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戀後總是強迫自己從悲傷中走出來?要振作地向前看?那些好不容易在愛裡受的傷,就帶著這些傷口活下去也無妨吧。

克服失戀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克服

失戀之所以哀傷,是因為「分手」這個行為雖然只要花五秒就能完成,「已分手」這個狀態卻不可能只花五秒就結束,一個不小心甚至可能五年都走不出來。在連對方是生是死都不知道的狀況下。

分離的狀態持續著。失戀沒有終點。

有人說,希望對方幸福的時候,就是失戀結束的時候。可是,我們不是耶穌也不是佛陀,誰想祈求別人的幸福啊?

我只信任會希望分手對象最好有點倒楣的人。

失戀了該怎麼辦?該做什麼才好。說說我的情形吧。

還記得有一次失戀時,有個朋友自以為是地在居酒屋安慰我,要我向前看,我拿 Highball(註:ハイボール,指在威士忌中添加汽水,是日本居酒屋相當常見的飲品。)朝他身上潑。那種時候,我怎麼還分得清楚哪裡是前哪裡是後。

下定決心,絕對要忘了分手的戀人,於是我去 TSUTAYA 租了《王牌冤家》,電影裡凱特・溫斯蕾的藍色頭髮,和分手戀人用的手機一樣顏色。我又租了《藍色情人節》。這麼說來,和分手戀人做愛總是不太順利。看《愛情,不用翻譯》讓我想起對方。不管看什麼都會想起對方。這世界和我都被設計成這樣了。不管讀什麼、聽什麼、走在哪裡,結果都一樣。(推薦閱讀:【單身日記】我願你不會後悔,我們曾經這麼愛過


《藍色情人節》電影劇照。圖片|來源

所以,我下定決心放棄遺忘,也放棄向前看。

世界史課背過的無用年號和古文課背過的無用詞彙,我們恐怕永遠都不會忘記。尤其是出生於昭和晚期和平成元年的人,總有一兩個手機號碼到現在都還背得出來吧。

這一切都不用忘記也沒關係,忘了反而失禮。對當時將所有感情投注在對方身上的自己失禮。

好不容易受了傷,就帶著這個傷口一起活下去吧。沒必要向前看。消沉到不能再消沉的地步,受傷到體無完膚的地步。這麼一來,總有一天會對這樣的自己感到厭煩,再次起身,搖搖晃晃地走出屋外。然後,一定會像遇到車禍一樣與什麼人相遇吧。就算不小心又被誰騙了也不在乎,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已經能夠這麼想了。

遺忘的方法?別笑死人了。問這種問題真是沒常識。

沒有什麼忘記失戀的方法。頂多只有將失戀稀釋一點的方法。不過,最後還是只能接受這個事實。克服的方法就是不去克服。不是像跑障礙賽那樣跨欄,而是從底下鑽過去,不然就踢倒它。

一方面感謝自己能愛到這麼可恨的地步,一方面光明正大地祈求分手戀人過得有點倒楣,今天的我依然如此。