾歲的年輕人到五六十歲的都有。在這其中 70 後對待婚姻和戀愛的​​態度:經人介紹,踏踏實實一輩子;80 後嚮往神交,自由戀愛,感情好就能結婚;90 後是花了是錢,不花是紙,對他們來說感情好和結不結婚沒關係,因為明天還不一定跟誰在一起。我覺得 90 後很多人甚麼都不會做,卻總以為自己做得最好。

在幫助他們挽回愛情的過程,也是不停的在幫助他們調整雙方的擇偶觀的過程。因為挽回跟分手不一樣,挽回說明兩人還是想建立一段長久、穩定的關係,婚後挽回那就表示還是有希望能夠繼續維持家庭關係。

來諮詢最後確定要我們幫助的,我們都是從頭到尾一對一的指導。細節到再去約對方見面的穿著打扮、化個妝都要指導。有的婚姻當中出現問題的,我們的方法是重新喚起雙方的激情,這就必須要有外形上的改變。因為在擇偶觀上,除了雙方看重的是性格,第二個就是外形。性格因為一時不能解決,必須要溝通才能發現雙方性格中存在的問題,短期明顯有效的方法就是通過改變外形。

之前有一個比較極端的案例,女生在 26 歲左右,可能剛剛從學校開始進入工作,非常容易情緒化,如果對方約會遲到 10 分鐘,就會演變成愛不愛自己的高度,還有嫌棄男生的髮型太土,出去見朋友不好意思。這根本就是太讓人為難了,我們就只能循循善誘,讓女生降低一下標準,讓她多多關注男生性格方面,另一方面跟男生說讓他每次見面注意髮型,還有衣著打扮。

很多情侶都是出現了問題,才要一個解決方案,他們來都恨不得馬上就能解決問題,就算能馬上讓你們復合,但沒有意識到真正的問題,還是會出現矛盾的。我們工作很大的困難就在於要不斷的調整他們的觀念。有很多情侶在戀愛關係中,都太不夠主動了,要推一步才能走一步。女生保持矜持好面子,現在很多男生也是這樣,誰都不願意做主動開口的那一個。

他們在來尋求幫助的時候都有很迫切的復合、挽回的意願,但是到了後續整個服務過程,都還是被動的狀態多一點。

一方面總是跟我們說哎呀自己的工作太忙了,沒辦法再去顧及對方的感受,為什麼不能多為我考慮考慮?第二個就是心態問題,覺得交了費用,這個過程要等我們去通知下一步怎麼做,全程讓我們幫忙去做就好了。

但很多時候感情是不能按部就班的找照著計劃進行。總光靠想、光靠等,人家早就走了。

有的時候我們在做愛情挽回的過程中,你遇到真心分手的,是沒有辦法挽回的。真心分手的特點比如說,在通訊方式上斬斷了一切可以聯繫到的方式,也告訴了共同的朋友、親人你們已經分手了;情緒上,對方已經不再大吵大鬧,反而是很平靜,也不想理你了。

這些真心分手的,用盡了我們一切資源和調節方法,各種自我提升,不論從外形上還是性格上都發生改變了,溝通方法也變了,也學會了去理解對方,依然改變不了對方要離去的決心。

我們在這裡其實只是一個擺渡人、一個引領者,最大的作用可能還是幫助他們認識到自己存在的問題,幫助他們提升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並不是說花錢就能重獲失去的感情的。


圖片|來源

尋求代理服務的上海職場新白領

「在一起時長六個月,自己解決不了的交給專業的人。」

其實當初找第三方幫助我們分手的原因就想委託別人,讓我跟她最後再見一次面,再當著中間人把話說清楚。如果她表示還是不願意,那就分手吧。

最後雖然還是分手了,但是她當我面把話說清楚了,也跟我說:「我挺喜歡你的,平時那些問題、小習慣也願意接受,但是父母明確的提出不讓我們在一起,我也考慮到今後的發展,認為我們沒有未來,那就分手吧。」

我們都是在上海的同一家公司工作時認識的。我們經歷了普通情侶都會經歷的熱戀期。但慢慢地就有了矛盾。比如我喜歡通過打遊戲、看直播的方式放鬆一下。那這個行為在她眼中,就變成了「我不理她,追到手之後,態度就變了」。

當時她也不願意告訴我這些,就一個人生悶氣,我也沒意識到。直接導致要分手的時機,是在過年的時候跟她回了一趟老家。當時她跟我說,過年我們一起回我老家吧。我爸媽的建議就是第一次去女方家,一定要大方,該買什麼就買。但沒想到,這個行為在她爸媽眼中,就變成了浪費、花花架子。

在返程回上海的時候,她父母讓我一個人先回去,當時我就意識到有點不太對。

我回到上海後,她一直迴避與我聯繫,電話和微信沒有拉黑,但就是發消息、電話都不回覆。公司上班,也沒見到她。我有點急了,不知道怎麼辦。那段時間我工作也工作不好,晚上一個人的時候就在想:「到底是怎麼了?之前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嗎?」(推薦閱讀:新形態分手療法!一鍵刪除悲傷?

我開始找第三方機構幫助我,一方面我想問問我到底哪裡出了問題,希望能通過他們讓我女朋友跟我見一面,把話說清楚,另一方面也是想趕緊把問題解決清楚,我的工作正處於上升期,我不能因為感情問題,太耽誤我的工作。

我不太好意思找我朋友,因為我們倆畢竟都是同一家公司的,都有互相認識的人,解釋起來真的挺麻煩的。

後來當著第三方的面,我才知道原來十一回來的那段時間,她變的安靜了是因為在生我悶氣,但她想我主動發現,去哄哄她。

雖然我們最終算是和平分手,在一起的時間還不太久,等於是在及時止損吧。

這段經歷對我來說體驗真的很特別。我也是第一次通過這種方式經歷分手,我在想是不是我們在戀愛的過程中放大了之間的美好體驗,刻意忽略了彼此存在的問題。一直到分手的時候,也害怕去提,需要第三方引導,雙方才能開誠佈公。

這一點可能本身也說明了感情的問題吧。

KY 小姐姐有話說

本次訪談中,各方提到的觀點僅代表他們自己的觀點,不代表 KY 的觀點。

通過這次的訪談,其實我們還了解到了更多的信息。篇幅原因無法一一呈現。但總的來說,我們發現大家尋找第三方來解決分手及復合的問題,大體有以下 3 個原因。

  • 現在的人分工意識越來越強了,他們覺得專業的事要交給專業的人來做。感覺請個代理分手,和代理租房沒什麼本質區別。
  • 大家覺得自己很忙,時間精力不夠用來撕扯,希望靠第三方「專職」去做這件事,能夠速戰速決。
  • 也是最為關鍵的一個原因,人們都希望通過花錢、找到一個站在自己這邊的人,最終目的是證實關係中更需要改變的人是對方、是說服讓對方作出跟更多的退讓與妥協——就好像覺得僱傭一個好律師能夠在談判中更獲益一樣。

然而,就像分手生意的老闆雷賓說的一樣,越希望用金錢快速解決情感問題,越找不到適合自己的感情。因為人和人之間產生深度鏈接的過程,沒有任何人可以替代自己。

交易性的任務可以外包,心靈的事永遠屬於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